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防腐师 尸虫脑浆看到麻木

主图

一具具的尸体被送进停尸间,其中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成千上万条尸虫在尸体上不断蠕动,任何人看见这情况都会不自觉地感到恶心及阵阵不适。然而,站在尸体旁的两位长发美女丝毫不被眼前的尸体情况所惊吓,两人互望对方一眼后还一脸淡然地说:“还好啦,不难处理……”

遗体化妆师又称为“入殓师”,其职责主要包括遗体的修复、整形和美容,是殡仪服务 ... 或是缝针,尸体如果变形的,还要先给遗体注射一针防腐剂,以保持尸体新鲜度。
遗体化妆师又称为“入殓师”,其职责主要包括遗体的修复、整形和美容,是殡仪服务 … 或是缝针,尸体如果变形的,还要先给遗体注射一针防腐剂,以保持尸体新鲜度。

其中一位美女将特别药水倒在布满尸虫的尸体上,不稍一会儿,原本生猛地蠕动的尸虫已失去生命迹象。另一名则手起刀落,一把手术刀在尸体的大动脉割上一刀,手法俐落,然后再开启她身后的机器,将不知名的药水注入这具尸体内,暗红色的血液也不断流出直至所有血液完全干枯!然后,美女将这尸体多个伤口给缝上针线,接下来开始为这具经已有阵阵异味的尸体洗澡、擦干,然后在冰冷无血色的脸上化起妆来,让这具尸体看起来就像沉睡的男子,而非经已往生。

这两位美女的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只花了短短的一小时!

他们是新加坡尸体防腐师,胆大心细的洪彩纷与庄翠涵,前者32岁,后者才23岁。两者为姑嫂关系,而且两人家族均是从事殡葬业。

洪彩纷与庄翠涵表示即使尸体再怎么腐烂,她们还得帮死者洗澡、化妆,还原他们生前的样貌,让他们能“漂漂亮亮”上路。这只因她们是——防腐师。
洪彩纷与庄翠涵表示即使尸体再怎么腐烂,她们还得帮死者洗澡、化妆,还原他们生前的样貌,让他们能“漂漂亮亮”上路。这只因她们是——防腐师。

年轻女性热衷殡葬业

洪彩纷打趣地说:“我的老板有我老公,我妈妈、姐姐,还有我家公……共四家公司。”

是的,她们是殡葬业世家,洪彩纷已故父亲洪友城更是新加坡著名的“棺材王”,洪友城殡仪馆在新加坡殡葬业名声可是无人不知。因为他可是新加坡第一位引进西式棺木取代旧式棺木的人。

彩纷与翠涵小时候都在殡仪馆进出,而且以前的殡仪馆感觉较恐怖但因经已习惯,也不会觉得恐怖及害怕。

彩纷笑说:“小时候爸爸还把姐姐放进棺木拍照。有时候我带儿子来公司上班,他玩耍的地方就是放棺木的地方,对我们而言都是百无禁忌……我怀孕的时候还在继续防腐工作!”

胆子粗粗的她们年纪虽轻,但是尸体防腐技术绝对上乘。要知道为一具尸体防腐不仅仅是将防腐药水注入遗体,更要依照每具遗体的情况配药水。

她们的工作不仅仅是为遗体进行防腐工作,当中包括清洗、缝合伤口、化妆,整理仪容,一手包办尸体防腐以及礼仪师的工作!

眼前的两位美女不但没有阴森的感觉,反而有种阳光以及让人不自禁地由心敬佩的感觉。

在早些年代在这行业的女性非常少,但如今已经是对半平均了。

洪彩纷真正深入了解以及接触殡葬业是在年迈父亲洪友城过世之后,看着疲惫不堪的母亲为了父亲留下来的殡仪馆而忙碌不已,孝顺以及于心不忍的她决定回家帮母亲。

她继续告诉记者,以前很多家属都不让女性碰尸体,他们认为女性是“不干净”的。大概从2010年后开始,越来越多女性加入这行业,而且大部分都是为兴趣而加入这行业,当中很多都是年轻人居多。

如今时代变迁,对于女性从事殡葬业已是不再被歧视,反而受到重视,像是尸体防腐员,很多人都希望是女性进行,一来若遗体为女性,由女尸体防腐员进行较为恰当,再加上他们都认为女性较细心的原因所致。

由于家族都是从事殡葬业,所以洪彩纷与庄翠涵两姑嫂也自然而然加入此行业。
由于家族都是从事殡葬业,所以洪彩纷与庄翠涵两姑嫂也自然而然加入此行业。

到纽西兰修读防腐课程

彩纷说:“很多人认为我们殡葬业并没有与时并进,像尸体防腐技术最先进的国家有美国、纽西兰以及澳洲这三国。以前都是靠人手将药水注射,如今有了仪器的帮助,能够更加准确地注入适量的防腐药水。”

一般尸体防腐使用的是福尔马林,这的确能够发挥最佳的防腐效果却也因为药性太强而导致尸体颜色变得更暗淡,而妆容必须化得更浓。

“如今各种防腐药水甚至可帮助提升死者遗体皮肤的光泽,在妆容上只需简单上个粉便可,而且看起来更自然……”

在还未学习尸体防腐前,他们家殡仪馆请了来自澳洲的防腐师,当时的彩纷只是在他身边当个小助理,从旁帮忙的同时也观察他如何处理亡者遗体,防腐、化妆……

因为得到该位防腐师的启发,也渐渐对这门专业产生兴趣,再加上家族从事殡葬业,成为尸体防腐员是顺理成章的事。

“当时支持我到纽西兰念这尸体防腐课程的只有我老公,妈妈不支持我进修这课程纯粹因为心疼我,毕竟这工作是24小时on call,妈妈懂得当中的辛苦而不想让我经历而反对。再加上当时还没怀孕生子,妈妈当然会担心这些化学药物会影响我的健康,这我也是能理解的,不过我还是坚持了,在纽西兰念尸体防腐的课程一年多的理论与实践课以及通过考试才回到新加坡。”

在纽西兰修读尸体防腐课程的时候,彩纷在一家尸体防腐公司实习,一星期可达40具尸体,有三位尸体防腐师。在纽西兰那段时间,彩纷可是拼了命似的,一星期七天无休不断学习防腐,除非在身体与精神不能支撑的情况下才会休息。

“因为我回到新加坡后不会有人可以帮我教我,所以在那段期间能够吸收多少知识便尽量学习,有任何实战的机会也尽可能地参与,不断学习及累积经验。”

不同尸体不同防腐方式

她说,虽然在该位防腐师身边当了两年的助手,但是真正攻读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自己所想象中的那般,不仅是表面所看到的,而是需要深度的尸体防腐知识才称得上为专业。

“其实大多时候,死因不会决定我们使用什么药水,而是当尸体被运送至我们这里的时候,尸体的状态才是让我们决定要如何防腐的关键。尸体的状态也可让防腐师得知往生者的死因。”

“像是胸部以上的部分通红,这通常是心脏病发作致身亡。处理这遗体,我们需要决定注射什么药水才能消除这通红的情况。”

在西方、欧洲等国家都非常注重尸体防腐,因为这也关系着卫生的把关。各种死因的遗体被送进尸体防腐室内,各种可能性的病菌、细菌都曝露在空气中,像是爱滋病带菌者、C型肝炎患者的遗体对于处理遗体的防腐师而言,危险性极高,因为他们并不会晓得该具尸体是否有被感染。

  “对于处理有感染病、带菌者的遗体,防腐师在处理遗体前也必须给自己做好双层保护,避免受到感染。在清理死者遗体的时候,我们进行杀菌的程序,以确保我们、家属、公众的卫生安全。像病菌感染、爱滋病的遗体,我们会与家属沟通该如何处理,是否适合瞻仰等事宜,避免生人受到细菌感染。”

尸体防腐看似只是一门打针让防腐药水注入死者遗体,但它的专业程度是许多人并不知晓。光是防腐药水经已有许多分类,要如何使用就得考防腐师的经验了。

她说,尸体防腐剂的剂量因遗体的体重、状况,要防腐多少天而有所不同,都必须经过计算后才注入适量的防腐剂。

“不同的药水会让遗体有不同的效果。像是已经非常干瘦的死者必须使用能让遗体看起来不干瘦,较为丰润的药水……”

按摩尸体让尸体更“自然”

“替死者遗体进行防腐的程序有一定的步骤,首先将死者身上的衣服喷上消毒液后便把衣服除下,再把遗体消毒一遍。然后准备合适的防腐药水,利用机器再注入药水,同时间也找出死者的大动脉,也将他身体的血液排出体外。”

与此同时,彩纷与翠涵表示,在进行防腐的当儿,她们会为死者进行按摩,这动作是让死者肌肉经脉得到放松,不会硬绷绷,看起来更加自然,不会像一具“僵尸”!

“之后就是缝补伤口、洗澡,穿上衣服再化妆便完成,整个过程只需1小时便可完成!”

有人说,防腐师都是“心理变态”的,对他们而言越是恶心的遗体,他们越是兴奋!

“应该这么说……像在纽西兰的时候,那里有比较特别的遗体,像是吞枪自杀,这些在新加坡极少机会出现的,但在那里则是会不时发生的意外。最难忘的就是接到一具无头尸,是因出海捕鱼因意外被铁鱼线瞬间将头颅切断,头直接沉入大海找不回……我们等了两天才等到这具遗体。”

听起来变态,但越是特殊的死状,对于尸体防腐师而言就是一个学习的机会,他们不会对尸体感到恐惧,反之害怕失去此类特别死因遗体进行防腐的学习机会!

首次上阵压力大到哭

在彩纷的耳目渲染情况下,她老公的妹妹翠涵当年仅19岁便已开始学习防腐,而且胆子非常大!

翠涵笑言,虽然自己开始接触尸体防腐也因嫂嫂彩纷从纽西兰回到新加坡后更加深入了解及感兴趣,而哥哥也鼓励她学习这门专业。

但是,尸体防腐这专业,学习与实战可是两回事,当一个人真正触摸一具尸体,那种心理建设必须稳定,不过翠涵可是比想象中的淡定。翠涵回想起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进行防腐,自己是怕得流泪,不是因为害怕触碰尸体,而是恰好该具尸体的情况较特殊,导致她不知所措,加上嫂嫂不在,哥哥逼她自己完成,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真正的学习到,而非一直依赖嫂嫂从旁提点。

“我当时真的很彷徨,压力大到哭,可哥哥说如果自己没想出方法怎么帮该具遗体防腐的话,就让我待在里面直到我想到办法为止!那是我不曾遇到的情况,死者遗体脑部动过手术,头颅不断溢出脑髓,所以必须想办法缝合以及不让脑髓溢出。”

最后当然想出办法处理,事后嫂嫂得知也替她冒了冷汗,并教导她遇上这类遗体该如何处理。因为她知道对于防腐师遇到较难的防腐压力可是非常大,只有直到遗体被火化了才可松一口气!

图3图4图5

防腐室大公开

防腐室会是怎么的模样?阴暗恐怖?错!

洪彩纷与庄翠涵的工作室并不像电影般的阴沉,反而很光亮,里面布满一瓶瓶的福尔马林,还有类似医生用的手术工具,因为她们随时要帮遗体“开刀”、缝针,十分专业。

不能同情死者遭遇

在防腐的过程中,她们笑言并没有阴森森的感觉,反之会播放着自己喜欢的音乐,一边防腐一边享受。而翠涵有个特别的嗜好,喜欢在凌晨时分为死者遗体防腐……“因为夜深人静,思绪也更加清晰,可以慢慢地享受过程……”

但是对于彩纷而言,尽管接触再多的尸体,在半夜三更防腐还是会让她感到毛骨悚然,还曾有一次因为时间紧迫而被逼在半夜防腐,结果把她吓坏了!

“半夜嘛,在我防腐到一半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口哨声,在这段时间是没有人会在殡仪馆,而且那吹口哨的声音越来越靠近防腐室,我当下心想完了完了,不会就这么遇上‘好兄弟’了吧……就在害怕要自己冷静下来的时候,看见那走进来的身影竟然是另一位防腐师!我真的快被吓死了!他还说特地吹口哨让别人知道有人来,可是在这时间听到口哨声是多么吓人啊!”

她说防腐师最重要的是不要对遗体投入感情,越是同情死者的遭遇就会胡思乱想,会发梦。所以彩纷笑还说自己更是不看鬼戏的人,避免想太多!

↓↓↓↓↓ ↓↓↓↓↓
更多《生活奇人》看这里
生活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