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炒煮炸样样来
博士吃虫救地球

以环保为号召,研究虫虫专家李昭扬博士力推虫虫大餐!他表示昆虫为“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脂肪、维生素、矿物质等,是健康的食用资源,而且吃虫还能救粮荒”。
以环保为号召,研究虫虫专家李昭扬博士力推虫虫大餐!他表示昆虫为“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脂肪、维生素、矿物质等,是健康的食用资源,而且吃虫还能救粮荒”。

有食物不吃,吃虫?

大多数人对昆虫都存有抗拒和恐惧的心理,但有人却视昆虫为美味美食,把面包虫、蟋蟀、白蚁、蟑螂及蜂蛹等,这些让人闻之色变的小昆虫炸成香脆可口的零嘴,你敢挑战舌尖上的味蕾吗?

堪称研究虫虫专家的博士荣誉的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生物系都市昆虫研究室教授——李昭扬博士,在接受《新生活报》专访时披露,吃昆虫一事,对于泰国、日本、欧美等国家非常盛行,但我国却掀不起“吃昆虫”的热潮,甚至表现抗拒。

李昭扬鼓励人们吃昆虫替代吃肉。
李昭扬鼓励人们吃昆虫替代吃肉。

大力提倡吃虫救粮荒

现年47岁的李昭扬不但鼓励人们吃昆虫,本身与孩子亦不畏惧吃虫,更把吃昆虫视为新型态食物的同时,还大赞其营养价值高、容易得到又环保,甚至还能缓解全球的饥荒危机。

Loading...

特别一提的是,吃昆虫有助瘦身和美容。他透露,蟑螂晒干后转售给药商和化妆品公司,蟑螂提炼的蛋白质成本低,可以研制各种美容产品,包括研制成唇膏、眼影、面膜等。

“以前在国外就有很多人把昆虫视为辅食,昆虫变成他们美味可口的盘中餐,但在马来西亚,大多数人的心理上对吃昆虫还是有一种难以克服的恐惧,接受程度非常低。”

回想当年李昭扬顶着家人反对的声浪下,远从柔佛来到槟城理科大学深造,专研昆虫学,主要研究对象都是各种各样的昆虫,在这学术领域上也有出色的表现,也获颁杰出青年奖!

毕业后,他继续在理大当教授,期间也受邀到各国授课,同时撰写过数本有关昆虫的书籍,转眼已有20多年,婚后育有两名女儿,也算是老槟城了。

“我父亲是校长,当年他得知我要进修昆虫学时,他并不支持,甚至质疑这科系局限毕业后的出路,我祖父更是惊讶,他反问我‘昆虫学’是读蚂蚁吗?小昆虫还需要读大学吗?但我还是坚持下来,直到我念到博士学位,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博士,我们之间的芥蒂才消除,现今家人也不再反对和质疑了。”

据了解,目前在理大修读研究昆虫科系的学生大约有130人,“其中有50人正进修着硕士和博士学位。”

他透露,早年前,和学生们到国外授课时,偶然的机缘之下,看见当地人们在售卖各类炸昆虫,大家都出于好奇一尝,意外发现昆虫美味的口感,之后开始研制炸昆虫。

他说,最初的实验是利用蟑螂,再尝试炸白蚁,经过不断地研究和尝试,才成功制作成美味的“零嘴”。

“我们也是经过好几次试验才掌握到炸昆虫的要诀,外面买回来的蟋蟀,必须要喂食清水和大麦,之后才可以下锅。白蚁经过微波炉烘干的味道特别香,就像猪油渣的味道,炸蚱蜢就有浓浓的香草味、炸蟋蟀就有点爆米花的味道。”

野生昆虫不能直接炸来吃

他强调,基于卫生问题,如果不是本身所饲养的昆虫,不可直接炸来吃,必须喂食清水,待昆虫清肠后,再以大麦喂食,最后才可以炸成香脆的美食。

“如果你是从鸟店或捕捉野生的昆虫,就不要直接炸来吃,因为你不知道它们吃过什么,最好是先喂食清水和大麦,清一清昆虫的肠子,补充营养,至少两三天后,才可以清洗和存放在冰箱一天,之后再取出沾一沾炸鸡粉油炸,颜色呈黄金后就可上锅,味道香醇又有大麦的营养,也可安心大快朵颐一番。”

特别一提的是,他打趣说,其幼女也对昆虫有所抗拒,但对香脆美味的炸昆虫完全毫无抵抗力。

“我曾亲自炸白蚁糕给女儿和其同学们尝一尝,殊不知大家吃得津津有味,还一再要求我多炸一锅。”

他坦言,关于食用昆虫潜在健康风险非常低,有小部分人吃昆虫会过敏,正如一些人吃虾及有壳类的海产会过敏一样。但是,和动物相比,包括鸡鸭猪牛等,昆虫传染疾病的风险相对低,包括发生禽流感、狂牛症等人畜共通传染病的风险近乎零。

“动物会患瘟病、禽流感、疯牛症等,但昆虫是不会有这个问题的。其实有的人只是对昆虫的壳过敏,就像有的人对吃海鲜过敏一样,那你就要和医生确诊,到底是什么原因出现过敏的症状,如果是对壳类过敏,那去壳就可以吃啦!最重要的是卫生不能忽视,一定要经过高温杀菌,那就可以安心吃了。”

他笑称,虾就是“海的蟋蟀”,蟋蟀就是“陆地的虾”,为什么大家可以接受虾、吃虾,却不能接受吃蟋蟀呢?其实追根到底,就是大家从小没有灌输这方面的教育,对于昆虫的陌生,所以才会有排斥吃昆虫的心理。

泰国出产的昆虫零食,你吃过吗?
泰国出产的昆虫零食,你吃过吗?
韩国出产罐装的速食昆虫小食,打开即可食用。
韩国出产罐装的速食昆虫小食,打开即可食用。

遗憾没有市场昆虫可代替肉类

他直言,年龄越大的人越难接受吃昆虫,相反年龄越小的人比较容易接受,因此,他认为,要提倡吃昆虫运动,就要从小灌输给小孩子,让他们了解吃昆虫的益处。

好奇询及家中是否有特别繁殖昆虫?只见李昭扬摇头笑说,他没有刻意在家饲养昆虫,如果有需要就在实验室进行,“当然也没有刻意规定要吃昆虫的次数,因为当我们想吃的时候,才会去收集或购买昆虫。”

可是,他却遗憾我国的昆虫食品并没有市场,反观昆虫食物在韩国已发展成商品,厂商加工后制成罐装,也是韩国人最喜爱的辅食。

“除了韩国、日本、泰国,在欧洲昆虫食品事业已经上轨道,因为食用昆虫的生产成本极低、投资报酬率高,对环境冲击比传统畜牧业小很多。昆虫繁殖快,对饲料要求低,更不需要昂贵设备和庞大空间,所以容易饲养,比如他们会饲养苍蝇幼虫,烘乾后压制成薄片或磨成粉,做为畜牧业饲料,替代目前成本越来越高的饲料。”

他指出,人口不断增长,人类对于肉类的需求也越来越高,畜牧业的发展占据的空间也随之扩大,导致大量的森林面积加速减少,加上水源供应,不仅消耗大量资源、环境污染问题,也衍生各种人畜共通传染病,大大加剧全球气候的极端化。

根据联合国估计,全世界人口预计在2050年增加到90亿人,人类需要食肉,主要目的是为了摄取蛋白质和脂肪质,但是畜牧业却会带来更大的冲击,其实昆虫一样可以提供人体所需的蛋白质和脂肪质,何不以吃昆虫替代吃肉?

“联合国估计到2050年,全球肉类的消耗量已达到一个巅峰,畜牧用地几乎达到饱和,在人口激增、寸土寸金的年代,腾出多余土地饲养更多的家畜几乎是不可能任务,反观饲养昆虫不若传统家畜养殖需求庞大,对于土地、水或相关能源消耗量相对低了许多,若能推广食用昆虫,岂非大家所追求的低碳、低污染以及低能源耗损的环保最高表现吗?”

常年与昆虫为伍的李昭扬,无惧昆虫在脸上爬。
常年与昆虫为伍的李昭扬,无惧昆虫在脸上爬。

养殖新创企业增加就业机会

他以蟋蟀和其他动物相比为例,产出等量蛋白质,蟋蟀需要的饲料,只有牛的十二分之一、羊的四分之一、猪和鸡的一半。平均而言,昆虫只需2公斤饲料,即可转换为1公斤体重,但是肉牛却需要8公斤饲料,才能转换1公斤体重。

“从经济效益的角度来看,昆虫营养成分的投入产出远比家畜高上许多,以增加1公斤体重所需饲料量,以及可食用部位比例以、单位营养成分产出量作比较,食用蟋蟀的平均投入产出是肉牛的12倍左右,在利用同样的资源前提下,所回收的营养成分其实更高、更丰富。”

他还披露,美国一食品厂成功研究了利用蟋蟀加工制成的各种食材,以及利用蟋蟀制成的汉堡内馅,将蟋蟀磨成粉制成饼干,目前已销售至全美超级市场,并且获得热烈回响。厂家投入食用昆虫养殖新创企业,为他带来事业的另一片天地。

“饲养蟋蟀不需要太大的空间,也不需要昂贵设备,一只蟋蟀生命周期中,可产下1000到3000颗卵,从孵化成长到可以成虫、成熟,只需9周时间,很快就可以‘有收成’。”

他希望将来我国可以开发昆虫养殖事业,让更多有志创业者加入,增加就业机会,同时提升人民的健康及环保意识。

制作炸白蚁糕过程

1.将搜集的白蚁清理干净再油炸。
图6

2.捞干油炸的白蚁混合面粉。
图7
3.搅拌均匀加少许调味料即可入锅油炸。
图8
4.香喷喷的油炸昆虫糕上锅了!
图9
5.可口香酥的昆虫糕,令众人吃得津津有味。
图10

↓↓↓↓↓ ↓↓↓↓↓
更多《生活奇人》看这里
生活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