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太帅被下蛊 黑布盖脸解降

阿占Kuem正为善信解降。
阿占Kuem正为善信解降。

一位年轻的音响技术专业人士伍志杰,在2个月前,就感觉到耳朵不时有“嗡嗡”的声音,开始时他以为是经常试验高科技音响,耳膜接触到太大声的音乐声缘故,所以才会有此情形。

可是,耳朵的“嗡嗡”声音越来越严重,而且在伍志杰冲凉时,无意间发现到全身有不少的地方有瘀黑,每晚他躺在床上后总是胡思乱想,辗转难眠到天亮。

由于整晚都无法进入梦乡,第二天上班时,精神恍惚而无法工作,到中午时更觉得身上有瘀黑的地方很痒,而且好像有东西蠕动。

他感到很奇怪,于是取来一个放大镜看个究竟,谁知不看犹可,一看之下可把伍志杰给吓破了胆,原来瘀黑处有十余只白色的小虫在蠕动,有些还钻进毛孔中。

开始时,伍志杰以为自己眼花看错,叫女朋友来看,她也被这情形吓到毛发悚然,惊叫起来。

Loading...

伍志杰身上凡是有瘀黑的地方,都有小虫在蠕动,他觉得此事非同小可,赶快到附近的诊所去找医生检验,经过医生细心检查后,只对他说一句“没有事”,只给他一盒药膏叫他回去涂而已。

看过医生后,伍志杰还是放心不下,到某神坛去求神明指点迷津,他一连跑了三间神坛,第一间和第二间都说他没事,身上患的是皮肤病,第三间则说他中邪,给他几道灵符回家焚化冲水来喝。

伍志杰一一照办,第一天喝过符水后,精神果然好多了,也能一觉睡到天亮,他很高兴,可是他高兴得太早,第二天他身上的瘀黑又再发痒,人又无精打彩一直打瞌睡。

解降大师阿占Kuem
解降大师阿占Kuem

得罪印尼女佣·下蛊报复

朋友阿龙是泰国佛牌的发烧友,见到伍志杰失魂落魄的情况,知道此中一定有蹊跷,忙带他去找来自泰国的白衣修行者阿占Kuem,阿占Kuem(Achan Kuem)一见到伍志杰双眼无神、精神恍惚、面无血色的模样时,一口道出伍志杰已经被人下了降头。

由于事态严重,阿占Kuem即刻开坛请示祖师爷鲁士(Ressi),查明伍志杰到底中了什么降头,经过阿占Kuem与鲁士祖师爷通灵后,得悉他因得罪一个女人,对方怀恨在心而向他施降,她所施的并非普通的降,而是来自苗族最毒的蛊降。

阿占Kuem说:“凡是中蛊降的人,不管是本身或外人,都会看见有蛊虫从毛孔中钻进钻出,而且,一旦蛊虫钻进身边最亲近的妻子或孩子皮肤中,也令受到蛊虫的侵害而间接的中降,甚至破坏腹内的五脏而死亡。”

他继续说:“伍志杰所中的蛊降,蛊虫除了白色外,还有红色、蓝色、黑色及透明的,要先用经咒封住这些蛊虫,再用火焚烧才能彻底将之消灭。”

据阿占Kuem透露,蛊降的来源地是中国苗族、大马伊班族、泰、中交界昆明及印尼等国,阿占Kuem查到对伍志杰施降的是印尼人。

一提到印尼人,伍志杰才想起他工作的地方,楼上住有两位印尼女佣,又经阿占Kuem在查悉,描述施降者的样貌和年龄后,伍志杰肯定是其中一位向他施降。

阿占Kuem说:“印尼外劳多数来自偏僻的乡村,外劳中有不少的家族,对降头之类都有研究,当家中有子女要离乡背井到异国工作,家长们都会传授一些降头术给他们防身,提防子女在异邦受人欺负,不过,他们是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只要不去招惹她们,就什么事也没有。”

可是,几位同事曾经调戏楼上的印尼女佣,所以才令她们不满而施降,伍志杰因此不幸中降,他另两位同事也被下降,不过没伍志杰那么严重。

另一个可能是伍志杰今年才25岁,人又长得英俊潇洒,被印尼妹看中而向他施降,希望能得到伍志杰的人和心。

伍志杰被人下蛊降全身出现不少瘀黑,甚至有白虫,经友人介绍找上阿占Kuem解降。
伍志杰被人下蛊降全身出现不少瘀黑,甚至有白虫,经友人介绍找上阿占Kuem解降。

立刻施法解降·防虫“吃”身

阿占Kuem开坛为伍志杰洒圣水,及以鲁士法帽盖在他头顶上,替他加持和诵经驱降。

伍志杰回忆说:“当圣水洒在我身上时,我感觉到有一道光由我脸部进入,顿时我全身又冷又热,又好像有人在推我,身上还不时嗅到尸臭味,这般臭味在师父施法后才消失。”

阿占Kuem说:“中蛊降如果不尽快医治,全身的蛊虫会渐渐长大,而蛊虫会将身上的内脏及皮肤“吃”至腐烂,中降者就会死亡,幸亏伍志杰的蛊降发现得早,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了,像伍志杰中的这种蛊降,我已经医好10多20个了。”

为了使伍志杰不再受他人的陷害,阿占Kuem特别在他的背部和喉咙部位,画了一道经文,经文是保护伍志杰不会再中降,如果不小心“吃”到降头,任何降头一经过咽喉部位,经咒会将它全化解。

阿占Kuem在为伍志杰解除蛊降时,也费了好大的功力与精神,他以“解降油”涂擦在伍志杰的全身,在浸过“解降油”的棉花上,会见到一只只的蛊虫在挣扎着。

阿占Kuem又以一块写满经文的黑色布符,盖在伍志杰的脸部,再诵念了10多分钟的经咒,为他驱除身上的霉气,此仪式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伍志杰说:“我的脸部被黑色布符一盖,全身颤抖得很厉害,颈项好像被人掐住一样,呼吸困难,双手不停的往颈部拉扯,口中还发出尖叫声声,当时我真的很紧张又害怕。”

作法洒圣水·祛除蛊降

经过阿占Kuem解降后的第二天,伍志杰的身体已渐渐恢复原状,他已回到工作岗位上班,可是当天下午又再发生事情,耳朵又再“嗡、嗡”声响及全身乏力发冷又发热。

伍志杰说:“赶快回去找阿占Kuem,经师父一查,原来对方又再对我施降,师父马上替我解降。”

阿占Kuem说:“我与祖师爷通灵后与对方谈判,对方表示憎恨他们,所以才对伍志杰等人下降头,最后对方虽然答应放过他们,但条件是要他们把办公室搬走,她不想见到这些人。”

事情来到这地步,伍志杰的上司也答应另觅地点搬迁,此外,阿占Kuem查出伍志杰的住家中有邪气,即刻带了所需的法器及圣水,到他家去作法及洒圣水。

当圣水一洒在床褥上,五颜六色的蛊虫在床褥上蠕动,不过,被圣水洒中的蛊虫,在几分钟后全都一命呜呼。

伍志杰对记者说:“我肯定从没有得罪过楼上的印尼妹,更不知道同事们是否有得罪过她们,阿占Kuem告诉我在三个月前已经中降了,只是在最近才发作。”

他又说:“虽然我已经知道谁对我施蛊降,但我不会去追究,我只希望身上的蛊降全被驱除,早日恢复才重要。”

阿占Kuem送了一枚鲁士祖师爷佛牌给伍志杰佩戴,鲁士祖师爷法力高超,有祂近贴身的保佑伍志杰,任何邪灵都无法靠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