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情小说:
羡慕好友桃花旺 花心男人吃闭门羹

b我有桃花运,但欠缺异性缘。
算命的说桃花可视为交际与应酬,这些我有。至于异性缘,即与女人的关系,我有,但说不上好到可以上床的那种。交际好应酬多,朋友自然有,异性也不缺。

跟我要好的女人是我的两个公司拍档,她们都有老公孩子,我也想跟她们任何一个跨越拍档、好友的界限,发展成为性伴侣,可是多年来,想归想,我没有逾越雷池半步。所幸我撑得住,没有行差踏错,她们是我事业上的好帮手,我买车买屋都靠她们努力挣回来的钱。

我也有妻室,婚姻生活过得不错,那我还奢望什么?饱食思淫欲?还是出于人有我有的分享意识?还是好胜心理作祟?在我有了出轨或是偷情的潜意识,我的家庭婚姻也出现潜在的不平衡,我夜归、暴饮暴食,吃出个小肚腩,我老婆问我近来怎么了?她一开口我就驳斥她何必管我这么多?

为人妻拋弃糟糠……

朋友阿张瘦骨如柴,尚且有个人妻勾搭,以前陈仓暗度,如今光明正大,出双入对,气得人妻老公暴跳如雷,喊打喊杀,可是人妻护新欢有力,不惧老公作恶,敢敢跟老公撕破脸皮,要分要离,悉听尊便,老公唯有暗捶不已。

得人妻如他,我们都说是阿张前世修来之福,还请教阿张御女之术,阿张不说,别的朋友就抖出来,阿张的嘴巴是用蜜糖“浪”过的,甜言蜜语,女人最受落,不死心塌地跟着你不可。我所见的,阿张对人妻客客气气,以“礼”相待,那人妻对他也是唯唯诺诺,半点不像个泼辣货,朋友说别小觑人妻,性子暴烈,不是每个男人都忍受得了的,只有阿张这样的软皮蛇才有办法。

阿张有老婆,他与人妻明来暗往的事隐瞒着她,鸡蛋那么密都孵出小鸡来,终于被他老婆撞破,阿张老婆当然不肯就范让自己老公给另一个女人霸占,对人妻不客气的辱骂、指责,还唱通街,豁出去不留情面的天天闹,就算人妻再泼辣也招架不住,她对阿张说没想到你老婆这么犀利,你是怎样跟她生活那么多年?此话流入阿张老婆耳中,怒道:“我还有更犀利的,如果你跟阿张继续苟且,我把他的宝贝剪掉喂狗,够绝吧?”

阿张老婆这句话具有绝对杀伤力,但人妻献计给阿张,“既然你老婆有阉掉你的念头,你与她同房如入屠宰场,分分钟要命,不如借此跟她闹翻,脱离家庭,顺理成章跟我双栖双宿吧!”于是阿张就拿着老婆的剪根恐吓跟她断绝夫妻关系。

人妻与阿张老婆之争,论实力,后者较有实力,但是智谋不如人妻,白白让人妻“赢”走老公。

情人老婆两相好……

朋友阿东不落阿张之后,也有情人在外,老婆却不阻拦。在我们追问下阿东透露情人是在他新婚后不久认识的。他说在新婚时期,对性并不了解,不知如何方能满足老婆。

当时他和老婆都是“新人”,以为夫妻关系就是“洞洞房”那么简单,享受到的乐趣,以为那就是闺房最高境界,怎知遇上情人,后者问起他与老婆的性生活,起初他满自傲的说自己如何如何了得,老婆如何如何满足等等,情人听了笑弯了腰,说:“你们只是小儿科,论真正的成人游戏你们差得远了!如此做夫妻数十年,骗了自己同时骗了老婆!”

阿东很不服气问:“怎样的才算是够劲的?”情人遂笑道:“你问这句话证明你是性幼稚,让我慢慢分析吧。”
阿东渐渐听出耳油,他问了一句相当聪明的话:“你怎会知道那么多有关性的问题?”情人说:“多做、多听、多交流!”阿东又问了句更聪明的话:“你如何证明你所说的一切是真的?”情人并没拒绝,她说:“试过就知。”

情人未婚,她说要喝牛奶不必买一头牛回来,几时想喝,去找就有了,一夜情,是她较常进行的。即是说,她阅人无数。

阿东就和她试了,无交易成分的试,包含实作、诱导、感受等等,让阿东大开眼界还开了窍。情人说:“你回去跟你老婆只管做,别告诉她你跟我的事,不过我相信,即使你老婆知道了,她可能不会怪你,因为你从我这里得到新知识,她能享受,好处让她得到,她会拒绝吗?”

果然,阿东老婆既惊且喜的问阿东为什么如此大不同于前?阿东问你喜欢吗?老婆点点头。阿东说喜欢就好,不要多问。阿东从此坦然与情人在一起,风平浪静。

踢铁板公开道歉……

也许你们觉得以上两个个案夸张,但却是铁一般的发生在我身边。
我的几个朋友都有婚外情,唯有我无言独上西楼。朋友说要勾女人,“敢”字摆在第一位,比如女人肯单独与你在一起,成功了一半,因为现在的女人(指已婚者)对男女关系不再那么拘谨保守,认为那是一种社交,那你就要进一步和她亲近,如夾菜给她,牵她的手过马路,搂肩扶腰,甚至把手搭在她臀部,既然臀部都让你搭而不抗议,说明她接受你的进一步行动。

有次朋友带来一位美女参加我们的饭局,并暗示我此女可以有发展空间,我花了半年时间方才约得她单独相会,我礼貌的给她夾了几次菜,她也礼貌的回敬我,有次要过繁忙的马路,她竟然牵我的手,我受宠若惊,以为这次必定成功勾得美人归,因此每次当我们并肩过马路,我都用手搭她的臀部,每次她都没有拒绝。

我觉得她的臀部很柔软很有弹性,比我老婆的还丰满,情不自禁捏了几下,她没有说“不”,我想,约她去酒店应该时机成熟了吧!我说我们去酒店好吗?她问刚刚吃过饭还去酒店做么?我说找间房休息。

她问你的意思是开房?我坦率的说是啊!她一巴掌掴在我脸上骂我说:“你把我当什么?我是那么下贱的吗?陪你吃几顿饭,过几条街,你就以为我答应你上床了是吧?你摸我臀部,我不怪你,但你竟然捏我,还捏到黑青,我已经忍无可忍,要不是给脸你的朋友,我早就掴了你,没想到你得寸进尺,邀我开房,你是吃懵了头啊?不掴醒你你以为很得意!我要你公开道歉!”说完就走了。

真是吃不了兜着走,我摆了一桌酒菜,当朋友面前向美女道歉。
算到桃花运,却没算到桃花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