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人宝地大翻案5:
祖坟变养尸地 丈夫变心外遇

珍妮的祖坟因被地下水道破坏,变成养尸地,先人尸身不腐,后代子孙也会出现许多问题,所以她丈夫才会突然爱沾花拈草,家中亦莫名出现大量蚊虫。
珍妮的祖坟因被地下水道破坏,变成养尸地,先人尸身不腐,后代子孙也会出现许多问题,所以她丈夫才会突然爱沾花拈草,家中亦莫名出现大量蚊虫。

水浸祖坟,后代家道中落!曾经,南马发生了一宗阴宅淹水、阳宅不顺的奇闻,先是蚊虫入侵,后是生意不顺,再来就是男主人夜夜笙歌不回家,最终演变成家道中落。

我国著名阴宅风水师吴佰霖道长说,墓穴积水不去,必致棺木入水、尸身浸水,此乃不利后人之事。像这宗发生在南马的水浸祖坟事件,就导致后代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其中最玄之处是家里每晚都出现大量蚊子。

吴道长指出,这个积水的墓穴位置处在一座古老义山的山腰,从外表看去,怎么也不像是一个会积水的墓穴。但当他试探墓中的泥土时,就知道墓穴积水,更肯定的是后代所发生的种种不顺事件,都与这个祖坟有关!

吴道长表示,别以为山坡不会积水,因为地下有水路,像这种被地下水路破坏的墓穴,会因为水淹墓穴而变成养尸地。一旦遇上这种墓穴,子孙也和湿地一样,会出现多多问题。以健康为例,可能会得肾病丶风湿病丶无名病及皮肤病等;此外,亦会出现家道中落、生意失败、家庭不和及夫妻分离等现象。

身心同时受困绕

谈起这件祖坟浸水的案例时,吴道长表示,曾有一个自称珍妮的女人求助于他,说家里发生了一连串怪事,尤其是她那原本不爱拈花惹草的丈夫,突然俨然变成另一个人似的,从前不会做的事,现在全都做了,尤其更爱花天酒地。

珍妮的丈夫变心后,更是夜夜笙歌,有时还彻夜不归。珍妮为了使丈夫浪子回头,甚至还曾依照某命理师的指示斩桃花根,可是都不见效。珍妮的烦恼还不只这一桩,她家里突然多了不速之客——蚊子!

这些蚊子军团夜夜造访珍妮的家,即使她做足防备功夫,每隔一、两个小时喷射蚊油、在各角落燃点蚊香,蚊子军团依然还是会飞进来。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因为她家是一间独立式洋房,室内经常开着冷气,别说蚊子,就是苍蝇也不多见。

夜晚苦等丈夫回家,又饱受蚊子骚扰,让珍妮身心同时觉得疲惫不堪。她边哭边对吴道长说,自从丈夫变心弃家不理之外,更连家族的生意也不顾,导致生意一落千丈。她忧心家里虽然是有点家底,但是这样下去,难保不会坐吃山崩。

于是,珍妮开始托朋友找一些风水大师回家看风水,但经过风水大师重新布置家里格局后,情况却没有改善。为什么原本一直相安无事、顺风顺水的家庭,会一下转变成这样?

吴道长说,理论上当家居风水没有问题时,很大的可能性是先人的阴宅风水出了问题。而当他为珍妮推算命理时,从其命盘中看出祖坟风水有问题,于是建议到山头视察。

非雨季泥土潮湿

吴道长表示,来到山头首先要做的是看土质、植物的生长种类与环境,就要推知此地的水流、藏风的情况。如果深至一两尺的泥土出现潮湿现象的话,表示地底可能有水路,一旦这些水路前无去路的话,就会跑进穴里,造成墓穴积水的现象了。

吴道长表示,依这些土质与植物种类,可推知此地疏水情况欠佳,容易犯积水入穴,浸湿棺柩之病。由于此穴已有水患,必须尽早起出、火化,寄存佛堂或重新安葬,如此一来,阳宅子孙的运势便可渐渐好转。

吴道长在获得珍妮的同意后,便开始引用道教方式来处理搬迁的工作。当然,必须在坛里先为先人开灯定魂,点足108天,期间每天还得为先人念经文。吴道长和助手为先人开灯仪式的三个星期后,终于在一个良辰吉日,来到山头为珍妮的祖坟进行拾金搬迁。

这个拾金日子前后都不是雨季,但是坟墓的泥土却是略带潮湿的。助手在破土后,每挖一尺,湿气就更重。当挖至见到棺木时,果然看见穴里装满了水。像这种穴中积水的现象,棺木看来也已被水浸入,试问先人尸骨长期被水淹着,又怎会安乐呢?就会影响到阳间的子孙了。

吴道长表示,通常祖坟开始有问题时,子孙都不会第一时间发现,往往是等到事态严重之后,才想到祖坟风水可能出了问题。如果发现得早的话,子孙所面对的不利事件会减轻,或许还能避开损丁的厄运。

下葬数十年不化

吴道长和助手站在浸水的墓穴里准备开棺拾金,那种双脚浸在水里拾金的滋味可不好受,因为这会影响拾金的工作流程。

吴道长表示,开棺的时候最头痛,因为棺木已浮起来,要先稳定棺木后才能动手撬开棺木,还好他当时带了两个助手同去,否则就会影响拾金的吉时了。在撬开棺木的那一杀那,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望向棺材里的尸骨,赫然见之完好无缺地浸在水里,毫无腐化的迹象!

吴佰霖道长亲自前往勘察墓穴,并为珍妮的先人进行拾金及火化仪式。
吴佰霖道长亲自前往勘察墓穴,并为珍妮的先人进行拾金及火化仪式。

吴道长解释说:“很明显的,这是一块养尸地,尸体下葬数十年而不化,很大的因素是墓穴积水。”而所谓的养尸地包括了湿地丶水淹之地丶酸性土质之地丶沙地及不透气之地,都是造成养尸地的主要原因。

在珍妮的个案里,吴道长并不知道珍妮本身或家人的健康是否曾出问题,因为当时珍妮最关心的是她丈夫的出轨问题,不过按照常理,她家中成员中必会有人生病。

像这种不腐化的尸骨,吴道长慎重表示要在现场火化,所以除了拾金工具要带齐,煤气炉是不能少的。

在搬迁祖坟并重新上位后,奇怪的事就发生了,珍妮家里那令人讨厌的蚊子军团,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紧接着她的丈夫就回家向她哭着认错,要她原谅。这一切的转变,让珍妮感到非常惊奇,并相信阴间的一一切确是存在的。

雨过天晴,珍妮除了重获丈夫的爱之外,家族生意也逐步回到轨道上,而这次的家变事件对珍妮来说,感觉就像发了一场恶梦。

————————————————————

日月乾坤馆 (吴佰霖道长)

No.9, Jalan 6/17, Taman Fadason,
Kepong, 52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电话:016-323 6690
电邮:mastergo7800@gmail.com

面子书专页:日月乾坤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