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游瓜拉立碑 体验时光停留的奇特

瓜拉立卑不仅留下了许多英式建筑,还保存着古早味……
瓜拉立卑不仅留下了许多英式建筑,还保存着古早味……

厌倦了听身边的人对热门景点的介绍,小记这次冒险走进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小镇——瓜拉立卑。
立卑是个山城,坐落在西马的中央处,是彭亨州的山中小镇,很久以前曾是矿山,且英国统治时期曾是彭亨首府,繁荣过好一阵子,但在彭亨首府迁至关丹后就没落了,留下许多英式建筑见证过去的光景。

这回记者在朋友家睡一晚,由他带领认识瓜拉立卑这个地方。

这里没有著名的景点,但这里有着独特的游客——鸟群,在当地人心中,这里有着“燕子城”的美称。
抵达瓜拉立卑时是早上时分,友人第一时间带记者去吃早餐。我们点了客家面、咖啡和烤吐司、生熟蛋,记者第一口时,浓浓的家乡味瞬间涌上心头。

吃完了早餐我们来到瓜拉立卑最热门的景点,那是火车站,全木制的。月台上每一根柱子还挂着公共电话,我提起话筒凑到耳朵,没有接驳音,原来就只是装饰作用。

年代久远的火车站,为过去的立卑带来不少繁荣。
年代久远的火车站,为过去的立卑带来不少繁荣。

 

Loading...

百年古庙 与英式建筑

接着我们来到了天后宫,此天后宫建造于1898年,历史相当悠久,有着葫芦形状的独特入口。庙里没有香客,我们在庙里走走看看,庙里上头悬挂着封神榜的木雕,古色古香,值得一看。

瓜拉立碑天后宫
瓜拉立碑天后宫

天后宫前就是彭亨河,过去曾都是水上人家,发生洪灾后政府便强制这些人搬迁。河水也因为上游的不当开发,从以前的绿色变成土黄色,我们呆了一会,拍些照就往大街走走逛逛。

来到了街上,这些建筑物原是木造,但在一场大火后重建,即变成今日之样子,可以看出部分还保有英式风格。确实,瓜拉立卑是个淳朴小镇,居民也不多。

接着我们来到了立卑的一间小动物园,由于不是假日,人非常少,但朋友说这个动物园也曾倒闭过,对于这个逐渐没落的小镇来说,经营一间动物园的确是个挑战!
走走看看,不知不觉已是傍晚时分,我们把车停在日黎河边,看天空被夕阳染上鲜艳的黄色、橙色、红色。今天的云像棉絮,从对岸的树林深处向上空被抽扯,四散在辽阔的天空中。

处在彭亨内陆的瓜拉立卑,这个昔日的首府,因金矿和锡矿而从繁荣走向没落,回归平静后,像一座是睡着了的小镇。

这一幕,足以成为我们在瓜拉立卑所看到最动态的画面了。

从上空眺望瓜拉立碑动物园的景观,绿油油的一片,让人心旷神怡。
从上空眺望瓜拉立碑动物园的景观,绿油油的一片,让人心旷神怡。

保持旧面貌 入夜变死城

瓜拉立卑的市中心在日黎河的西南方,许多店面依然保持着上世纪20年代的模样。亮着昏黄灯光的,那是少数还住着人还经营着生意的老店。

有一家杂货店的招牌写着:油糖、米豆、建筑、钢铁。我不禁寻想:“杂货可以卖得那么包罗万象的时候,那是多久以前的哪个年代?”
天快黑准备吃晚饭的时候,天空出现了一幕场景让小记相当惊诧,一群燕子压满了瓜拉立卑的整个天空,整个情景前后持续了十来分钟。

友人告诉我,瓜拉立卑有个别号——“燕子城”。瓜拉立卑不仅偶尔会有着众多的燕子来这里栖息,平时也能够见到很多不同种类的鸟群,只是夜晚大街冷清,停驻在大街电杆上的燕子,比走在这条街上的人还多。

这时记者忆起早上火车站车长说的话:“这里9点之后就是一座死城。”事实果然不远。饭后,我们漫步在大街上,没几辆车,没多少人,更没几家开着的店。

如果只看过瓜拉立卑的现貌,也许会很难相信这座小镇也曾有过光辉的历史。1898年至1955年,瓜拉立卑曾经是彭亨州响当当的首府。

瓜拉立卑先因为发现了金矿和锡矿而开始发展,后因为矿产不足无法吸引足够外资而渐渐没落。1955年,彭亨州首府迁至关丹,瓜拉立卑渐渐静了下来。

即便如此,昏暗中的瓜拉立卑,孤凄得却也非常温和。黑夜里,河风习习,树影袅袅,大街小巷中荡漾着一股古老的宁静,愿意来这里探索的旅者,依然会被它独特的沉睡姿态吸引,愿意留下的,则可以体验新世纪旧时代的复杂滋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