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沦为山奴
寮国大象的哀嚎

大象在前面拖呀拖,稍有怠慢,在旁的象夫就会用武器或道具鞭打它。
大象在前面拖呀拖,稍有怠慢,在旁的象夫就会用武器或道具鞭打它。

悠长的湄公河域,茂密的山林,寮国的境地,不时有动物声响起,听,那是大象的哀嚎,凄惨揪心啊。

在这里,大象沦为“活的起重机”,被象夫催唤着,拖着一枝又一枝的粗大红木,从山林拖到河岸码头,再推上船,然后卖到中国去。

红木,是玩物,是奢侈品,有钱人家摆着红木家具或饰品、向客人炫耀时,从来不知道背后是一场巨大的生态破坏;即使知道,也不加理会。

本周的搜奇,我们去寮国(老挝,Laos)看一看,这是世界最落后国家之一,它的历史可溯至北部最早出现的逻嗦国,7至9世纪属南诏国,9至14世纪属吴哥王朝(柬埔寨北部)。1353年建立澜沧王国(Lane Xang),为鼎盛时期。

寮国语中“澜沧”是百万大象之意,因为曾有数以万计的大象生活在寮国土地上,首都亦以此命名─“万象”(也称永珍,Vientiane)。在这个古老国,大象的地位是神圣的,妇女会带着婴孩去接受大象的祝福。

但是近年来,情况变了。

运输红木 象奴日做19小时

2001年以来,中国对红木家具市场的巨大需求与中寮边境口岸的不断开放,导致寮国境内湄公河沿岸的森林被过度开采和盗伐。两岸的树木极为茂密,交通不便,业者就想到了用大象来运送。

一头大象相当于20至30人的劳动量,结果是近1500头大象,每天被拴上锁链,当起活起重机奴役,可日作19小时。

再加上大象能听得懂上百个词汇,所以象夫在旁喊叫指挥,它就可以把巨大的红木推上船放好。人们听到的凄叫声,就是它太累或被打的时候。

累得不能拖了,就要用头顶,还需把原木拖到河里,用长鼻把它推上船,才算完成运输工作。
累得不能拖了,就要用头顶,还需把原木拖到河里,用长鼻把它推上船,才算完成运输工作。

在拉运过程中,几乎没有时间来进食,稍微怠慢,主人会将所有怨气都撒在它身上,还经常以斧头或砍刀背敲击。

被驯养和奴役的大象,现实生活离神圣相当远,长时在恶劣的环境下工作,使它们赔上了健康,更可悲的是,这些象奴在摧毁着野生大象的森林栖地。

沦为象奴之后,运气好的,可以和三五同伴生活在同一片山林里,但更多是孤独的老去。由于欠缺社交,也造成生育率下降,老龄化问题非常严重。
A非法卖出国 寮国大象恐绝迹

在寮国,大象还被卖到马戏团,虽然寮国于2004年签下CITES公约,反对交易濒临绝种的野生动物,但业者却钻漏洞,把大象 “长期租赁”给外国动物园和马戏团。

2001年,根据保护动物组织的报告,7头小象伴随4头已达繁殖年龄的大象,从寮国Sayaburi省的偏远Thongmixay地区,一路送到中国南部。

“我们对于这么多大象被送出国感到非常担心,尤其是小象和母象。”ElefantAsia创办人杜菲洛(Sebastian Duffillot)说,他于1996年起长居寮国,“法律谴责出口活生生的大象,但我们最好且最健康的大象还是每年都被送出国。”

粗壮的大象,在山林里被折磨到瘦骨嶙峋,看了照片就觉得揪心。
粗壮的大象,在山林里被折磨到瘦骨嶙峋,看了照片就觉得揪心。

韩国和中国的马戏团是“租赁”大象的大客户,由于大象是私人拥有,ElefantAsia无法阻止大象被出口。

此外,尽管马戏团公司支付大象的的运输费,但常常毁约不付回国的费用,害大象的主人就算合约到期也没钱将大象带回家。2002到2003年,有19头大象被送往韩国的马戏团,最后都在那里卖掉。

如果象夫(mahouts)随着大象到中国马戏团工作,月薪可达150美元(约600令吉)。这对寮国人来说是不得了的收入,因为当地平均月薪只有30美元。

ElefantAsia积极鼓励象夫拒绝伐木工业,转而带大象从事工作环境良好的观光计划。

此机构也实施几项繁殖计划,包含母象产假计划,并提供怀孕的母象替代性的工作,此过程能让母象离开工作4年,两年的怀孕期和两年的育婴期。但如果不停地失去大象,计划就难成。

目前寮国的野生大象仅存600头,驯养的只有480头,10岁以下被驯养的剩下20头。

↓↓↓↓↓ ↓↓↓↓↓
更多《劲爆头条》看这里
劲爆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