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变性人太惨
她出头当守护神

2016年的印尼变性人选美大赛,轰动全球。
2016年的印尼变性人选美大赛,轰动全球。

入夜时分,丽贝卡在街上用手机查地图,街头小贩立刻兴高采烈地跑过来,“来看那些美丽人妖的?就在那边儿,老学校礼堂里!”他指着前方。

原本被告知这是一场很秘密的地下活动,但看上去一点儿也不难找。

丽贝卡是英国媒体驻东南亚的记者,她是在印尼变性人人权斗士“尤丽妈咪”(Mami Yuli)的相邀之下,有点紧张地去参与了“瓦莉亚”选美活动,这是绝对独家的。

“瓦莉亚”(Waria)是变性人的別称,这是印尼语中Wanita(女性)+ Pria(男性)两个字结合起来创造的新词。

为何会紧张?因为之前宗教激进组识针对印尼变性人、同性恋群体的攻击有所升级,一些在街上的变性人会被殴打,而过去几年的选美大赛都是公开举行,轰动全球。但最近受到袭击,所以转入地下秘密举行。

Loading...

尤丽妈咪 变性人老大

尤丽妈咪是变性人社区的领导人、保护人,在这个圈子,她是大姐大。

她在雅加达近郊德博县(Depok)的偏僻狭窄小巷的一栋平房中,成立“变性人之家”,收容年过半百的变性人,训练她们从事按摩、烹饪等有尊严的工作,而不会沦落到街头乞讨。

“外界的羞辱不断增加,而我们只是希望在法律前享有平等地位,能受到保护。”她说。

尤丽当年选择变性时,不被父母接受,母亲过世时,她穿着女人的衣服回家参加葬礼,做警察的哥哥用枪顶着她脑门,要杀死她。

“哥哥说我给全家带来了耻辱,要把我的长发剃光,最后我逃去雅加达。那时我就决定,我必须证明,我不是一文不值的。”为了生存,她化妆戴假发去卖淫4个月。

艰苦日子使她深切地了解变性人权益的重要,“变性人走在黑暗中,我想成为蜡烛照亮这条道路。” 她因此苦读,成为第一位获得法律学位的瓦莉亚,并成了人权斗士,还创办变性人选美大赛。在瓦莉亚圈子,尤丽妈咪是摆脱了走街命运的典范。

“丽贝卡,妳一定要来选美大赛做评委!”当时她在电话里这么说,语气很坚定。

她说曾经用刀捅死人,她的脸上经常浓妆艳抹、沾着假睫毛的眼睛、鲜红的嘴唇,说杀人可不是开玩笑的。但丽贝卡答应参与,不是怕她,主要还是要探索变性人的暗黑世界。

尤丽妈咪
尤丽妈咪

渔民出海 带人妖辟邪

在这里,变性人和同性恋一直是许多学者的题材,因为社会存在着两极化的现象,譬如多数从事性工作的瓦莉亚,在一些地方被歧视,在一些岛却是受尊崇的幸运使者。

曾记录变性人生活长达6年的法国摄影师伊莉莎白-卡里什奥说,变性人与同性恋的社会地位相差悬殊,在苏拉威西岛和泗水东部的渔民出海时,都会带一位变性人,他即是男子但也具备着女性特征,具有神奇力量,航海时会逢凶化吉,带来好运。

在苏拉威西岛,崇拜武吉斯守护神(Bugis)的岛民举行婚礼时,会邀来武吉斯的化身─变性人,“她”会给新婚夫妻带来幸福。

尤丽妈咪呢?她说,“我不漂亮、做不成妓女,所以就当她们的守护神。”丽贝卡曾跟着她去见另一名卖淫的变性人艾莉娜,了解安全情况。

艾莉娜会把客人带进铁路线旁搭起的小帐篷内,里面弥漫着浓浓的尿骚味儿。她说,“我曾被人扒光衣服、挨过打,脸还被人用刀划过。”她指的是那些激进人士。

拯救人妖 家人原谅尤丽

在雅加达,至少居住着2000名变性人,四分之三靠从事性交易谋生。

一般上,瓦莉亚会以低品质荷尔蒙激素和硅树脂隆胸,以表现出女性的特征,他们可没有钱去新加坡或泰国进行正规的变性手术。

说回当晚的选美赛,丽贝卡和其他评委对美后人选有不同意见,其他评委包括当红的男同性恋电视明星、美丽动人的前印尼变性人小姐、一位著名的变性人维权人士,还有一位是在苏拉威西受人尊崇的武吉斯。

争吵到最激烈时,尤丽妈咪的助理跑过来递给大家一张纸条,写的是她选定的获奖者。电视明星问 “这是什么?”对方回答“尤丽妈咪决定了。”辩论到此结束。妈咪发话了,谁也別捣乱。

不久前,尤丽的哥哥—那个威胁要开枪打死她的警察去她开办的养老院。哥哥说,“我们全家都为你骄傲,你做了好事。”她转述这一幕时,泪水滑过脸颊、搞糊了妆容。

尤丽妈咪开办的“变性人之家”,为大年纪的变性人提供技职训练。
尤丽妈咪开办的“变性人之家”,为大年纪的变性人提供技职训练。

↓↓↓↓↓ ↓↓↓↓↓
更多《生活奇人》看这里
生活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