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劫数缘】妻子借人用
大丈夫敢怒不敢言

他雄心勃勃,不但要发展星马市场,还要开拓亚洲其他地区的市场。
他把全副精神都投入事业。这在香港的妻儿,一年也难见一两次面。但是他给于他们物质享受却十分丰裕。
可是,有一天他接到一封密函……

 

三十六层的刘氏大厦,屹立在香港九龙闹市,巍巍壮观。这晚,第三十五楼亮着灯,原来,主人刘杰士正在宴客厅里,招待来自东南亚的一些宾客。这个宴会,非常独特一一在那么大的一个宴客厅里,只开一席。那圆桌就好像国宴主宾席那么大,可容二十人。桌中摆了大小几篮鲜花, 高雅大方。男女宾客,加上主人,总共十个。

受招待的几位男士,是富商刘杰在东南亚的产品总代理。来自马来西亚的是陈进财,五十来岁,是刘氏的多年知交,也是刘氏在马来西亚的生意和产业的全权代表。在每个宾客身旁坐着的小姐,每位年轻貌美,身材苗条。这些莺莺燕燕,并非俗辈。她们都是时下名气很大的明星,这晚是应刘氏的邀请,特为招待这些华侨贵宾而来。

菜共十道,都是山珍海味。佳肴一道一道地上。美人频频敬酒,句句温柔,语语扣心,宾客们那里抗拒得了,纯酒仰脖一杯一杯地灌。边吃边喝的同时,还有艺人在宴会厅内的一个小舞台上表演芭蕾舞,格调高。坐椅沙发,松软美观。壁上挂有字画;屏风雕有山水花草,禽鱼鸟兽。地毯整寸厚,颜色清淡,更烘托出厅内的那份高贵气派。置身其中,令人有一 种高雅的感觉。

主人健谈、好客,与宾客谈笑风生,使人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最后一道菜过后,忽然灯光一暗 ,只见舞台中央在照射灯下出现一位女司仪。她用娇滴滴的声音,宣布特备节目开始!

跟着出现在台中央的是一对“艺人”,男的粗犷,女的喷火。他们开始表演男女之间的那回事!

当表演正向刺激的最高峰推进,每个宾客都面红耳赤的时候,主人忽然宣布,宴会结束,请各对男女嘉宾 ,就在这层楼任挑一间套房,欢度今宵。

这就是香港超级富商时下最威水的一套招待法。

刘杰把宾客打发进房后,自己一个人,坐专用电梯,登上第三十六层顶楼。这顶楼和第三十五楼都是他专用的。每逢在这里宴客,他就在这里过夜。

往事如烟难追忆

他今晚多喝了几杯,但毫无醉意 。今年已经六十多岁,风花雪月,现在已经对他不再那么刺激了。自他四十岁,发达后,二十年来,他的运气一直很好,财神爷老是跟随他,生意愈做愈大,事业不但遍布亚洲,也伸展到欧美去。员工数千。

他今晚再见到老友,陈进财,似乎有很多感触,使他思潮起伏,不能早眠。他倒了一杯最好的白兰地,慢步走到看台,依栏眺望。香港的夜景,远近处处灯火点点,一片繁华的景象。但是,在那车水马龙的许多街道中,有一条他曾在那儿搬地卖布一一想起过去,不禁心酸泪水润湿了他的眼珠。抬头望月,今晚正值十五,月色份外明媚。淡淡的白云,一阵阵穿月飘过。依依稀稀,遗忘多年的往事 ,又出现在他眼前……

他十八岁那年就离开中国的家乡,到香港谋生。当时,身上带着的钱 ,只够路费。他虽有志从商,无奈没有本钱,即使小本生意,也经营不起,只好先行打工,边走边瞧。

他先在一间布店当售货员。工资虽然少得可怜,但三餐一宿总算获得解决,而且还可从中学习布行的生意拼命存钱。他省吃省用,拉紧裤带,拼命存钱。存一分,得一分。如此挨了几年。

为了增加收入,他晚上偷偷在闹市街边摆卖布料。结果被老板发现, 无理把他炒了鱿鱼。他索性利用他的一点积蓄,买些布料在街边摆卖。这样又过了几年。后来,他租下了半间店铺,正式经营布匹生意。

他二十五岁那年。有一天,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到店里来买布。两人一见钟情,并在不久宣布结婚。这姑娘受英文教育,人长得蛮漂亮的。业余时间,她教刘杰学英文。小两口子,生活愉快,羡煞旁人。

刘杰有了家庭,更专心事业了。他决定把生意扩大,用尽一切积蓄,办了多种新布料,藉以吸引更多顾客。谁料店铺忽然起火,一下子就把他的全部家产烧得清光。幸好,夫妻性命保住,也算不幸中的大幸。

刘杰打回原形,再度做人伙计。 生活虽然清苦,可是夫妻恩爱,太太没有半句怨言。后来有了小孩,家用告增,单靠一份薄薪,日见不足。刘杰听说他的一个朋友,有个亲戚在马来亚开布庄的,正需要一位对布行有些认识的人做助理,薪金优厚。刘杰算算,这份薪金,除够自己的开销外,剩下的还足以应付妻儿两人的生活 ,于是他决定只身到吉隆坡做这份工。

娇妻码头相送,手中还抱着婴儿,泪盈满眼,两人无语相对。刘杰忍住泪水,一声珍重,掉头登船而去。可是,他毕竟忍不住依依离情,回头再看妻儿一眼,才去得安心。这时,四目相投,泪眼交视,两人心碎!此情此景,刘杰毕生难忘!

刘杰到了吉隆坡,马上报到,从此开始新的生活。而在这里,他第一个交的朋友,就是陈进财。

刘杰凭他在香港经营布店的经验,加上他动动脑筋,很快就摸熟了本地布业的情况。所以,他很快就被老板升为经理。当时的马来亚还是英国殖民地。由于他懂英文,本地布庄的老板大多数不懂英文,所以,英国人管的政府衙门,他们视若猛虎,没有必要,决不接近。刘杰则不同。他从太太学来的英文,虽未一流,用来交际,却绰绰有余。

脑筋常动的他,想了一条财路。当时的布匹入口,由几个入口商垄断。如果能够自己直接向外国源头厂家 入货,不是不必再仰他人鼻息吗?更何况又有利可图。于是,他着手对有关的英国官员进行接触。

汇集精神于事业

经过一段日子,政府那关通了。但是,里面的人需要三千元费用。他自己挖穿了钱包,也只得一千元,还欠两千。怎么办呢? 他想起了陈进财来了。那时,陈进财还是光棍,刚好存有二千元老婆本。听说好友刘杰等钱急用,马上把钱送了过去。刘杰的入口准证,不久便到手了。陈进财帮他的这个忙,使他一生从此转入一个新阶段。

有了入口证,没有资金还是不行。他灵机一动,计上心头。他把几个平日认为可以做朋友的布庄老板找来 ,建议他们合资向外国布厂直接购买 ,而用他的入口证入口,不必让中间人先占便宜。这些布庄老板,见是财路,欣然同意,而且立即组织公司,专办此事。除让刘杰分享一份红利外 ,还选他任总经理,付以高薪。

他一面致力布料直接入口生意, 一面为下一个计划而部署。

当刘杰有了足够的资本,他脱颖而出,自己组织分销网,逐渐在星马各大商埠自购店铺做栈房或分销店。

接着,他发展国际关系,取得了更多外国产品的代理权。与外国厂商、订货、到码头取货、监督和指挥各地分店的业务,样样亲力亲为, 忙得他喘不过气来。他雄心勃勃,不但要发展星马市场,还要开拓亚洲其他地区的市场。这正是发展和巩固他的事业基础重要的时候。他要拼命,他要突破,他把全副精神投入了事业。

远在香港的妻儿,一年也难得见他一两面。即使他抽得时间出来,回港一趟,也是短暂的见面,第二天又匆匆上机,赶赴什么商业约会去了。在他拼命扩展业务的时候,他也想过把妻儿接过马来亚来住。但是,他连马来亚的房子也不常住,即使他们过来了,也是见面的时候少,分开的时候多。再说,来了马来亚,人地生疏,他们母子必然更不习惯,倒不如索性在香港置间像样的房子,让他们母子住得舒服一点,更能尽夫道尽父责。

他们母子在香港的生活,物质上是不错的。刘杰为补偿对妻子的不足,除给丰富的家用外,还鼓励她多到外国旅行,一方面可以增进见闻,另一方面也可以散散心,这样会比整天打牌来消磨时间更有意义。

孩子上学,有专人接送。她大可以放心,出国旅行。

一封密函揭真相

这时,他在印尼积极开拓市场,忽然接到一封密函,暴露了一个关于他太太的秘密——他太太和某先生有染!

信上还说,那位先生还会公然陪她出国旅行,双双人影不离,活似鸳鸯一对!

这真是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刘杰似乎不信自己的眼睛,以为在作梦,揉一揉眼睛,再看看随信附上的照片。这时,他不得不相信这是事实了!

他的手开始颤抖。

“我……”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