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古:交通杀人事件

未标题-1哔!
有人终于忍不住按响车笛了,是意料中事。
驾车人士,最讨厌的,就是塞车,何况还是大塞车。整整四十五分钟过去,车子几乎前进不到一尺,看前后两方车龙,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没四五个小时,恐怕别想脱身得了!
这场大塞车根本不该发生,这个路段,本来就不是专为大流量交通设计的。要不是隔邻的高速大道要修补,暂时关闭,南上北下的车子,就不会全挤到这里来。

这个小镇,本来车流量不多,是高速大道旁新兴城镇,忽然间挤入来小镇开发十多年以来庞大车辆,要进要出的,严重超出可负苛能力,大塞车就是这么来的。

最尴尬的,要数夹在中间路口处那一辆露鹿。这个路口,就是阻塞的集中点。车子里的黑衣男子,早已汗流浃背,不是冷气坏了,气温说来有点凉,而且是个大阴天,看样子即将有暴风雨。所以,黑衣男子不该狂冒汗。只是现场那种气氛,实在太压抑,谁叫他车子恰恰在中间!

他要退吗,后面整条车龙,要如何退?你一退,前面的车子就进迫,一辆两辆三辆,全数过完了,他这边的才可以动,就算他愿意,不给后面的人骂死才怪;可是进吗?前方车阵几乎也看不到尾,路就这么窄,即使对方有心相让,也动弹不得。

塞车

Loading...

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么一个困局的,谁也不清楚。好像神推鬼使的,意识过来,大家就沙丁鱼般,全挤在一块。

照常理推断,必然是有一方硬要强挤过,对头车子不服气,也迎上去,大家干瞪眼,“黄金时间”一过,双方后头又来了车,这样,你来几辆,我来几辆,越积越多,就这么扛上了!

在车龙这一端望去,黑衣男子慌忙下车,渺小得成了一个点,只见他又是上前跟前方司机谈几句,又小跑回到后方车子处,又低头说了几句,一时又站远些,打量路面距离,垂头丧气,显然没有成果,一再地在两个司机间,来来回回,汗越流越多。

这时候,现场各人心里都有奇怪的矛盾念头,一方面,既是渴望这个黑衣男子能说服最前那两辆车子,互相配合退让,塞车就有望解决,大家就可以快些脱离这个苦海;另一面,却禁不住又觉得黑衣男子太不自量力,妄想充当和事佬,冷眼旁观,把他看成个小丑似。

夜路

哔!
又有人按笛。
阴凉天气也治不了各人心火,显然都等得不耐烦,车龙就像困在压力锅里,已到了临界点,随时爆发。紧接着,形势立即起了变化,有如汽油着了火,笛声一下接一下,全部人都狂按车笛,此起彼落,形成一股声音浪潮,席卷全场。再接下来,那股狂闹就爆发了!

车龙阵里所有的人,不管男女,不分老少,竟陷入了疯狂状态,厮打扭斗,情况混乱之极。以至最终出动镇暴队,才将场面压制下来,那也已经是两小时后的事了。

这一场塞车引发的动乱,媒体形容是该处开埠以来最大乱事,现场有如爆发小型战争,狼藉处处,有十多辆车子烧毁,其余掀翻、砸毁的,也有百来辆。人命方面,四十九人死,其余轻重伤人士,接近二百余名!
警方录取口供,现场人士都指事情源头,都是严重塞车,车辆都陷在车龙阵中,动弹不得,原本只是有人按笛,有人下车上前视察,不知怎的,就爆发了冲突,百多两百人大混战起来!

很多人都提及一辆灵鹿及黑衣男子,这引起了警方注意,但搜遍现场,都不见黑衣男子。近两多辆各类型汽车涉及,包括动乱中烧毁的,都没有找到各人描述的那辆黑色灵鹿!

不管如何,内阁非常关注这事,不想这事又被反对党利用,引发另一场政治风波,第一时间责成当地政府要呈上详细报告。而暴乱地点,也围起了警戒线,暂时封锁该区。

这事上了几天报章头条,大家又逐渐淡忘了。

入夜后,封锁起来的路口,空荡荡的,一片狼藉,犹可闻到阵阵焦味,又仿佛可闻动乱中的嚣叫声。犹有几架烧成废铁的汽车框架,遗留在现场,就像死去的兽遗留下的骨架,那么突兀。静夜里指向夜空,似仍在追问:到底这一场暴动是怎么发生的?

替身

夜死寂,没有答案。
一阵风吹过,悄无声息中,浮现出人影。

是黑衣男子!除了他,身旁还多了个中年男人。两人都不穿黑衣,反而一身的白,白得像雪化出来的,由上身一路罩到底的白袍,连带映照出,脸色也失血过多似惨白。

白衣男子先是环顾四周,得意地笑起来:“嘿嘿!”
中年男子也一脸高兴:“成功了。”

白衣男子说:“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就是今天!”
笑声才刚落,惊人的变化发生了,明明空无一人的空地上,突然遍地躺着人,都是死人!如果警察在,就会知道,那些都是暴乱中死者。

如此黑夜,如此的尸横遍野,不是很恐怖的事么?
这二人却相视大笑,好像干了件了不起的事,好像死人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轮到中年男子忽然朝空地一喊:“大家都出来吧!”
一阵更强烈阴风刮起,吹得遍地飞沙走石,独独是地下的尸体一动不动。死人是不该动的。风沙中,就在每一个死人旁,忽地都站着一个白袍人,脸色同样都是惨白。

白衣男子眉毛一挑:“时间已到,大家快挑一个上路,错过这次机会,不知会要再等到何时!”
一群白衣人,果真就像捡起行李般,捡起了地上的死人。而更可的是,那些死人,一个个轻飘飘的,竟这么一拎,就拎了起来,非常乖巧服贴。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这要回溯至多年前,那时候,南北来往仍靠一条旧路,路面狭小。某一年,一辆旅游巴士行经该路段,疑因天雨路滑,巴士翻覆,连司机在内,四十九人死亡的惨剧,成了当年重大交通意外。

各方抨击地方政府维护不力,又没有在该处设立路灯照明,才令意外发生。为了一劳永逸,地方政府决定重新规划该区,摒弃原道路,改建成新城镇,另外再开发新大道。

杀戮之地

小城镇每日只有那些车辆,很少出意外,纵有,也不可能会造成大量人命伤亡,等于是说不会有大量替身。冤魂没能安息,一直都在等机会。一直到今天,刚巧大道关闭,所有车辆都转入,以城镇当转站,交通流量突然暴增,于是有了冲突,就是这样,才找到替身!

白衣男子把手指伸入口里,吹起了响号,各冤魂立即起行,各自赶着捡来的替身,一堆“人”陆陆续续,整齐划一地前行,渐走渐淡,继而完全消失了。
那一片杀戮之地,亡灵寻替身之地,眨个眼,又回复成空地了,白衣男子及中年男人,也要走了。

白衣男子再一次环顾四周,略有所思,最后才叹口气:“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们不要怪我。”

中年男人瞄了他一眼,才说:“你又不是人,是鬼呀。”

白衣男子:“有了这替身,不是很快就能作人了?”
中年男人点点头:“那倒是。”

两人说完,像阵雾气,朦朦胧胧的,竟消失了。

路口空地又回复寂静。
这下,真是死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