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鬼玩人·三之一

headline庙里,主神端坐正堂上,一副面容凶神恶煞,赤目獠牙,口中长长的獠牙旁,还喷出两道烈焰。主神一手握着打鬼棒,一手握着剑诀,脚下踩着几个小鬼,正是大家敬畏的鬼王。

几个人坐在庙的厅堂旁,正讨论着即将来临的中元节,要在村里办场普渡法会。此外,他们也邀请粤剧团来登台演戏,酬谢鬼神,以求今年风调雨顺。

“死人了!死人了!”一个人大叫着跑到庙里,在庙的厅堂之中大喊。
一个中年男人站了起来,“呸”的一声,说道:“一大清早的,现在又是农历七月,在这兄弟公面前,你在胡喊些什么?”这人是泥水匠,而那大呼小叫着跑来的是他请来的建筑工人。

那建筑工人喘着气,满额汗水说道:“真的……是真的……那死人也不晓得是谁……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死的……”
“什么?”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自椅上跳起来,气急败坏叫道:“怎么会这样?快带我去看!”这人是村长亦是这间“兄弟公庙”的理事会主席。他急匆匆地走了出去,所有人也跟着他。

几个人跟着那建筑工人走到了庙旁边的空地去,那些人之中除了泥水匠、主席和几位主要理事,还有一人是他们请来的戏班班主,大家都叫他林伯。

Loading...

庙旁的空地上早已搭了一个临时戏台,今天只需要再检查戏台是否稳固便行,可是工人却发现有人死在戏台上。

主席带着所有人上到戏台,大家见了那尸体都不禁皱紧了眉头,有的脸色变得苍白,有的闭起眼不敢多瞧一眼,有的还忍受不了,奔到台下去作呕。

林伯见到那倒在台面上的死者,惊讶得目瞪口呆,许久,他才勉强挤出声音来:“纯……纯……”
死者正是戏班的当家花旦——白纯纯。

死状恐怖

戏台地板划出几道长长抓痕,死者甲陷入地板内,满手是血……
粤剧团此次被邀请到这里来表演,上下十数人,全被庙方安排在庙里的空房间挂单。这间庙虽是鬼王庙,但庙的范围不仅大,里头还特意准备了很多空房间,以供远道而来办活动的人寄宿。

昨天傍晚粤剧团刚到这里,大家连戏台都还没看到一眼,便忙着搬运及整理戏班的物品。忙了一晚,大家都累了,今早除了班主林伯,其他人都还在睡觉。

是什么原因,让白纯纯死在戏台上呢?她是在什么时候被害死的呢?
只见那尸首死状恐怖,身体俯卧在地,两只脚被斩断,只剩下半截大腿,血肉模糊,流着一大滩鲜血,满是苍蝇。至于那两只被砍掉的腿,竟不知去向。

死者双眼圆睁,嘴巴大张,眼珠因极度惊恐和痛楚而血管爆裂,流出血来。她因为失血过多,脸部以至全身的皮肤,都变得极为苍白,白得如纸。

此外,她的右手笔直地直伸向前,左手则弯曲在胸旁的位置。她的手指甲将戏台地板划出了数道长长的抓痕,抓痕里满布鲜血,而她的指甲也陷入戏台地板内,有的指甲则折断或裂开,手指头都是鲜血。可见她当时受了多大的痛苦,正极力挣扎想逃走,却始终遇害了。

当大家看见台上的情况时,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有一个俊俏小伙子走到人群,对着台上轻声呼叫:“林伯……”

这人名叫岳长岭,是越剧团里功夫最好的武生。他的眼中,透露了许多疑问,等着班主给他解答。林伯满脸失落,摇摇头表示什么也不知道。

便在此时,台下粤剧团的人群里有人说道:“来了……真的来了……”
gpic1

封锁消息

戏班死了人,为了不让别人说闲话,庙主席命令大家封口……
当大家都往说话人望去时,只见那人突然一个踉跄,险跪跌在地,所幸她身旁的男人将她扶着。

说话的叫梅秋莲,是戏班里的另一个花旦,而扶着她的,叫曹林王,也是戏班里的武生之一。

此时,梅秋莲的脸色极苍白,口中不停说着:“她来了……真的来了……”
她身边的曹林王,则满脸忧伤,说道:“你别胡言乱语了!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林伯自戏台上奔了下来,口中喊道:“什么?你是不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伯正想去到梅秋莲的面前,却被岳长岭阻止了,说道:“先把她扶进去吧!有什么事过后再说。”

林伯望了望梅秋莲苍白的脸色,现在问她只会越让她激动,所以让曹林王和岳长岭把她先扶进房。林伯吩咐着大家各自回到房里休息,没事不能出来。

庙主席忧心忡忡地说道:“我今年第一次当选庙主席,可不想让人说闲话。我希望你们越剧团所有的人都能对此事守口如瓶。至于台上……台上那死人,我会想办法处理掉,你就别操心了。”

说着,他又转过头去对身边的随从说道:“拨电给警区主任阿莫,邀请他到我的家来。”然后,他又对着另一个随从说道:“你找几个人去将那尸首担走,再给她的家属送些钱去。”

说完,他的随从便各自办事去,一众庙理事也尾随着他离开。

林伯摇了摇头,无奈地来到庙里的厅堂。只见岳长岭和曹林王正照顾着梅秋莲,而梅秋莲则抽泣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一定要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林伯正色道。

然而梅秋莲却不断痛哭,而曹林王平时对林伯非常尊敬,马上搭口说:“我想……是七月,真的见鬼了……”
岳长岭见他吞吞吐吐,也极不耐烦,“有什么就直说!干嘛隐隐藏藏的?”

寻刺激玩碟仙

原来,曹林王和秋莲、纯纯三人贪刺激,在七月玩碟仙……
曹林王知道无法隐瞒,于是说道:“昨夜……昨夜大家把东西都整理好后,我……我们见闲着无事,便聚在一起玩……”说到此处,他停顿了好久。

“你在说什么啊?是谁和你聚在一起?你们又玩些什么?”林伯发怒道。

曹林王心知要挨骂,吞吞吐吐说道:“我、秋莲和纯纯三人,在房里玩碟仙。”

林伯发怒问道:“现在是农历七月,过两天便是七月十四鬼门关大开,你们这种时候还玩碟仙?是不是找死啊?”
曹林王道:“就是因为现在是七月,我们贪刺激,所以……”

这时“碰”的一声,林伯拍了桌面一下,把大家吓了一大跳。他生气地说道:“就因为贪刺激,所以搞出人命来?”

一直在旁不出声的岳长岭,见林伯一直打断曹林王的话,于是说道:“林伯,就让他们好好把话说完吧!”
由于白纯纯和岳长岭是戏班演技最好的人,大家都很尊敬他们,平时林伯也要敬他们三分。

现在岳长岭这么说,林伯也不好再发脾气了,于是便让曹林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次过说清。

【预告】戏班死了人,林伯打算先来一场驱邪戏,但戏还没演,台上竟然传来白纯纯唱戏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