【四人夜话】日本人说的黑帮(待续7)

原来这五年间,久原帮在尾川的挑拨下,互相屠毅,老二、老三、老五先后毙命。最后老大近藤也在一宗汽车失事中丧命,是不是真的汽重失事,天晓得!

黑牛比我先出狱三年,他陆陆续续把各种变化告诉我。贺三的死是遭人在街头伏击,他和三个弟兄从澡堂出来,被人用机关枪扫射,四个人都身中数十弹,而枪手起码也有四人,都是蒙面的。当时有人猜想是老二下的毒手。但老二不久也死于非命,是在情妇家中遭人纵火,烧成焦炭。

总之,久原帮由老大到老五全部被消灭,而最后当权的竟是尾川。

尾川心狠手辣,继续铲除久原帮五领袖手下的嫡系份子,原先打江山的人,死亡逾半。不死的人一部份也因莫须有的理由被尾川定刑,挖眼折臂,变成半残废;一部份则发觉尾川的阴谋,远走他方。久原帮大元气,不复往日。

这是黑道人物的另一种悲哀,他们不死于官府的剿减,而死于争权夺利的自相残毅!

尾川起用一些爪牙为自己的心腹。这些人很多都是黄毛小子,乳臭未干。

最今我奇异的是黑斑竟然变成尾川的左右手,炙手可热。他本是老二的部下,怎么会搭上尾川,实属可疑。

黑牛总算知机,在贺老三及一些弟兄遇害后,他即匿居不出,即使到狱中来探我,也化装成一个老头,以防别人认出。

我在狱中无不当行为,提前数月释放,我一出来即匿身在黑牛的住处。

这是他租来的一个廉价住所,是在天台搭起的一座小屋.黑牛的积蓄本来不多,我问他靠什么生活?他说等我出来再算,一时没有主意。

查出真相

我第一件事是去找虎吉,要弄清楚当年陷害我的是谁。

虎吉仍在粉蝶妓院做事,这是有点稀奇的。按理说,他也是久原帮的旧人,尾川不会放过他,他居然干得这样安稳,显然有人给他照应。

虎吉有个小老婆,住在离粉蝶妓院不远处。我和黑牛眼踪她约一星期,一夜,当他从小老婆处喝了酒施施然出来时,我们突然出现,把他挟持至一条小巷内。

我结结实实地把他揍了一顿,打得他口鼻流血,声声求饶。我用手枪塞进他的嘴巴,喝令他说出常年陷害我的真相。

虎吉知道无法隐瞒,便说出当年合作的正是黑斑。原来黑斑常到妓院嫖妓,早就与虎吉相熟,听说我担任妓院巡查,他非常不满,又从虎吉口中,知道他对我有牢骚,便纵恿他陷害我,由他把一包毒品交给虎吉,而虎吉则把毒品交给我常往喝酒的酒馆老板,要他趁我不觉时放入我衣袋中。

老初时不肯,但虎吉威胁他,如他不照辨,久原帮会派人砸了他的店子。老板无奈:便照他指示做了,我当时喝得七分酒意,那料到有此一着。

接着,黑斑和虎吉向警方打个匿名电话,说某街酒馆有小子藏毒。警方立郎派人兜截,我不慎入骰中。

我气恼已极,重新把手枪塞入虎吉嘴巴,在他喉放了一檐,结束了他。

不是我残忍,而是此时我和黑牛要与尾川及他的全部爪牙作对,决不能大意。

我要对付黑斑,也要为贺老三报仇。

这期间我和阿矢子见过一次面。我告诉她,我和黑牛住在一起,但目前住址要保密,叫她不要来找我。

烙瞎双眼

我自以为已很谨慎,想不到黑斑那小子十分机灵,虎吉一死,他立刻联想到我,叫他手下爪牙到寻找我的踪迹,找了几天找不到,他们竟把阿矢子拉去了。

五年前我和阿矢子要好的事,妓院很多人都知道,也以此作为话题,认为阿矢子有了靠山。今次,黑斑等人一打听就知道了。他们估计在阿矢子口中,可以找到我匿藏的所在。

可怜阿矢子给他严刑迫供,而她又不能说出我的住址,实际上她也不知道。黑斑以为她故意隐瞒,用烙铁烧瞎了她的眼睛。

当她被送回妓院时,两眼已不能视物。我听到这消息,伤心欲绝。如果不是黑牛制止我,我会立郎冲去找黑斑拼命。

黑牛劝我不要一时冲动,误了大事,黑斑的目的可能正是要激怒我,使我失去理智,如果现时和他硬碰,便正中他下怀。

我一想也对,但是我暗自发誓,如果不将黑斑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我只能在电话上慰问阿矢子。阿矢子不理她自己,反而事事以我的安全为虑,叫我千万不要再到妓院找她,她猜想黑斑会有埋伏。

我和黑牛加倍谨慎,昼伏夜出,每灰出外都经过化装,只要一见尾川和黑斑的爪牙落单,便用刀子或手枪把他收拾。

我杀死六七人后,尾川一派人士十分惊慌,单独不敢上街。

黑斑每回家都是由三人护迭。

我观察他们并无带重武器回家,便和黑牛商议,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天午后,我们潜入他的住宅中,匿藏在储物间内。

【免责声明】
“爱生活iLifePost”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