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诅咒的印度妓女村
女卖淫 男拉客

村里80%是女性,男性较少,很多女性都没结婚,已结婚的妇女,也还是以妓女为业。
村里80%是女性,男性较少,很多女性都没结婚,已结婚的妇女,也还是以妓女为业。

印度有一个小村庄,自古以来都是世界最贫困的地区之一,这里住了“Nats”种姓的女人,看似平常的姓氏,却像被诅咒了一样,代代都沦为妓女。她们的先祖原是帝王后宫的艺人,封建社会解散后,就没了收入来源,只得卖淫维生,几代下来,这里成了妓女村。

这个村庄叫英诺尼亚(Ingonia),位于西北部的拉贾斯坦邦(Rajasthan),与巴基斯坦接壤,村里80%是女性,男性较少,很多女性都没结婚,少部分已结婚的妇女,还是以妓女为业,于是出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现象:丈夫帮着在外扯皮条,妻子则在家“上班”。

男人们在村头打牌抽烟,好吃懒做,靠的就是扯皮条。
男人们在村头打牌抽烟,好吃懒做,靠的就是扯皮条。

英国摄影师米科(Mikko Lagerstedt)曾于2009至2010年一月,在妓女村拍摄这些女子的真实生活百态,向世人揭发这个悲情村落。

她们除了身世可怜之外,生活条件也非常艰苦,住在简陋的平房里,几乎没有任何家具设备,墙壁透着发霉的气味,到处是垃圾,脏乱不堪,“这些女人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晚上也跟家人住在这里,看起来真的是让人揪心。”

米科说,除了比较盛大的日子,这些妓女平日都不穿衣服,连卖淫时也只是用木板隔开,在那阴暗逼仄的房子里……

Loading...
走入妓女村,随处可见在屋前等待客人的妓女。
走入妓女村,随处可见在屋前等待客人的妓女。

期望被有钱人带走

其中一家人的姐妹三人,大姐拉玛(Rama Nadraj)、妹妹鲁芭(Rupa)和莎玛(Shama),以前都当过妓女,拉玛已45岁,没做这行了,家里的墙上仍然挂着年轻时的照片,煞是美艳动人,“女孩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被有钱人带走,脱离这个诅咒。”她说,“但是,我们没有这个机会。”

她说,有的女子留在村内“做生意”,一些就跑到德里和孟买这样的大城市的酒吧或妓院谋生,还有一些跑去附近的村庄。

卖淫,仿佛似一种摆脱不了的诅咒。
卖淫,仿佛似一种摆脱不了的诅咒。

更可悲的是妓女村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女孩们从小耳濡目染当地的生活状态,长大之后自然而然的继承了这种职业,一些还以继承母亲的事业为荣,有些长相较差的女孩,生意惨淡时还会难过而哭。

平日,外人来到这里,会看到一些男子悠闲的在喝茶、打扑克牌,他们都是皮条客,为自己的姐妹或妻子介绍“客人”,多年来,他们就是靠着女人卖淫而赚取佣金;在许多简陋的房屋前,又会看到女子们三三两两,等着男人上门交易。

一群大孩子们穿上美丽的传统婚服,希望能摆脱上一代所走的路。
一群大孩子们穿上美丽的传统婚服,希望能摆脱上一代所走的路。

办婚嫁 打救她们

在拉贾斯坦邦南部交接的古吉拉特邦(Gujarat),工业和农业发展都发达,但也同样有妓女村,就是位于帕兰布尔市(Palanpur)的瓦迪亚村(Wadia)。这里世世代代继承着一种传统,就是女子长大后,如果没有安排婚嫁,就要继承“母业”当妓女。

这里的村民原是游牧民族萨尼亚(Saraniya)的后裔,在旧时代,部族女子都被当成取悦军阀的工具。印度于1947年独立后,政府虽已拨出土地,让他们自给自足,但由于卖淫较易赚钱,因此这种传统一直未停止。

2016年3月11日,一个非政府组织积极在村里活动,协助女孩举办婚礼,发言人说:“这些女子订婚或嫁了人,就不会被卖出去当妓女。”

当天,在数以百计的宾客和政府官员的簇拥下,8对男女和13对恋人,举行结婚及订婚典礼,大家穿着颜色鲜艳的传统服饰,在亲朋好友面前许下爱的承诺,并接受宗教司的祝福。

8名新娘的年龄都在18岁或以上,订婚的13名少女则都在18岁以下,最小的是12岁。

“这样做就可以摆脱‘世代为妓’的陋习。但还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帮助更多女孩摆脱愚昧的传统。”协助筹办婚礼的义工说。

华灯初上,娼妓行业活跃的时刻。
华灯初上,娼妓行业活跃的时刻。

卖淫很正常

在过去,由于贫困、歧视和居无定所等原因,萨尼亚部落的女子通常都不会结婚,而是在附近城镇卖淫养家,长而久之竟然成为了村里的传统,随着网络新闻的广泛报导,当地官员一直就在研究如何改变这种情况。

地方官员维贾伊·巴特(Bhatt)说:“对她们来说,卖淫很正常,不认为这有什么错,但这的确不是文明的传统。安排订婚和结婚能够打破这种传统,因为结婚后,她们就不能外出工作,即使订婚,也将与卖淫断绝关系,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一名女子说:“我们正努力摆脱卖淫的耻辱,我不希望下一代还走我们的老路。”

↓↓↓↓↓ ↓↓↓↓↓
更多《灵异奇闻》看这里
灵异奇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