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马最大大士爷 年度出游保平安

大山脚人相信,大士爷的金身倒向哪一个方向,来年那个方向就会兴旺。
大山脚人相信,大士爷的金身倒向哪一个方向,来年那个方向就会兴旺。

踏入农历七月是华裔膜拜大士爷的月份,在农历七月,家中的老一辈都会特别告诫年轻人,千万不要出夜街,以免撞上好兄弟,而鬼月,不得不提镇压好兄弟的大士爷。

大士爷原本被称为面燃鬼王、焦面大士或是焰口鬼王,在道教神衔为“幽冥教主冥司面燃鬼王监斋使者羽林大神”,尊称为“普渡公”。不少地方在祭拜好兄弟前都会祭拜大士爷,信众认为,所有在阴间的亡灵,都归大士爷所管。

在槟城,农历七月处处可见膜拜大士爷的各街区,善信们都以最虔诚的心来祭拜大士爷,而在大山脚伯公埕,膜拜大士爷的盛况更是全马罕见,除了金身是全北马最大(曾经是全马最大)、善信24小时络绎不绝、祭品之丰盛,相信会令你目瞪口呆。

庆典期间,善信络绎不绝的前来拜祭。
庆典期间,善信络绎不绝的前来拜祭。

爆发瘟疫 多人遇难

大山脚人膜拜大士爷与威省开埠的历史息息相关,1800年代,槟城威省一代已有居民开荒,不料在1819年,槟城发生瘟疫,威中区无法倖免遇难,当时候威中区并没有医院,因此人们纷纷从各传染区逃到马打寮(如今的威中马章武莫)避难,瘟疫肆虐几个月后,终于平静,人们返回家园,只见尸骨遍野。

Loading...

从此,夜幕低垂,鬼影幢幢,鬼哭连连,弄得民众心神不宁,为了祈求合境平安,居民请人到中国将大士爷的香火请回来,并于农历七月,在甘榜勿刹一代(现太上老君一带)搭坛祭拜。当时,人们只在坛中设了一个香炉,炉后挂上一条黑布,上面写着“盂兰胜会”。说也奇怪,自从拜祭后,大山脚便恢复平静。

大约1920年,先贤将大士爷香炉迁到最热闹大山脚市区,同时也开启了纸扎大士爷的时代。当年,大士爷的金身是由区内的松记纸扎店所造,50年代后转由大街南通纸庄接手,而纸扎师傅李长春,在13、4岁时便在南通学艺,之后的几十年,大士爷的金身便是由他所打造,一直到他在2016年时,以81高龄去世,而手艺则传授予其徒弟。

七月十七回銮日的盛况,超过千名善信手持清香恭送大士爷。
七月十七回銮日的盛况,超过千名善信手持清香恭送大士爷。

庆典从22天 缩至15天

50年代初期,膜拜大士爷的庆典只有6天,到了60年代,各行各业争相膜拜大士爷,导致庆典一度长达22天。

1964年,大士爷的金身达6尺,并逐年增加,而1983年,时任交通部长敦沙顿祖比尔在庆典期间到访大山脚,街道却因为庆典而动弹不得,部长被困在车龙中,因此他下令以后庆典不可过于冗长,并将庆典限定在15天。

1987年,大士爷的金身已经高达24尺,而在2012年,理事会会议决定,大士爷的金身定在26尺,不再增高。

每年的农历七月初三,是大士爷金身的开光日,连续15天的膜拜,善信从四面八方涌来膜拜,有些善信甚至是远道从纽西兰、新加坡、台湾、印尼而来,而金马仑的菜农及花农,也会在每年这个时候北上大山脚前来膜拜,祈求平安及丰收,而大士爷将会在农历七月十七回銮。

道士会在农历七月初三为大士爷金身开光,之后供善信膜拜15天。
道士会在农历七月初三为大士爷金身开光,之后供善信膜拜15天。

农历七月十七回銮当天,大士爷的金身将会由善信们抬到大山脚巴刹路及丹美路三叉路口,在数千善信持香恭送下,与纸扎祭品一起焚化,而大山脚人深信,大士爷金身倒向的一方,来年将会带旺该区的埠众贩商。

以前,人们相信大士爷身上的配件可以辟邪、带来好运并聚财,因此,在大士爷回銮焚烧前,就会偷或抢大士爷身上的配件,如令旗、观音像等,有者甚至在大士爷坛前求得真字后,将真字写在纸上再贴到大士爷金身上,极为不雅观,1992年,大士爷在扶乩时,传话不许如此,1993年后,这股抢宝的风气才杜绝。

人们相信大士爷身上的配件可以带来好运,常常会争相抢要。
人们相信大士爷身上的配件可以带来好运,常常会争相抢要。

1992年,大山脚商社领导人一致同意成立“大山脚埠众盂兰胜会”理事会,以便更有系统化的庆祝中元盛典。

今年,大山脚埠众盂兰胜会理事会,将每年安奉大士爷的空地进行提升计划,增建遮棚,让善信可以更好的环境下膜拜大士爷。

农历七月已经快到来,不妨前来大山脚窥探大山脚人独有的膜拜大士爷的热情,或是膜拜这威灵显赫的大士爷吧!

↓↓↓↓↓ ↓↓↓↓↓
更多《劲爆头条》看这里
劲爆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