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纸扎店·之二

j1前面的故事说到……

那男人见到马叔出来了,口中嚷道:“老板,你们的东西太贵了!给我多点折扣吧!我下次会再来光顾的……”
马叔睁大眼,怔怔的看着那男人,却不说半句话。

阿童见马叔呆立在那里,问道:“马叔……你……你没事吧?”
“老板,你有没听见啊?我说你们的东西太贵了……”那男人还不停嚷着。

这时,马叔突然跳了起来,抓起阿童的手,快速地将他拉进店内,然后一把将铁闸拉上,锁了铁闸门。

阿童被马叔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楞在一旁。而外面那男人见他们进了店,冲上前来,却已经来不及,铁闸门早被锁上,他无法进到店里。

Loading...

那男人还不放弃,两只手穿过铁闸门的缝,在那里挥动,喊道:“老板,卖我车子吧!我真的很需要它!”
阿童还想问马叔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被顾客的行径吓得更厉害了。

怎么会有这么死缠烂打的顾客呢?
马叔对着那男人喊道:“不卖不卖!快走开!”
那男人见马叔不愿意卖他东西,急得嚷道:“我有钱!你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卖给我!快卖给我……”
阿童惊讶道:“马叔……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他奇怪,为什么马叔不愿意卖东西给顾客,而那顾客又为什么行径这般古怪而激烈。

纸扎人前来买车

马叔推推阿童的肩膀,说道:“快上楼去睡觉。”说着,便走到门框旁,想将店门也关上。
那男人更急了,见马叔要把店门关上之际,趁尚有一道开口前,一把将手上的纸钞抛进店里,口中依然不停大呼小叫。

那些纸钞在半空中散开,一张张如雪花般飘落下来。阿童拿起细细一看,不仅倒抽一口凉气。“这……这……”阿童拿着纸钞,声音有些颤抖。

马叔说道:“你拿着它干嘛?赶紧将那些纸钞捡到袋里去,明天化掉。”

“是……是!”阿童应道,赶紧找一个塑料袋,将地上的纸钞都捡进去。

那一张张花绿绿的,不是马币,而是印着阴曹地府阎王爷头像的阴司纸。拿着阴司纸来买东西的,能是人吗?
发生了这种事,马叔一直忐忑不安。干这行几十年了,他听过很多这类怪事,可是如今天这般实实在在的,如现实情景地在自己眼前映过,还是头一遭。

阿童把那些阴司纸处理好后,来到了楼上,见到马叔坐在梯级间沉思,便问道:“马叔,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马叔叹了口气,摇摇头,却不回答。

阿童不甘心追问道:“马叔,你就告诉我吧!为什么你不把纸扎车卖给他?是因为你看到他拿着阴司纸吗?”
马叔摇摇头,叹道:“我是一眼就看出来了……”欲言又止。

“看出了什么?”阿童好奇。

马叔抬头望着阿童,他眼珠子没有转动过,隐隐透着凌厉的目光,说道:“这行……我干了几十年……我一眼就看出,他不是人!”
阿童浑身一颤,口吃道:“不……不……不是人?”
马叔点点头,“对!”他的语气坚定而确定:“他不是人!是纸扎人!”马叔双手抚着头,说道:“我做了纸扎人这么多年,非常了解纸扎人的构造。纸扎人表面和真人无异,可是在衣服里,无血无肉,只有一根细竹竿当骨架。”

阿童点点头,说道:“这我晓得。”

马叔道:“刚才那人,我一眼看出他身形构造奇怪。再细看他的衣领,衣领里头,脖子之下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根细竹子。你说,那不是纸扎人是什么?”
纸扎人来纸扎店买纸扎车,这种事实在荒谬。纸扎人怎么可能有生命呢?
马叔见阿童惊疑未定,说道:“我确定他就是纸扎人,而且是成伯以前制作的纸扎人。”

阿童问道:“为什么你这么确定?”
“因为……”马叔正待解释,突然旁边的玻璃窗传来了清脆的敲击声。

“是谁啊?”阿童嗔道。刚才累了好一阵,才和马叔攀谈上,怎么却有人来敲窗口呢?
他也不细想,便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窗户旁,伸手便打开窗。马叔正待阻止他,却已然来不及。

怪女人购买纸扎衣

阿童打开窗,见一个女人站在窗外,便问道:“这么夜了,小姐有何贵干?”
那女人道:“我的衣服破了,想买几件漂亮的新衣。”

阿童骂道:“要买衣服就到对面的时装店去买,我们这里没卖衣服!”
那女人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我的衣服只有你们这里有啊!”说着,拿出一叠纸钞,在阿童面前晃了晃,又说道:“这些钱足够把你们这里的衣服都买了,你快去将那些衣服都给我拿上来吧!”
阿童冷笑一声,说道:“小姐,你以为有钱就能呼风唤雨吗?我们这里没卖衣服,只卖烧给死人的纸扎衣。”

那女人透过窗将手伸进来,把钱递给阿童,笑道:“我要的就是这些衣服。”

“这些衣服?”阿童先是一怔,而后又问道:“你是说,你要买的纸扎衣?”
那女人点点头,笑道:“没错!钱你收了,我的衣服快给我!”
阿童看了看手上的纸钞,竟然又是一大叠阴司纸。 这时,马叔早来到阿童身后,一把将他推开,朝窗外那女人吐了一口唾液,然后“碰”一声将窗关上。

窗外那女人急得不停拍打窗口,对里面的人破口大骂。

阿童呆立着,怔怔地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马叔伸手打了阿童的脑袋一下,骂道:“小子,你还没清醒吗?”他指着窗外继续道:“这里是二楼,窗外是半空,会有人能飘在半空中和你说话吗?”
阿童这才想起,这里是楼上。那么,窗外那女人,岂不就是鬼?
“鬼……鬼?”阿童惊疑未定。

马叔说道:“是纸扎人!是成伯做的纸扎人!”
“你……你怎么确定这也是成伯做的纸扎人?”阿童问道。

马叔道:“因为我看见了……”正当他想解释的时候,突然楼下大门传来了巨大的撞击声。

“看见了什么?”阿童急于想知道。可是这回,马叔的话又被打断了。

纸扎人包围攻击

马叔听见楼下有声响,先是大惊,赶紧跑到楼下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门外头传来许多杂乱的人声,只见紧闭着的大门不停摇晃,似乎是外头的人在拍打大门。

马叔将门打开,见到铁闸外站满了人,少说也有数十人。

那些人不停叫骂,有的手持木棒、扫帚,不停拍打铁闸,有的则捡起石块、垃圾,往铁闸丢。

马叔和阿童定睛一看,天!那所谓的人群,竟然是一群纸扎人!
那些纸扎人的脸孔、身体、四肢,全是竹条和颜色纸拼成。纸扎人在夜里群起骚动,又是诡异,又是壮观。

马叔认出带头的纸扎人,便是刚才来买纸扎车的男人,站在他身旁的,便是刚才在楼上窗外买衣服的女人。

那男纸扎人握拳高举着一只手,纸扎的衣袖掀开来,露出了里头由竹条制成的手骨架,对着人群喊道:“刚才就是这个奸商,拿了我的钱却不把东西卖给我。我们要拆了他的店!”他说完话,众纸扎人都起哄,呼喝叫骂,似乎欲将马叔的纸扎店拆了不可。

男纸扎人身旁那女的纸扎人也说道:“刚才我也把钱交给了他,他没把东西卖给我不打紧,还朝我吐了口痰……呜……”说着,她竟抽泣起来。

“连女人也欺负!”那男纸扎人凶神恶煞的模样,对着众人喊道:“烧了他的店!”
“对!烧了他的店!”
“烧了他的店!烧了他的店……”
人群耸动,众纸扎人都拿着纸扎扫帚、纸扎刀、纸扎锄头等等,边喊边骂,往纸扎店走来。

马叔朝着他们大喊:“你们不是人!你们都是鬼!都是一群恶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