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情小说:
寂寞白领恋上网友 一通电话美梦惊醒

Teenager couple breaking up ending relation我从中学毕业后进入这间公司上班六年,被升到副主任的职位,是因为我工作能力受肯定。我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满意,如今有车有屋,生活条件过得去。

可是我的心是寂寞的,没有男朋友甚至没有真正谈过恋爱。与我同期进公司的女同事都先后结婚,有的生了孩子,过着美满的生活,我羡慕不已。

谈到结婚,女同事叫我快快找个对象,早日请他们喝喜酒。我不是不想结婚,不是没有物色男对象,不知怎的,有了对象,对方却不在乎我。我甚至放下身段,依然没有凑效。

例如同事陈君,大专毕业,办事能力很强,我对他甚有好感,我感到他对我也不错,我以为这次有希望谈恋爱,渐渐的把心思放在他身上,同事也看好我。可是有一天有个女子来找陈君吃午饭,陈君向大家介绍说那女子是他的未婚妻,好像在向我表明身份一样,我的心一阵抽痛,好像碎了般,但我装着若无其事。

下班后回到家,我感到好像失恋似的,伤心的哭了。可是我自我安慰,我才二十五、六岁,芳华正茂,怕没有人爱?怕找不到老公?
已婚的姐姐说了句很中肯的话:“现代人结不结婚都没所谓,只要自己活得快乐。”妈妈说:“结婚有个伴,互相照顾,总是好过单身嘛。”

 

亲制蛋糕送上门

我上过社交网站,结交了一些网友,当然我希望借此认识异性朋友,不过我很谨慎,因为通过社交网站骗财骗色的人很多,也怕相熟的朋友冒名戏弄我,把我当成取笑的对象。

不过我还是喜欢跟一个叫“男孩子”的网友聊天,他小我五岁。我把他当作小弟弟,而且二十岁的年轻人怎有可能用这种方式骗人?我大他那么多,他敢吗?我不是容易被骗的人。

认识不久,他就把他的手机号码传给我,但我没有把我的手机号码传给他。我也不打电话给他。要谈天,上网谈吧。他贴上他的人头相片给我看,蛮英俊的,稚气犹存。后来他告诉我那是他十六岁时拍的。

他现在在一间蛋糕店当学徒,会做几种蛋糕,把照片贴给我看,我大大的赞了他。他说要请我吃他亲手做的蛋糕,但不知如何交给我。我知道他想见我,我故意说:“等我生日那天吧。”
他贴一些好笑的动漫给我看,我看的开心极了。

我生日那天,他七早八早就贴了个熊猫蛋糕给我,我谢了他。他说熊猫蛋糕值得一吻吧。我说值得。他说现在就吻吧,吻在脸上。他真调皮,我就写:“给你一个飞吻!”
我惊讶自己的大胆,放肆,一个从未见面的小男孩,我竟然飞吻他!我想正因为未见过面,我才敢这么“做”,而且可能永远不会跟他见面。

男孩子却说他要把熊猫蛋糕送过来给我,叫我把住址告诉他,用意是他要来见我,要套取我的电话号码。我的家人、同事都没有给我祝贺生日,一个全然陌生的男孩子竟然那么有心意,打动了我的心,我让他送蛋糕来给我。

他比网上的相片更好看,高我一个头,很阳光的笑容,亲切近人,我一见他就想:“我要拥有他!”他说“祝美丽的女孩子(我的网名)生日快乐!”语甜如蜜,我很受用,那只熊猫蛋糕送到我手上,我感动几欲落泪,他叫我吃,我说熊猫蛋糕很别致,很好看,舍不得吃,要做纪念,他说如果我想吃熊猫蛋糕,天天做来送我。

他在我家坐到午夜十一点才离去,他的交通工具是一辆陈旧的电单车。我为走在路上、祝贺我生日的男孩子祝福。半个小时后,他来电话说到家了,我才安心。我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如此表示关心。

自那次之后,我们联系开始变得频密,由网上到手机聊天,他热情如火,我却保持一个成熟女人应有的矜持。

我矛盾了,我要不要把感情注入这个年龄小我五岁的男孩子身上?我们合适吗?理想吗?我知道我的感情已不听我使唤,源源不绝的流了出去,他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情人,虽然我们没有发展到有肌肤之亲的地步。

那夜我献出初吻

有一晚,我驾车回家,在停车场泊好了车,风大雨大,我想撑雨伞开车门冲出去却犹疑在三,我知道冲出去全身和名牌鞋必被淋湿,手上拿的东西也不保,这时我看到一个人拿着特大号雨伞过来,遮住我让我离开车子,这人就是“男孩子”!那时我心里一热,不知有多感激在我遇上困难的时刻出现,帮我一把的人!
我知道他有心在等我,我向他说谢谢。他长而坚强的手臂搂着我走,我首次被男人这样搂着,柔顺的依着他温热的身体,这一刻幸福的感觉一涌而上,我享受着可遇不可求的温情。他帮我拿东西上楼。我洗澡时,他把大厅收拾整齐,然后才坐下。

 我们聊了一会,他说要回去了。我们靠得很近,他忽然抱住我吻我,说我好香。我从来没有接过吻,不知怎样吻法,两手垂着,默默地让他吻。我是有反应的,但我不能放肆,一旦放肆,将一发不可收拾,后果不堪设想。

吻得我喘息了,他才松开,我抹去嘴角上不知是他还是我的唾液,他转身离去。我非常不舍他离去。
那夜我献出初吻,我知道我的感情已如潮水,无法平息,我们有更进一步的亲密接触,但是我不能撤开底线,一个问题在我脑海回旋,年龄悬殊太过毕竟是我放不下的症结。

露出狰狞真面目

有一次,他向我透露他想买车,但不够钱付首期,我说我可以帮他,不过以他一千五百令吉的收入,有能力应付几年的贷款供期吗?他说节省花费是不成问题的。

我先为他垫出五千令吉作首期,他有了新车,显得神采飞扬,对我更是殷勤,连续几个月,他供车没问题,我相信他有能力做好自己的本份。

不久后,我接到一通电话,一个女生问“男孩子”在我身边吗?我吃了一惊,这女孩怎会有我的电话号码?我问她是“男孩子”的什么人?她说是女朋友。我简直不敢相信,“男孩子”从来没有透露过他有女朋友,于是我问怎样的女朋友?那女生没忌违的说可以一起睡觉你说属于那种?

我问她找“男孩子”为什么会找到我这里来?她说:“你是他姐姐,我以为他会在你这里。”我问是谁说我是“男孩子”的姐姐?她说是“男孩子”讲的。我听了有点晕眩,原来我在“男孩子”的心中,竟然是“姐姐”而已。我问女生:“你找他有事吗?”她说:“男孩子约了载她去槟城游玩。”我生气说:“我很久没见过男孩子,以后别来烦我。”我颓丧的挂线。

不一会我接到“男孩子”的电话,我对他原本还存有一线希望,可是他劈头就骂我:“你怎么可以用恶劣的语气对我朋友讲话?八婆!我要你向她道歉!”天,“男孩子”露出真面目了,原来是这么狰狞可怕,怕得我从梦中醒来……
我对他虽然有所付出,但不至于一蹋糊涂;不过在今后漫长人生路上,感情环节,我将视为畏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