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柳传奇】05

上期讲到 : 韦鼎领夏钧范来到大殿,要夏钧范在五间书室外,透过锦幔上的小孔隔窗观相。而室内之人则完全见不到夏钧范在偷窥

 

「好一个通天鼻!」夏钧范心内又发出了赞叹。

再观其嘴,夏钧范见此人之嘴成方形,唇厚角方,口大有收,但当此人张 嘴时,夏钧范发现他长了一口的鱼牙,而且齿尖带露。

综观下来,夏钧范觉得此人之面相贵不可言,唯一的缺点就是那一嘴鱼牙。

夏钧范看完了第一人,他向小太监点点头,小太监又提着香炉将他带到第二间书室的窗前。

夏钧范凑近窗幔上的小孔望向室内。

室内,书案前端坐一人也在握笔疾书中,那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夏钧范一眼就认出了他。

此人正是晋王杨广,与所赠画像神似。

缄口不言

夏钧范在第二间书室内见到了晋王杨广。

晋王的面相,夏钧范早已由他所赠的画像中看了个一清二楚。

当时,在杨广心腹张衡和宇文述面前,夏钧范说晋王眉上双骨隆起,眼如曙星,其相甚贵。

这番话,夏钧范并没有说错,但这只是杨广面相之局部而已,就杨广的面相整个来说,他的面相是远不及皇长子越王杨勇的。

夏钧范一早看出,杨广的面相中,眉眼虽佳,但却长有一个鹰嘴鼻和猪形 口。

在相学中,鼻如鹰嘴状,表明此人心性极恶,阴毒自私,至于猪形口,则此人性暴好淫,六亲不认,杀兄弑父,无所不为。

夏钧范心里明白,正因为杨广相贵,所以他会生于帝王之家,但如果一旦由这种人位及九五之尊的话,那天下老百姓就要遭劫了。

这也正是夏钧范坚拒为杨广所收买的原因。

在第二间书室窗前逗留了片刻,夏钧范又随小太监来到第三间书室的窗前。

第三间书室内坐着文帝的第三子——秦王杨俊。

夏钧范没见过杨俊,也不识杨俊为何人。

默默观察的结果,夏钧范发觉此年轻人相貌堂堂,剑眉鹤眼,印堂丰满开润。两耳如棋子,坚实圆厚,一个天胆鼻配上一个弯弓仰月口。

综观此人之相,夏钧范看出此人性强好胜,惜乎有勇无谋,相虽贵,但终难成大器。

第四间画室内坐者为文帝的第四子——蜀王杨秀;第五间画室坐者为文帝的第五子——汉王杨谅。

夏钧范看此二人之相,富则有余, 贵则不足,比之前三人,此形格贵相而言,不可同日而语。

看毕五人之相,夏钧范随黄门小太监又回到了吏部尚书韦鼎所在的大殿。韦鼎正默坐闭目养神中。

「韦大人。」夏钧范轻轻叫了一声。

「怎么——」韦鼎睁开眼道:「夏先生,观相已毕了?」

「不错。」夏钧范点头。

「你知道室中五人是何人吗?」

「小人不知。」

「真的不知?」

「真的一一不知。」

夏钧范虽识得其中一人为晋王杨广,但他缄口不言,他知道一旦说出,不但对他自己 ,就是对晋王杨广可能都会有麻烦。

「很好。」韦鼎颔首,微笑道,「这样最好,俗话都有说,不知者不罪,你既然不知那五人是谁,你说话就不会有所偏私,也就更无所谓得罪谁了。」

这时,另一个比小黄门高一级的中长侍太监匆匆走来大殿。

「韦大人,」太监道,「皇上在御书房召见。」

「好,我们马上到。」

韦鼎起身整了整衣冠,又对夏钧范 叮嘱道:「一会见到皇上,说话可要小心。」

「韦大人的意思?」

「皇上想听的是实话,千万别用假话蒙骗。」

「小人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呀 !」

二人刚要起步,韦鼎又道:「且慢。」

夏钧范道:「韦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

韦鼎问太监道:「公公,皇上是一人在御书房还是另有别人同在?」

太监答道:「回韦大人,皇上与皇后娘娘同在。」

韦鼎一听说娘娘也在,脸色微变, 再次嘱咐夏钧范道:「夏先生,不必顾 忌他人,皇上要听的是实话,切记,切记。」

夏钧范默默点头表示会意,二人随太监绕过内殿,经过西朝房,终于来到了御书房。

书房内,独孤后正具案挥毫练著书法,文帝杨坚一旁含笑静观,显示出一派的夫妇恩爱之情。

太监禀奏后,韦鼎和夏钧范进入御书房,先后叩见了文帝和皇后。

文帝望了夏钧范一眼道:「你就是夏钧范吗?」

夏钧范恭答:「小民正是夏钧范。」

独孤后也瞟一眼道:「原来你就是当今名闻天下的相士夏钧范。」

夏钧范恐惶答:「世人过誉,小民万不敢当。」

泄露身份

独孤后点头道:「嗯……做人还是谦虚一点的好。」接着又问道:「夏钧范,你看孤家的相,有何高见?」

夏钧范没料到皇后有此一着,顿时掌心冒汗,忙答道:「娘娘天颜,小民 岂敢——」

独孤后道:「孤家恕你无罪,你就为孤家一观气色吧!」

夏钧范仍在犹豫:「这……」

文帝含笑道:「夏钧范,既然娘娘 恕你无罪了,你就说两句吧!」

夏钧范叩头道:「小人遵旨。」起身后略视独孤后一眼,随即说道:「娘娘眉如新月眼如雁,睛似黑漆,内蕴温情外带神光,如此眉眼,主富贵兼仁慈 。」

文帝听了,微笑不语。

夏钧范接着说道:「娘娘金耳过眉,轮小珠大,色白过面,此耳主聪明精干,威严莫犯。」文帝听了,又默默颔首。

独孤后的脸可一直沉着,看不出她的喜怒哀乐。

一旁侍立的韦鼎,虽然没有机会说 什么,但他心里倒是为夏钧范捏了一把汗。

夏钧范说开了头,他无法不说下去道:「娘娘之鼻为形美可观的守本鼻, 鼻长有势,山根不断,此鼻主大贵,终身福禄享用不尽。」

独孤后插言问道:「夏钧范,孤家有多少福禄,不用你再来赘言,孤家心里比你更清楚,你且说说孤家的寿运又是如何?」

夏钧范顿了一顿,答道:「请娘娘恕小人直言之罪。」

独孤后皱眉道:「孤家恕你无罪,你说吧!」

夏钧范答话之前,见韦鼎悄悄在给他打眼色,但他佯装不见,说道:「娘娘山根虽不断,惜乎寿年略平,因而比起福禄运来说,寿运略为逊色。」

独孤后脸一板道:「照你的说法,孤家是不得长寿了?」

夏钧范忙叩头道:「小人不敢。」

韦鼎见独孤后不悦,忙一旁代奏言道:「娘娘息怒,夏钧范之意,依臣愚见,他是说福禄齐天之人,必然高寿,只是在三字之排列上,略见弱势而已。

韦鼎一言,总算使独孤后嘴角回复了一丝笑意。

文帝这时插言道:「好了,我们还是话归正题吧!夏钧范,刚才韦鼎韦大人可有带你去为我的五个儿子观看面相呢?」

夏钧范一听,脑子里不禁轰了一声,刚才那五个人,他只知其中一人为大有来头的晋王杨广,没有想到其他人一样也是大有来头的人物。

一旁的韦鼎这时发了呆,他原来和文帝商量妥,不将五王的身份向夏钧范吐露,以便夏钧范可以大胆直言,但现在文帝冷不防一下子泄露了五王的身份,韦鼎岂能不傻了眼,他不明文帝在打什么算盘。

这时夏钧范答道:「启奏皇上,适才韦大人已命小人为五位王爷观看过面相。」

文帝点点头,他见韦鼎样子有点局促不安,含笑道:「韦鼎,你有话要说吗?」

韦鼎道:「臣不明……」

文帝打断他道:「朕知你不明的是什么,你不明朕为什么要将五王的身份告诉夏钧范,是不是?」

韦鼎道:「皇上圣明。」

文帝道:「其实,朕本来也是不想说的,但是后来一想,要是夏钧范识得其中之一个,势必会因其身份而对其偏袒,那就对其他四王不甚公平了,既然如此,不如就让夏钧范知道五人之身份,如果他要存私心的话,他就要明白,五人皆为王爷,他是一个都得罪不起的,只有实话实说才是最聪明的做法,你说对不对?」

 

下期预告: 到底谁有王者之相,夏钧范是否会实话实说呢? 独孤后从一开始就似乎在针对夏钧范,她到底有什么企图,用意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