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情小说:
女按摩师闹离婚 误为奸夫白挨揍

a我自推拿课程毕业两年多,一直在几间足疗中心兜兜转转,默默学习,吸取工作经验。后来经一名顾客推荐,我到了这间SPA上班。我被打的事件,就是来了SPA工作后发生的。

SPA的女按摩师按身体,我按足部,各有各做,按一个小时我有二十七令吉的酬劳,一天按几个,都有百多令吉一天,加上打赏,收入还可以,对未婚的我而言,吃住靠父母,自己赚钱自己花,日子过得很写意。可是我一天工作十小时,有钱没时间花,我的志愿是将来开一间足疗中心。

SPA有个女按摩师叫JUNE,三十多岁,已婚,有了孩子,常叫我给她做足疗,据说她按身体部位的功夫很不错,而我也学过身体推拿,我们就彼此交流,在经理允许的情况下,按摩师是可以互相给对方按摩的。

在一间按摩房里,我帮她按(身体)时,她脱剩内衣内裤,她趴下就解了内衣的扣子,我说我没有消除妊娠纹的经验,她便教我怎样做,我越按越下,她也不阻拦我。我还没有结婚,一个充满诱惑的女体就活脱脱的亮在眼前,整颗心跳得猛烈。

由于我们都是受聘于人,不便作长时间互按,过了几天才轮到JUNE按我。JUNE要我脱尽衣裤,我犹豫,我还没有在女人面前脱过衣服,不过在这样的“场”工作,耳濡目染,慢慢习惯了。

SPA的按摩师在空闲时不是睡觉就是上网,JUNE喜欢跟我聊天,还常常带来她亲手煮的饭菜给我吃,她的厨艺相当不错。谈起她的六岁孩子显得格外喜悦,母爱之情洋溢脸上,像一片阳光;但谈到她的老公,她的神色黯淡下来,像阴天一样。

原来她的老公大她十多年。在这之前,她在按摩中心工作,为了赚快钱,她也为顾客“拉筋”,但她很保守,因为毕竟是未婚少女,只是选择性的做做而已,当中国妹大军入侵按摩行业,她便被边缘化,她感到很难混下去。

遇人不淑  为孩子哑忍

作为本地按摩师的她,对色情勾当不敢染指,而辞去工作,转而到SPA上班,不过言明只作按摩,不卖身。其实SPA没有强逼性服务,而提供性服务的另有一群女子,大部份来自越南和中国。

JUNE的老公也是SPA常客,在世俗的眼光里去SPA的男人大多不是好东西,JUNE的老公离过婚,去SPA是为了减压,遇上JUNE后,U转了人生价值观,戒烟、戒酒、戒赌!
据JUNE自己说:“不知是不是他下了降头,还是我活该倒霉,向来洁身自爱的我竟让他上了,我成了他的女人,一直跟他生活在一起,还跟他生了个孩子,有了孩子后,不知何故,他故态复萌,烟、赌、酒重新来过,最受苦的人是我,不但没有再获得他的生活费,还要给他钱供他花,后来我查悉,他拿我给他的钱去跟一个女人喝酒,才伤透了我的心。”

我说如果你们没有名分,分开是很容易的事。她说,要不是为了孩子,她早就跳楼了,现在她等待机会,有朝一日会带着孩子离开他。我问你期待什么样的机会?她叹口气说还不知道,机会来了她一定会及时把握!

滥情老公  吃丸子助性……

我们在一起谈天时不时不经意的谈到她的老公。她说:“老公有一夜回来向我需索,他的耐力竟然超出往常的一倍,当我享受过后,我怀疑,我问他,他坦白说吃了一粒丸子。我说何必吃什么,他说是为了满足我,我说我不需要追求那种违背自然的享受,以后别跟我来这一套。”她老公也去夜店,常瞄准一夜情的女人,以服用丸子取悦对方。

在众多按摩师里头,JUNE是比较懂得做人处事的一个,对某些人她斤斤计较,对某些人她却大方有礼;对我,她很客气,计较时候少,礼让时候多。

她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没人看得上我这个按脚找吃的人。她问我喜欢怎样类型的女子?我说没特定类型,彼此相爱是首要的。她说:“像我这类型呢?”我说:“不错啊。”她说:“如果我还没结婚,你会爱我吗?”她说出关键性的话来了。我说:“不知道。”她说:“你坦白得可爱。”

SPA的按摩师都是上了年纪的(三十岁以上),按摩手法与服务态度各有巧妙,老男人喜欢这类按摩师。
有个老男人看上了JUNE,每次来都指定要JUNE,他出高价要JUNE裸露着身体替他按摩,听说JUNE依从他的要求,收了一百令吉。我问她有这回事吗?她说SPA里的按摩师那个没有兼做?脱衣是很小的事,在这种“场”脱一脱就一百令吉,不是每个顾客给得起、舍得给的。

她问我为什么“紧张”她的“脱”?我说:“我跟你全身按摩那么多次,看遍你的后面,却没看过你的前面,是不是也要给你一百你才给看?”她不解的说:“那么多次,你连偷看一次都没有吗?”我说:“没有。”她说:“你是真老实还是装老实?”我说:“不信算了。”她说:“那今天你给我按摩,我给你看完,看个够!”她说到做到,我大饱眼福。她问:“甘愿了吗?”我笑笑。

恐吓要胁  挨揍进医院……

有天我接到一个电话,问我的名字,还问我是不是想“勾”JUNE,如果是有这回事,警告我小心,我问他是谁?我不懂他讲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他说:“我是JUNE的老公,你想搞我的老婆,我要你死了都不知发生什么事?”突如其来的电话,把我吓坏了。

JUNE来上班时第一句话就是问:“你有接到衰人的电话吗?”衰人指的是他老公,我点点头。她说不需要理会他,没事的,酒醒后他什么都忘掉。我说我被恐吓,想报警。JUNE说她老公的几句话证明不了什么,我大可不必介怀。经理也说不怕的,如果有必要,可跟上头讲,上头会搞掂。

两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我下班后到停车场取车时,被人用木棒攻击,头部受伤倒地,那人还用脚踢我,被经过的车辆发现,把那人吓跑。我急电SPA经理,他们赶紧送我进医院。我在医院两天,诊断我的伤势不算严重就出院了。我报了案,警方扣留了JUNE的老公,几天后他被放出来,因为警方找不到有力证据控告他。

JUNE没来医院看我,我出院后她才来我家,声声说对不起我,因为事情因她而起,我说伤人者未必是她的老公,劝她无需自责,她一直哭,说要跟老公离婚,我吃了一惊,经过这件事我对JUNE的好感忽然降到零下,可能影响了我的心理,于是我说:“祝你好运,祝你幸福,不过我们做朋友就好了。”真的,我怕事情会恶化下去;伤人事小,丢命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