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纸扎店·之一

A熊熊烈火烧得劈啪作响,时而传来求救声,时而传来人的嚎哭声。暗夜,更显得火光耀眼,刺痛人的双眼,刺痛人的心扉。烈焰烧毁了一切物品,也烧干了人的血与泪。

被大火烧毁的,是一间店屋,一间纸扎店。纸扎师傅制作的纸扎人、纸扎屋、纸扎车、纸扎衣、纸扎鞋等等,全都烧得剩下灰烬。

数具被烧焦的尸体,烧得黑干焦烂的尸体,被抬出火灾现场,摆放在路边。焦尸上,还冒着熏鼻的浓烟。
哭声喊声逐渐散去,被大火肆虐得只剩平地的纸扎店,也消失在昨夜的浓烟中。此处,仅遗的,是凄凉的景色……
五年后,相同的地方,又屹立一幢全新的店屋,依然是一间纸扎店。

一个男人蹲在店门口,眼神专注,双手熟练地扎着竹条,而后在竹条制成的骨架,裹上一层层纸,手工细腻、精致。天气虽然热,他的脸,却露着微笑,眉间透着满足。

这是这里唯一一间纸扎店,货物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因为是唯一一家纸扎店,所以生意特别好,顾客络绎不绝。

Loading...

奇怪青年应征工作

今天,店里来了一个年轻人,“老板,我是来应征的。”年轻人见到坐在门口制作纸扎人的师傅,开门见山说道。
师傅停下手上的工作,抬头打量眼前的年轻人。只见年轻人头发杂乱,脸型瘦削,浓眉大眼,鼻子却扁扁的,嘴巴又薄又小,整个五官让人感觉有些不相称,甚至奇怪,但看来却又有些俊。

年轻人骨瘦如柴,穿着的一身白衣裤,显得有些宽松。

师傅打量了一阵,问道:“年轻人,你有经验吗?”
年轻人摇摇头,却开口道:“老板,行行好吧!我已经好多年没吃顿饱饭了!你就收留我,我什么都肯学,什么都肯做,只求三餐温饱。”

师傅低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店里缺人手,聘请你没问题。可是……你没经验,我只能给你很低的薪水。”

年轻人有些欢喜,使力点点头,说道:“可以!可以!我只求老板让我住在店里,薪水不是问题。”
师傅点点头,说道:“我店楼上只是摆放些杂物,那里有一间空房,你可以在那里住下。”他见年轻人表情诚恳,很是喜欢,有意收对方做学徒。他问道:“年轻人,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说道:“你就叫我阿童吧!我自幼无父无母,天生就是奴隶命,什么都不会,就是会劳力更生。”
师傅站起身,拍拍阿童的肩膀,说道:“年轻人别气馁,我小时候家里也很穷。我今天拥有的,都是打拼得来的。”他顿了顿,又道:“这里大家都叫我马叔,你也这样称呼我吧!以后你就在这里帮手,我会教你如何制作纸扎物品。”

如此,这纸扎店多了一个人,马叔也不必再那么辛苦工作了。就算阿童不懂制作纸扎品,但至少能帮忙扛扛抬抬。

竞争对手生意火红

这天,阿童便住进来了,也立刻开始工作。很快到了夜晚,接近收铺的时候。阿童一边帮马叔将摆在外面的纸扎物品收到店里头去,一边和马叔聊天。

“马叔,你干这行多久了?”
马叔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答道:“也有几十年了。不过,在这之前……”
阿童见马叔欲言又止,奇怪道:“之前怎么了?”
马叔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们这行啊,在以前是很流行的行业。我自小跟着父亲学做纸扎,可是由于同行多竞争大,我们的生意一直都不太好。”

阿童望了马叔一眼,又问道:“马叔,你以前一定也和我一样,过得很苦吧?”
马叔点点头,说道:“穷了几十年。”

阿童安慰马叔:“可是现在生意不错啊!就今天来看,顾客就这么多!”
马叔露出微笑,说道:“这一行后来也没什么人干了,就这个镇上,五年前也只有两家纸扎店,一家是我,一家是成伯。现在就只有我这一家。”

阿童道:“五年前也只剩下两家,那马叔那时候应该也生意很好了。”

马叔摇摇头,叹了一声,“原本应该是这样的,可是顾客都往成伯家的纸扎店涌去,我的纸扎店却没什么生意。”

阿童问道:“为什么会这样呢?”
马叔道:“只怪自己技不如人啊!当时那家纸扎店的老板,手艺很好,做的纸扎人都很有灵性。坊间还流传很多关于他的故事呢!”
“是什么故事啊?”阿童好奇了。

“据说,成伯做的纸扎人,栩栩如生。很多顾客买了他的纸扎人烧给先人,都得到先人报梦,说那些纸扎人很有灵性,很能干,在阴间把主人服侍得很好。”马叔在店门口坐下,点了一根烟。

阿童睁大眼,难以置信地道:“有这么神奇?”
马叔抽着烟,冷笑道:“神奇的故事还多着呢!”
阿童好奇道:“还有什么故事,说来听听。”

马叔道:“还有人说,在头七回魂夜那晚,看见过世的先人驾着车回家,还把车泊在家门外。那人说,那辆车子就是他从成伯那里买来的纸扎车,无论是颜色和车牌号码,都一模一样。过后那家人还中了大彩,一夜间成为百万富翁。先人托梦说,因为儿孙烧给他的纸扎人、纸扎车、纸扎屋等等,都很好用,所以满心欢喜,就给儿孙发财了。”

阿童嘴角留下口水,眯着眼说道:“哇!要是让我也中大彩就好了!”
马叔骂道:“你想得美!”他抽了一口烟,说道:“这世间哪有这么神奇的事?我觉得这些都是传言,是人家创造出来的故事。”他似乎有些感慨,叹了口气,说道:“要不是五年前那场大火,说不定到今天,我都还是个穷光蛋呢!”
“成伯的纸扎店给火烧了?”阿童甚感兴趣。

怪异客人前来买车

马叔抽着烟,说道:“五年前的一场大火将成伯的店铺烧成灰烬。成伯一家七口,包括他的大儿子,深得成伯手艺真传的光仔,全被烧死了。”马叔拍拍地面,又说道:“喏!现在这家店铺,便建在成伯以前的店铺的地皮上。”

阿童问道:“是什么原因发生火患。”

马叔摇摇头,表示不晓得,“发生火灾那晚,正好是清明节。那年是一九九七年经济风暴,由于经济不好,镇上的居民买太少东西去祭祖,所以惹怒祖先,便招来祝融,烧了成伯的纸扎店,好让祖先争抢纸扎店里那些有灵性的仆人和物品,好带到阴间地府去用。”

阿童皱眉,觉得有些残酷。

马叔苦笑道:“那之后,只剩我这一家纸扎店,大家都往我这里涌。短短五年,我的生活变得非常好,还买下了这片地皮,在这里建了新店铺。”

阿童说道:“那你倒是托了那场大火的福了!”
马叔听他那么说,“哼”的一声,瞪了他一眼。阿童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吐了吐舌头,赶紧收拾东西去。

马叔见物品收得七七八八了,便站起身,打算拉上铁闸。 便在此时,有个男人来到店门口,对阿童说道:“小兄弟,这里有没有法拉利?”
阿童回道:“有有有!宾治、丰田、国产车,什么车款都有!”
那男人说道:“法拉利一辆多少?”
阿童取下了悬吊在屋梁的一包纸扎车,递到对方面前,说道:“一辆三十元。”

男人说道:“好贵!能不能打折啊?”
马叔在里头听见了,边收拾东西边大声喊道:“阿童,给他打八折吧!”
阿童朝店里应道:“好!”转头又对顾客道:“算你二十四元。”

那男人还不满意,摇摇头道:“还是太贵了!再扣再扣!”
阿童有些为难,说道:“要不这样吧……外国车贵些,你就买辆本地车,比较便宜。”说着,又拿了辆纸扎国产车给对方看,“卖你二十元就好了。”

那男人左看右看,又不合意又嫌贵,说道:“我就要法拉利,算我二十元吧!”
阿童为难,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马叔听见两人的对话,知道顾客难缠,阿童这新人肯定应付不了。

于是,他走了出来,正想帮阿童应付顾客。可是,当他看见那男人时,突然一怔,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铁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