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甜的榴梿 就在东马!

Durio Dulcis甜榴梿
Durio Dulcis甜榴梿

“每天一个物种,好吃的灵魂终会相遇”,这是一名榴梿控在微信的留言。吃遍各种榴梿,白肉到黄肉,如今有人以“吃过黄壳红肉”为傲,在社交媒体的群组里炫耀,但很快的,又有人说找到了“红壳黄肉”的野生种。
榴梿品种大约30种,但我们一般吃的只是三分之一。其他的呢?一些榴梿控,往往从世界各地飞来东南亚寻找它的踪迹,包括在婆罗州或砂拉越,以寻找一些罕见的品种。
“身为榴梿爱好者,我们深入探索这个‘棘手的世界’,嗅出一些最稀有的品种,我们没有进行有系统的物种研究,但会用动物觅食的本能,来描述它的气味和味道,”来自北美的榴梿控罗比和琳赛,在部落格这样描述自己和友好们的心情。

红壳的Durio dulcis是野生榴梿,有时有好肉,有时是果核多过肉,看运气哟!
红壳的Durio dulcis是野生榴梿,有时有好肉,有时是果核多过肉,看运气哟!

 

越来越稀有

在婆罗州加里曼丹,他们找到了一种巨型红毛丹,咦,且慢,这是榴梿啊!“红壳的榴梿,没看过,如今终于摸到,也吃到了,这是一份大惊喜。”
此品种叫Durio Dulcis,这是拉丁文,意思是“甜榴梿”,印尼称它Kusik,中文可称红壳榴梿,属野生品种,只生长在婆罗州深山里,近年来由于开芭伐木和种植油棕的原因,已经越来越难找到,并且列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的濒临绝种名单里。
根据维基百科记载,它也称为durian lai, durian marangang, tutong或lahong,树型高大,可以长到40米高,果皮深红色至棕红色,覆盖着细长的15-20毫米长的刺。果肉是深黄色,薄而深的焦糖味,带有松节油味。一些人认为它的果肉是所有榴梿中最甜的。但榴梿的评价,向来就两极化,爱者痴狂,恶者厌之。

大山里的孩子手拿着的不是红毛丹,而是红壳榴梿。
大山里的孩子手拿着的不是红毛丹,而是红壳榴梿。

赠种子栽种

Loading...

在山外,很少园主培植红壳榴梿,原因是味道不那么吸引人,果核特大,结果量也不多。 “味道嘛,嗯, 肉质柔软,吃了之后,有一股强烈的气味留在口腔里,类似糖浆之味。“很多人或许不想一试,但我们把它列在试吃清单上。”琳赛说。
有网友问琳赛,“这是在沙巴吗?真想有一天去尝尝红壳榴梿。你有没有带一些种子回去种植?为何东南亚国家不设立一些保护区,以保留这些野生榴梿?有系统的培育这些稀有树种,好过被消灭掉,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琳赛答:“嗨,维德,这是在加里曼丹。我把一些种子寄送给那些有果园的朋友。遗憾的是,我没有自己的土地,或许有一天吧!你说的没错,如果有个保护区,那肯定是好事,最好是建立一个原生植物的栖息地带,把生态系统重建,以提供食物给人类和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