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柳传奇 】11

上期讲到: 欧阳云拜候过薛世良之后,以为隋国确无灭南陈之意,觉得一千两黄金花得物有所值。夏家正迎接故友的当儿,夏府之外已是阴霾密布。

 

「这个欧阳云——」朱宽问探子, 「是个什么人物?」

「回大人,此人身份不甚清楚。」探子跪答,「不过,据小人向挑行李的下人探问,这个欧阳云是由南陈国远道来探访夏钧范的。」

「南陈国?」

朱宽一想,由南陈来的神秘人物,这里面可能有文章,为了讨好杨广,他跳上马径奔晋王府。

杨广接见了朱宽,听了他的禀报后立即召来心腹手下宇文述和张衡共商其事。

「这个欧阳云——」杨广问,「究竟是何方神圣?」

「卑职倒听闻过其人。」张衡答道。

「那还不快说!」杨广催促道。

不宜草率

「据闻,欧阳云擅吟诗作对。」张衡道,「在南陈颇负才名,甚得南陈后主陈叔宝之宠爱,时常召他进宫饮酒赋诗,君臣酣歌燕饮,不卜昼夜呢!」

「本王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杨广冷笑道,「原来只不过是南陈皇帝的一个狎客。」

「其人的诗倒是作得相当出色。」张衡道,「其中一首玉树后庭花被陈叔宝叫宫廷乐师谱为乐曲;选宫女千余人习而歌之,其曲传唱于江南一带,颇负盛名。」

「这个南陈皇帝倒会享受。」杨广哼了一声道,「有朝一日父王派兵攻其不备,到时候他死到临头,看他还有没有心思听歌赋诗。」

「晋王。」朱宽插嘴道,「既然这个欧阳云是由南陈来的,又是来见夏钧范,不知其中可有文章可做?」

「这……」杨广沉吟道,「以目前的情形,我们隋国与南陈并非处于交兵状态,这文章如何做法?」

「晋王。」宇文述道,「文章本是人做出来的,如果说现在的情景是一张白纸的话,那就更好办了。」

「你的意思……?」杨广望向宇文述。

「卑职的看法。」宇文述道,「既然是一张白纸,那我们就替他作一篇文章上去嘛!」

「嗯……」杨广微微颔首,「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可这文章如何作法?」

「晋王说得对。」张衡道,「这文章可要小心落笔,千万不能让人找到破绽。」

「不错。」杨广狞笑道,「要置夏钧范于死地,必需让父王和朝中大臣皆认为他罪有应得,死有余辜,否则不宜草率从事。」

「晋王。」朱宽道,「既然夏钧范与南陈皇帝的宫廷诗人来往,我们可以栽他一个私通他国的罪名,然后将他打入死牢——」

「行不得。」张衡摇手道,「私通他国固然是个死罪,但如果没有证据。让夏钧范反咬一口,皇上彻查起来,晋王反蒙栽罪污名,事情就更难办了。」朱宽一听,自知出言鲁莽,默然不语了。

「不过,」宇文述道,「如果能有具体证据的话,朱将军之法倒可以一试 。」

「问题是具体的证据从何而来?」张衡道。

「这就要靠二 位大人动动脑筋了。」朱宽道。

「除了物证之外。」杨广道,「最好还要安排一个人证,只有这样双管齐管齐下,才可以将夏钧范封死,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安排物证已是不易!」张衡道, 「至于这人证——恐怕更是伤脑筋。」

「有什么难办的?」朱宽道,「等我由牢房内买通一死囚,让他咬那夏钧范一口,说他私通南陈,谋反隋朝,这不就成了?」

「我看使不得。」张衡摇头道,「一个普通死囚,能有多大份量,万一对起口供来,漏洞百出,只怕会偷鸡不着反而蚀了把米。」

「宇文述,」杨广问道,「你说呢?」

「卑职也这么看。」宇文述道,「如果要有人证,此人最好有些来头,最好是朝廷命官,由他出面来咬夏钧范一口,相信能使夏钧范百口莫辩,我们的计谋才可以得逞 。」

「这样一个人证到那儿去找?」杨广皱眉问。

正在苦思无策之际,王府总管来报,城南尉郝升求见晋王。

一列车队

城南尉郝升和城西尉朱宽一样,他在五王之中也看好晋王,所以一早就倒向了杨广这一边,成为杨广众多的心腹爱将之一。

杨广一听郝升求见,立即召进。

关于如何利用欧阳云的到来去陷害夏钧范一事,杨广也想听听郝升的意见。

郝升一见杨广,叩拜道:「卑职给晋王请安。」

杨广道:「免礼,一旁赐坐。」郝升与朱宽、张衡、宇文述拱手为礼后一旁坐下。

杨广道:「郝升,近来京城南区可太平吗?」

郝升身为城南尉,他负责京城南区的城防和巡查,见杨广相问忙答道:「托晋王的福,城南区内太平无事,百姓也都安居乐业。」

杨广闻言,满意地点点头。

张衡插问一句道:「郝将军,据你所知,迩来城南区内,可有什么陌生可疑的人士出入吗?」

「这个……」「 倒有一桩。」郝升想了想,「事情?」

「何事?」张衡追问,「可否一说?」「可以。」郝升点点头,「不久前属下一队士兵在街上巡查,查到一列车队,车主服饰华丽,相貌不凡,车上盛载的除了绫罗绸缎之外,还有黄金千余两。」

「喔!」张衡好奇道,「莫非是大富之家迁移居所?」

「不是。」郝升摇摇头。

「那究竟是什么人?」杨广问。

「卑职闻报前去查问。」郝升答道 ,「谁知对方态度倨傲,毫无所惧,自称来自南陈——」

「来自南陈?」杨广眼一瞪。

「所访者为何人?」宇文述问。

「所访者在为兵部侍郎薛世良大人。」郝升道。

「原来此人去访薛世良 。」张衡喃喃道。

「后来呢 ?」杨广忍不住又问。

「卑职见此人既是薛大人之友。」

郝升道,「所以没有为难他,将他放行了。」

「郝将军。」张衡道,「你可有查问此人之姓名?」

「有。」郝升点头道,「卑职曾向他请教姓名,此人自称复姓欧阳,单名一个云字。」

「欧阳云!」朱宽脱口叫出。

「朱将军。」郝升一愣,「你认识此人?」

「郝将军。」朱宽道,「就在你来之前,我们正与晋王在谈论此人呀!」

「原来如此。」郝升道,「但不知欧阳云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连晋王对他都如此感兴趣?」

朱宽在杨广的示意下,将杨广要对付夏钧范的原由及夏钧范和欧阳云的关系说了一遍。

郝升听毕道:「好个不识抬举的夏钧范,该杀!」

杨广道:「问题是怎么才能漂漂亮亮地杀了他。」

张衡道:「照现在的情形看起来, 欧阳云在去见夏钧范之前,他悄悄先去见了薛世良。」

宇文述点头道:「不错,应该是如此。」

朱宽道:「他去见薛大人做什么呢?」

张衡道:「我看不是老友叙旧这么简单。」

郝升道:「莫非另有目的?」

宇文述道:「问题在那一千两黄金,如果欧阳云带一千两黄金去赠予薛世良,那薛世良肯定会有所回报。」

朱宽道:「什么回报?」

宇文述笑道:「这可要去问薛世良大人了,他那儿有什么值得南陈来的欧阳云花一千两黄金收买的呢?」

张衡道:「薛世良身为兵部侍郎,朝廷的兵源调动,对南陈后主,他了如指掌呀!」

杨广虎眼一瞪道:「好!那我们就先向薛世良下手!」

朱宽一听,杨广打算先对薛世良下手 ,于是问道:「薛世良乃兵部侍郎,官至二品,又什得皇上宠信,不知晋王打算如何对付此人?」

杨广冷笑道:「小小一个二品官,我杨广就不信会收不服他。」

 

下期预告: 杨广的意思是要打算如何对付薛世良呢?贪财的薛世良,会不会为了黄澄澄的金子而出卖欧阳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