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纸扎店·之三(完)

gh1
灵异纸扎店·之一
灵异纸扎店·之二

领头的纸扎人骂道:“今天我们要烧了你的店!为我们,也为成伯一家人报仇!”

马叔听他那么说,吓得脸青唇白:“报……报仇……你……你别胡说……”

那男纸扎人说:“你别装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五年前你偷偷放火烧毁成伯的纸扎店,会神不知,鬼不觉,可是你万万没想到,我们这些纸扎人都把你干的坏事看在眼里!”

原来,五年前马叔一贫如洗,纸扎店的生意惨淡。为了增加生意量,马叔竟然起了邪念,放火烧了成伯的纸扎店,无意间也将成伯一家人都烧死了。因为没有竞争对手,他的生意至此蒸蒸日上。短短五年,他便富有得能够买了成伯以前的纸扎店地皮,再建一间新的店铺。

Loading...

马叔知道这些纸扎人是要回来替成伯报仇,吓得大叫:“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车子、房子、金银财宝,只要你们想要的,我都可以烧给你们!”

“我们要的你给不了!”那纸扎人说道: “我们纸扎人原本便是没有生命的东西,属于三界以外的异类。纸扎师傅制作我们,赋予我们生命,我们却要靠往生者家属的意念,将我们用火化了,赐予我们生命的能量,让我们到阴间去侍奉往生者,也是我们的主人。”他流下泪来,继续说道:“五年前,你用火烧了我们,让我们转化成了阴间的异类,可是我们却没有主人可侍奉,变成孤魂野鬼,永世不能投胎,永远要游荡在寒冷的阴间受苦。”

女纸扎人这时也道:“就是因为你,我们一直在受苦!今天,我就要杀了你,为成伯报仇,也为我们纸扎人报仇!”

为抢生意放火烧店

“报仇!报仇!报仇……”众纸扎人异口同声讨伐马叔。

阿童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拉拉马叔的衣服,问道:“现在该怎么办?成伯的店真的是你烧的吗?”

马叔被问得不知如何回答,咿咿呀呀的说不出话来。

阿童又道:“外面那些纸扎人现在索命来了。要不是你曾经做过亏心事,又怎会怕他们呢?”

此时,马叔老泪纵横,哭道:“都怪我……都怪我一时的邪念……”

阿童问道:“为什么你要害死成伯一家呢?”

马叔伤心地道:“我并没有要加害他们。当年,我穷得家徒四壁,儿子病死了,老婆跟人跑了,连店里帮我看门的老狗,都饿死了……”

阿童叹道:“就算真的穷得没饭吃,也不能杀人放火啊!”

马叔道:“当年,我并没想过会害死成伯一家。当时,我只想烧了他的店,让买纸扎物品的顾客暂时先来光顾我的纸扎店。我只想赚一点钱好过生活,可是却没想到那晚成伯一家都在店里,一把大火就此毁了他们一家人的命……”

阿童脸色变得更严肃,说道:“既然你做错事,就应该诚心地接受惩罚。”

“不!”马叔喊道:“那不是我的错!我没有错!是上天注定成伯气数已尽,阎王要招他们一家下去!这些都和我无关!”

阿童还待说话,外头的纸扎人却起哄得更厉害了。 纸扎人之中有人点起了火把,想烧店铺。

马叔恼羞成怒,怒道:“杀我?你们休想!”说着,他便跑到洗手间,拉出了一条水管,用水朝着纸扎人喷洒。

那些纸扎人一沾到水,不仅手上的火把熄灭了,连身上的纸扎衣服都溶化了,露出了衣服里头的竹支骨架。

纸扎人们吓得大惊失色,四处逃窜。放眼望去,只见一根根竹支在摆动,如卡通片里的木条人在跑动一半,又是滑稽又是诡异。

带头的那对男女纸扎人,身体被淋得只剩下骨架,却不逃跑,反而愤怒得大吼,朝铁闸奔来,企图钻过铁闸缝,到里头去杀人。

马叔见赶不走那两个纸扎人,又见他们即将钻进来,赶紧拉着阿童的手,奔到楼上的储物室里去躲避。

两人才进到楼上的储物室,门一合上,便传来撞击门的声音。两个凶恶的纸扎人已来到门外,大吼大叫,想要撞门进来。

现在暂时是躲开了危险,马叔也累得急喘。似他这样的年纪,上梯级已经很吃力了,跟别说是奔跑着上楼,简直要了他的老命。

“马……马叔……到底是怎么回事……”阿童喘着气问道。

“什么回事?”马叔也喘着气,骂道:“你没见到外面那一群怪物吗?还问我发生什么事?”

阿童说道:“这里空间这么小,我快窒息死了!我们还是出去吧!”

马叔面红耳赤,吼道:“出去?你没看他们要我的命吗?我出去的话不等于去送死?”

阿童说道:“难道你要一直逃避?”

马叔骂道:“那些成伯制造出来的怪物,全是无血无肉的恶鬼。我要是出去,不被他们分尸才怪!”  

知道身世阿童非人

外面的纸扎人不停撞门,显然非常凶猛。马叔背靠着门,试图阻挡纸扎人破门而入。他知道,要是有纸扎人跑进来的话,他这条命肯定就此呜呼。
这时,阿童又想起刚才马叔没说完的话。于是,问道:“刚才你告诉我说,你一见到那些纸扎人,就知道他们是成伯制作的纸扎人,这时为什么呢?”

门外依然是呯碰声响。马叔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我看过成伯制作的纸扎人,知道他习惯在纸扎人身上加一样东西。”

“是什么?”阿童问道。

“他习惯在纸扎人的高高的衣领内侧,盖上他的纸扎店商号。”成伯说道:“那是个正方形,以撰文书写的印章——‘定成仙’三个字。”

阿童听后,突然瞪大眼睛,脸色刷一下变得苍白。

马叔看见阿童那副模样,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问道:“怎么了?”

阿童脸色阴沉,并未答话,只是瞪大眼望着马叔,神情古怪。

马叔急了,问道:“到底怎么了?”

阿童依然不说话。此时,他却缓缓伸手解开衣领上的纽扣,将右侧衣领翻开,问道:“是这个吗?”

马叔定睛一看,只见阿童衣领的内侧,露出了一个红色的印,写着“定成仙”三个大字。

此时,空气中突然缥缈着一股诡异的气氛。马叔突感四周的空气骤然变得寒冷,也飘散着一股杀气。

眼前的阿童,脸色由苍白变成阴森,嘴角缓缓上弯,露出了邪恶的笑。

“呜……”马叔的心呯碰乱跳,几乎心胆俱裂。

阿童慢慢走近马叔,阴森森地说道:“谢谢你,让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啊……”

一声惊恐的呼叫声划破宁静的夜,短短数秒,四周又恢复了宁静……

纸扎人盖章增添灵性

五年前,夜阑人静的的夜,成伯在店铺里教着老来才有的小儿子制作纸扎人。他说道:“你要记着了,往生的先人,要烧一对金童玉女给他,好在阴间当贴身仆人。”

成伯的幼子年仅十岁,制作了一个金童,天真地问父亲:“我做的好不好?”

纸扎人做得很好,成伯满意地笑道:“非常漂亮的纸扎人,看起来与真人无异呢!你就给他取个名字吧!”

小孩想了想,说道:“既然是金童,就叫他阿童吧!”

成伯说道:“纸扎人做好后,还要给纸扎人盖上这个印章,纸扎人才会有灵性。”说着,拿出了一个印章,在纸扎人的衣领内侧盖了个印,又说道:

“这印章灵气很强,是你太祖父流传下来的,能够赋予纸扎人生命。现在,你只需要对着他念三次自己的名字,他就会知道你是制作他的纸扎师傅了。你可以对他下规矩,训导他,要他下到阴间后好好服侍阴间的主子。”

“哦!”小孩开心地拿起纸扎人,正要念名字的时候,突然火光一闪,小孩连同手上拿着的纸扎人,全是火焰。

“啊!”成伯大惊,想救人时,又是火光一闪,另一瓶汽油抛了进来,沾染了成伯全身,一触碰到火,便全身烈焰……

大火烧了一夜,烧毁了所有纸扎物品,烧毁了纸扎店,也烧毁了一个原本温馨、幸福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