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偷情】 揸骨出瘾想上床
玩新货变怒吼疯狗

特约名笔:锺士

 

老贺的太太晚上有节目,太太不在家,他闷得发慌,就跑到公司的福利会所找同事们。

同事们觉得机会难逢,于是带他去一个神秘的地方偷偷玩……
**** **** **** ****

贺太太告诉她的先生,她从本星期开始,每逢一、三、六晚上,她都要到一个同学的家去。练习外丹功,然后一同听名厨讲述及表演烹饪课,所以,都会很夜才回家。她叫他自己吃饭,不必等她。

贺先生和太太奇莉结婚三年,膝下犹虚。白天,大家都出外工作,晚上才在一起,所以,吃饭、看戏、逛街,全是双双对对。

所以,奇莉不在家的第一晚,贺先生便觉得无聊、烦闷。电视片集都很紧张刺激的,但一个人看,总觉乏味。

第一晚,十点多,太太还没回来,贺先生自己先睡了。

星期三,贺先生觉得无法呆在家,决定上街去。
难得在一起
他驾车到福利会所。

会所座落在八打灵SS2区一间店铺的楼上,是公司为雇员们设置的运动和消闲场所,在里面可以打乒乓、玩象棋、搓麻将、看电影、唱卡拉OK。

一踏入会所,便碰到一班老同事。

“喂!老贺,吹什么风呀?”东尼抱着他的左肩说。

“你这个乖老公,今晚怎么会偷偷跑出来?”另一个同事小叶甘叫道,都想作弄他。

“一定是给老婆抛弃了,”王老吉接上一口,“要不然,老贺怎么会来找我们。”

东尼、小叶甘和王老吉,在公司里可说是三个死党,跟老贺也很合得来。不过,由于他们三人还是单身汉,而老贺在结婚后,便很少在夜间出来和他们鬼混,现在,现在只是到会所一行,也要被他们揶揄一番,真的使到老贺有点难以招架。

幸亏东尼比较会做人,他马上为老贺打圆场,他拍了拍手掌,扬声道:

“好了,好了,今晚我们四个老友,难得在一块,大家去玩玩吧,怎么样?”

“赞成!”王老吉兴奋地,“上哪儿去呢?”小叶弃甘提议。

“我附议!”王老吉说。“东尼,你说呢?”

“我不反对。”东尼答道。“来,坐我的车。”

四个人便塞满东尼那部130Y,兴高采烈地向吉隆坡市区走去。

在那儿,他们听歌、喝酒,各自上台表演。尤其是小叶甘,歌喉特别好,喝了几杯啤酒之后,更是有胆量,在台上猛唱暹罗流行曲,博得全场热烈掌声。

老贺在酒精的刺激下,也变得龙精虎猛,上台下台,唱歌说笑,兴致勃勃。

到了晚上十点半左右,王老吉建议改换节目。

“要更劲的!”他用粤语,仿效香港人说。

“更劲的?一定和女人有关了!”小叶甘笑道。

“转弯抹角,一点也不干脆,”老贺加插一句:“我们上按摩院去吧!”

“老贺‘重出江湖’,到底比我们够斤两!”小叶甘一只手按住老贺的左肩,一只手翘起拇指。“让我们选他为大哥,做我们的领队!”

“我可以带队,但你们要告诉我,去哪一间。”老贺说。“我太久没有去那种地方,落伍了。”

“我知道一个地方,女孩子够Hot!”小叶甘说。
阴森森感觉
“在哪里?快带我们去。”东尼心急。

“是一间暗坑,在禧士路。”小叶甘起身,“我们走吧,迟了,只怕好料都被人挑选掉。”

四个人又挤进东尼的汽车里。

不一会,便抵达禧士路。它就在惹兰阿罗红灯区的旁边,有路的人,也知道那里有新货到。

“就这幢楼上面,第三层。”小叶甘指着一排组屋的一座。束尼停车,泊好,大家便下车。

爬楼梯,到了三楼。

大门是关上的,连铁栅门也上锁。小叶甘在门旁的门铃上按了两下。

“谁呀?”一个女人打开木门半边,探出头来。

“阿蓉姐,我是阿甘,来过的……”

“哦,甘先生,进来吧,进来吧。”管楼的中年妇人知道是熟客,忙拿钥匙,开了铁栅门。

四个人便踏进客厅。

“这么多位,坐啦,”蓉姐说,“要喝些什么?”

“啤酒也可以,什么都可以。”东尼说。

客厅里很暗,只有一盏红灯开着,如果不是熟人,面对面也认不出是谁,只有三几个女郎在坐着。

“找个女揸骨啦,”蓉姐在催促,“有没有熟的?”

“我要阿萍。”东尼答道,显然是识途老马。

“你们三位呢?”

“我们第一次来,你介绍吧。”老贺说。

“好,你们先进房,”蓉姐带他们走过一条走廊,让四个寂寞的男人先后踏入“香闺”。

每间房都很暗,如果不是那盏小小的红灯,真的是要伸手不见五指。加上安装了冷氯,真正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老贺脱了衣,脱剩一条内裤,然后躺在床上,虽然不是水床,但软绵绵的垫褥,大概是新的吧,很舒服,也很清洁。

躺下来大约两分钟,房门开了,一个年轻的女郎拿着一包东西进来。

“贵姓啊?”那女郎娇声问:“第一次来?”

“我姓黄。”老贺答道。在欢场里,老贺习惯上不讲出自己的真姓名。他觉得这样做很对,因为,在这种地方,每个女人的名字都是假的,自己又何必说真的!

“哦,黄先生,”女郎说着,把那包东西放在茶几上,然后自己脱衣服,剩下三点式。

老贺的心跳加速。

他在想,按摩之后,一定可以有“续集”。

女郎打开那包东西,把香粉取出来,撒在老贺的身上,便开始为他按摩。

按了头部,便到手臂。

“痛吗?要不要轻一点?”女郎问。“可以了。”老贺不经心地答道。

他的一双眼盯住她的胸部。他觉得她的身材一流,不由地伸手去摸她。她没有闪避。
明白他用意
按摩女都了解,上按摩院去的男人,十个有九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如果这样不可以,那样不可以,很快就要坐冷凳、吃自己。

由于女郎一直很顺从他,使老贺放胆地为她“动手术”,身体各处,几乎无处不到。

待按摩完毕时,老贺想到要下一个节目,不禁伸手去把女郎整个抱到怀里,开始吻起来。

女郎没反对,但也没反应。老贺忍不住了,动手要解开她的乳罩。

女郎当然明白他的用意,伸手轻轻地阻止他。

“黄先生,你想要‘游水’?”女郎直截了当地问。

老贺经她这么一挡,有点不悦,只是“嗯”了一声。

“我今天大姨妈到,不能,”女郎说,“我可以介绍一个给你,她是新来的……”

“新来的?价钱怎样?”

“五十块,连揸骨总共八十三块。”

“OK!叫她来吧,”老贺说。

“好,你等一下。”女郎穿上衣服,收拾了东西,便推门出去。

另一个女人推门进来,然后上锁。

她上身穿紧身的T恤,下半身穿Hot Pants,在朦胧灯光下,曲线也展示无遗,令老贺性趣大增。

在脱衣时,那女郎打开话匣子。

“你贵姓呀,先生?”
一掌劈过去
老贺没有同答,他吃了一惊。

他从床上跳起来,跑过去,要看个凊楚。

真的是她!他不禁怒吼一声:

“奇莉,怎么是你!”

奇莉也知道对方是她的丈夫。她的脸色一变,但用上镇定起来。

“你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她反问,并穿回衣服。

“这怎么相同!”老贺叫道,“我付钱,我玩人家,你呢,你给人玩!”

“我找到刺激,又找到钱,只有你们男人才做笨蛋!”

“你这妓女!”老贺气咻咻,一掌劈到奇莉脸上。

奇莉拐了一步,摔倒在地板上。

按摩院的管理人听到声音,以为发生了大事,飞奔过来敲门,要查看究竟。

老贺猛力拉开门,怒吼一声冲出去,像一条疯狗,谁也不敢拦阻他。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