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情小说:
老婆产后性冷感 邀离婚妇出游玩偷情

a我跟老婆同年,今年二十八岁。
我身高180公分,老婆高178公分。我们不算最高,却是高人一等。
在未认识老婆之前,打工仔的我,收入微薄,骑一辆七十九CC的摩哆,被人看不起,常被人奚落,我人虽高,但很自卑,觉得前途茫茫。

二十二岁时我喜欢一个学妹,她妈妈阻止我追求她女儿,说什么她女儿还小,不适合谈恋爱。学妹年纪十七岁,年纪是小,但胸部发育得可不小。后来我认识一个大我两岁的女子,她说很喜欢我,我说我穷,她说我们可以共同为将来努力奋斗就会富有。我说如果奋斗失败,我会变成老狗。她不漂亮,不是我喜欢的那款,很快的跟她说拜拜。

我感到这一世人不必找女朋友,穷人家哪有本事娶老婆?
当我认识我老婆阿丽时,这个高妹令我眼前一亮,发染金色,走路生姿,人高但不至于竹竿样,她穿的戴的拿的,都是名牌。朋友把她介绍给我时说,阿丽一直想找个身高过她的老公,你是最理想的了。

后来朋友向我透露,阿丽是家中独女,老爸老妈大把钱,有几间店收租,娶到她,可以提早二十年退休。听得我不免对她留了心。

见过一面之后,她先来电约会我。我们玩了半天,在消费场所她先给我钱叫我付,我知道她很懂男人心理,美其名曰:“善解人意”,也是顾及男性尊严。老实说,那天我连身家都带出来,如果她不这样我便要出丑了。簇新轿车任我驾,我请客她出钱,天下最便宜的事落在我身上,我到底哪一样吸引住她?和她交往几次,朋友都说我这次真的恋爱了,我说八字还没有一撇,恋爱早了点吧?

 

老婆有了孩子 冷待老公

朋友劝我,阿丽是最好对象,别作他想。其实我已下定决心,她条件优渥,这个老婆不追而得,喜还来不及,还能嫌弃?
阿丽的爸妈很富有,经营一间面包店,但她不需帮忙,每个月有薪水拿。爸妈有几间店与屋出租,却叫她收租,她可说是小富婆。我照样上我的班,我觉得她有帮夫运,结婚不久她爸妈叫我辞掉原有的工作,到面包店帮手,但我不愿意,不久公司升我为副经理。当经理退休后,我坐上经理宝座。我收入变好,但不需要给家用,因为跟阿丽父母同住。

一年后阿丽生下个白白胖胖的男孩,一看就知将来是个“高人”,岳父母把他当宝贝,疼得不得了。两老还叫我们尽量生。有人说,生育过的女人性欲会更旺盛,会更懂享受性爱,可阿丽生育过后,对性事反而不如生育前热衷,她用很多借口(我认为)推搪,说什么她不想,提不起劲,叫我自己解决。

我说你是我老婆,老公要解决找老婆是天公地义的事。我怀疑阿丽患上性冷感,更怀疑她在外面有男朋友,甚至怀疑她利用我来生孩子……我不能禁止胡思乱想,有时一个月一次“甜头”都尝不到。

有一次我“强行”逼她就范,差不多达到成功阶段,孩子忽然哭了,岳父岳母马上敲房门问Ah boy怎么啦?阿丽用力推开我去呵护Ah boy。又有一次我成功了,刚刚开始阿丽却催我“快点”结束。我什么性趣都没了。惨遭多次不人道冷待,我对自己都没有信心了。

我和阿丽的关系渐渐的“僵”了。

我憋得很难受,我一直抑制不向外寻欢,而且我从来不曾流连风月场所。我很想去体会体会,但完全没有在风月场所消费过的我不敢进去,当我想到我是个经理级人物时我掉头就走。

奖赏售字员 出游齐快活

我买万字的习惯是在那时期养成的。阿莲是万字票行的售字员,每次我都跟她买字,她乌黑长发,尖尖的鼻子,含蓄的微笑,我觉得好看,不过肤色略黑,身材是成熟女人的丰腴。

我每期买一两个字,每字三十令吉。有次中到特别奖,赢得六千令吉,我赏阿莲一百令吉,她高兴得说谢谢。我说如果我中更大的奖,我请你吃大餐,请你去旅行。她听了脸色一红。她说了一句:“你讲过要算数。”我说:“算数!”
阿莲与老公不和以离婚收场,寄居娘家,当万字票行售票员两年,艰辛度日。这是我打听到的消息。

某天早上我喝完早茶从咖啡店出来恰巧见到阿莲走过,原来她蛮高的,与阿丽相若吧,身材不错,不过略嫌“大只”,我们打过招呼,原来她去万字票行上班。

我的车牌号码开二奖,我中到三万多,我去万字票行领奖金时阿莲说:“你还记得你的承诺吗?”我说:“你想要去哪里旅行?”她说:“怎么?是跟你一起去吗?”我说:“是啊!有什么不妥?”她说:“我不去旅行,打赏我就得了。”我说:“普吉岛三天两夜,去不去?”她说:“就你跟我?我考虑一下。”我说:“这里讲不方便,你决定了打电话给我!”我留下电话号码给她。

晚上我接到阿莲的电话,她问:“两个人去,但答应我不可以住同一间房。还有不可以告诉别人。”然后上网订机票和酒店。

不玩金钱交易 改玩感情

开始时阿莲很拘束,下了飞机就放松多了,我们两人走在一起像来度假的夫妇,她说怕遇到相熟的人,其实既然来到异国,还守什么礼节?一个女人肯陪同,说明这女人“预”了将会发生的事。我是个憋着的人,首先要做的就是挑逗阿莲,阿莲也是干柴碰着烈火,迷失在狂野和迷醉的情欲里。

我们协议,除了旅费我还需付给阿莲一千赏金。此时我舍得花钱,用钱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起码是公平交易,互不拖欠,其乐融融。阿莲说了一句:“我好久好久没有出来度假了,真的很开心。”我想她是感叹很久没有男人相伴,而我,得不到老婆的体贴,同病相怜啊。

我与阿莲如鱼得水,如果她是我老婆,那该多好!我说三天两夜太匆匆。她说来日方长。我明白她的意思。
回国后,我们继续约会,吃喝玩乐我付钱是应该,我不再给她“费用”,不让她做“收费”的女友,不让她与我的关系走样,变成一种金钱交易。

有了阿莲,我不再碰阿丽;没有她,我一样活得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