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嫁出国当代孕 被拐者变拐人党

十五、六岁的缅甸少女,大都是被骗到中国,本以为是打工,最后却被卖到农村嫁人。
十五、六岁的缅甸少女,大都是被骗到中国,本以为是打工,最后却被卖到农村嫁人。

在缅甸,拐带和诱骗女子到中国,强逼嫁给农村男子或身有障碍的男子,成了近十年来国际社会关注的事件。

令人惊奇的是,有些被拐骗至中国多年的受害者,又回到家乡诱拐同乡女子,这样受害者转换为加害者的作案模式,让警方防不胜防。

被拐受害者 因利益变节

缅甸近来因民主改革备受国际赞誉,但这个新兴民主政体因未能达成打击人口贩卖的最低标准而面临外交挫败。警方指人口贩子不断改变的作案方式,增加了破案难度。

2008年,人口贩子通常锁定在车站工作的女性小贩,2009年则转为按摩店、KTV、酒吧或卖淫场所工作的年轻女性。这间中,他们还以利益诱骗一些愿意配合的女子,转个身份,回乡去骗其他女子。

其中一个案例,一个缅甸女人因未婚怀孕被赶出家门,辗转到中国嫁了人,后来她帮人口集团骗了许多女孩卖到中国,原本罪该判死,因为怀有身孕才改判长年监禁。

“反正留在缅甸也赚不了钱,那些人要我带女孩过来,每次两、三个,告诉她们可以安排工作,每一次我都会获得酬劳。”另一名被拘捕的女子,如此告诉来探访的非政府组织人员。

她说,自己也是被逼嫁,对方是农村男子,40多岁了。“给他生了个儿子,我就逃出来了。”但她没有逃回国,反而跟人蛇集团混上了,为了钱,就去干了。

她也说,一些被骗的女孩,不管是否情愿,多数就这么为人生儿育女,归顺了命运的安排,几乎没有叛逃的勇气。

“我们几乎都没脸回到故乡,回去看父母,也是趁着夜晚溜回家,尽可能避开他人,短暂停留又匆匆离去。”

多年来,中国警方破获多宗拐骗缅甸女子的人口集团,解救被拐妇女,并拘捕疑犯。
多年来,中国警方破获多宗拐骗缅甸女子的人口集团,解救被拐妇女,并拘捕疑犯。

中国“市场”大 拐人当孕母

在中国,一胎政策使到男女人口失衡,2012年的数据比例是100名新生女婴对117名男婴,估计到了2020年,有2400万男子到了适婚年龄依然娶不到妻子。

在偏远地区,情况更严重,这造成贩卖新娘的黑市蓬勃,人口集团从越南、柬埔寨和缅甸诱骗女子到中国,卖给当地男子。

纽纽(Ma Nyo Nyo)是一名曾被拐骗的女孩,她生活在缅甸最南端伊洛瓦底省的偏远小村。有一天,一名来自边境的布匹商人,向她提供了一个薪水优渥、位于边境城市老街(区内讲华语,使用人民币)的工作机会。

抱着改变人生的想法,纽纽跟着商人去了云南瑞丽。在这里,她又被另一个人,经4天车程带到一个村庄,安置在一户当地人家中。

当纽纽醒来时,才发现送她来的人不见了,她用缅语问发生了什么事,但没有人听得懂,只好用手势表示想打电话,但遭到拒绝,并被告知如果想早点回缅甸的话,最好赶快生下一个孩子。

在惊恐当中她才意识到,她已被卖到这个中国家庭,而且要嫁给一个陌生人。

随后,她被强逼与对方多次发生性关系,在受尽煎熬5个月后才脱逃,跑了整整一天被一名中国警察发现,后被移交至缅甸警方,才结束性奴生活。

中国民警为获得解救的缅甸女孩买新衣、梳洗打扮,遣送回缅甸。
中国民警为获得解救的缅甸女孩买新衣、梳洗打扮,遣送回缅甸。

假利益蒙骗 诱拐无知少女

在中缅边境,这样的事经常发生。警方称,集团以“拐、运、转、销”一条龙的方式犯案。他们以免费游玩、帮忙找工作作利诱,以偷渡方式将妇女诱骗到云南,再带到河南及山西,之后以5万至9万人民币(3万至5万6000令吉)的价格,卖到偏远农村作老婆。

缅甸警员金蒙吴(Khin Maung Oo)表示,缅甸女子大多被拐骗到中国乡下,嫁给在当地难以寻求伴侣的身心障碍人士,有些村庄十分偏远,要走到柏油公路都很困难,使得大多受害者难以脱逃。

获救的少女,会派送到收容所接受工作技能训练,让她们有一技之长。
获救的少女,会派送到收容所接受工作技能训练,让她们有一技之长。

其中一名受害者,被强迫与语言障碍的男子发生关系,男方家人十分渴望有后代,于是将男子与受害者锁在房内。

根据中国警方资料,有些女性被拐骗到中国后,被至少5名中国男子性侵,三次产子。

另一个案件是22岁的戚培苏,原本和家人住在距离仰光约一小时车程的贫苦社区,和妹妹吵架后负气出走。

她和朋友结伴越境至中国工作,以为每个月为人帮佣可赚1400人民币(约865令吉),比在缅甸高出好几倍。

但是,一进入中国境内就被带去和数名男子“相亲”,人蛇说她们必须嫁人。幸亏两人后来碰上同乡帮忙逃回边境,目前在仰光收容所接受工作技能训练。

↓↓↓↓↓ ↓↓↓↓↓
更多《劲爆头条》看这里
劲爆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