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情小说:
结伴风流快活 好友闹翻怕踢爆臭史

5
我与阿忠同一天进入这间公司上班,我们早到,在会客厅等候人事部安排,言谈甚欢。这一刻的认识,是彼此在这间公司第一个认识的同事,结下未来的情谊,在公事或私事上都有满意的互动。
我们还年轻,常在一起走街、看电影、吃饭、出游。当然我们也双龙出海追女仔,过着年轻人无忧无虑的阳光日子。

有一个时期阿忠闷闷不乐,心事重重,我问何事他不肯说。我陪他去吧喝酒解闷,他喝过了点,终于吐露他在多年前涉及一宗轮奸案。

阿忠十八岁那年,一天与三个游手好闲的朋友驾车兜风,没想到朋友早有预谋,在路上掳了一个独行的少女上车,到一间废屋把少女轮奸了,阿忠说他没有参与轮奸,只是摸了少女的胸部,过后他与朋友逃离现场,不顾那少女死活。

第二天报纸刊登少女被数人轮奸的新闻,警方抓到一个疑犯归案调查,阿忠看了新闻内容描述,不像是朋友所干的那宗,不过事发地点相符,过程则有出入,警方正在追缉潜逃者,阿忠不安的神色引起爸爸的注意,就问阿忠究竟发生什么事?阿忠还是把经过说了,家人震惊不已,认为阿忠虽然在案发现场但没有参与强奸少女,最多是当污点证人,不如自首。

互爆秘密 一起寻欢作乐

但也有人说新闻报导与案情出入很大,未必就是阿忠目击那宗,不必报警。更有人说,阿忠只是摸胸,只要否认或不提 ,警方也不 能做什么。

结论是:不必自首,等警察上门才打算。可是妈妈哭丧着脸说不能让警察抓阿忠,也不能送上门,应赶快去外坡避风头,事情平静了才回来。

阿忠自己也很害怕,他听妈妈的话,选择逃离。他到吉隆坡去,寄居阿姨家,继续念书。家乡没有传来对他不利的消息,他安心念完大学,然后换过几份工作,累积了经验。

酒醒之后他对我说不要跟别人提起那段不光彩的过去,我答应他。我说我少年时代也做过傻事,偷看外劳做爱、成群去召妓、打架等。他听得傻了眼说:“你真的很坏!”我笑笑说:“你的事我不说,我的事你不说,大家扯平!”他放心的露出笑容。

可能因为彼此自爆了“秘密”,我们相处的如兄弟一般,有阿忠在的地方就有我阿钊,有我在的场合就有他阿忠。

我们曾经同时喜欢上一个女孩,那女孩也很难取舍我和阿忠,我们对她说:“你做我们两个的老婆吧!”女孩骂道:“你们两个黐线(神经病)!”拂袖而去,我和阿忠哈哈大笑不已。

阿忠有工作经验,办事能力很强,很快被公司升为副经理。他工作繁忙,很夜才下班,我陪过他几次,挨不下去便打退堂鼓。渐渐的我们相处的机会都少了。

后来我有了女朋友,常拍拖到深夜,工作天我就无精打采,被上司警告。

阿忠劝我用心工作,如我再犯错,公司将会采取行动。我不高兴阿忠用“上司”的语气跟我说话,他说:“我是为你好,你别误会。”我有点气说:“我没误会你,是我不带眼识人。”

好友升迁 感情出裂痕

我觉得阿忠自从升级后,对我的态度有很大的转变,他很少再找我吃午餐,他说很忙没办法,我体谅他,没跟他罗嗦什么,只好与女朋友在一起。

我偶尔约阿忠吃饭或喝茶,他说他约了朋友,很多次都是这样的结果。以前他对我很爽快,不会推三托四,今时不同往日,我觉得他有意疏远我。既然如此,由得他吧。

两年后,公司升阿忠为经理,他变成了我的上司,他吩咐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此时他给我的印象是,我什么都不懂,就他才懂,于是叫我去做。这分明是压我。为了不错的薪水我忍气吞声。

以前阿忠做什么都事先与我谈谈,现在他换了新车别的同事告诉我我才知道。

我想:阿忠已不当我是朋友了。是的,我们之间只有上司和下属之分,没有朋友情谊存在;即是说,没有朋友做了。

有一天我约阿忠吃饭他说有事不得空,不得空算了,我和女友去吃,孰料在街上遇上阿忠,他身边有个女子,他说是“朋友”,原来他一直说不得空、约了朋友,原来是拍拖了,拍拖有什么了不起?何必如此神秘?
原来,这个女子是我家乡阿财叔的女儿可琳(化名)。我说我是阿亮伯的儿子,可琳就“哦”了一声说你是阿钊。我们在街上“认亲认戚”,阿忠的脸色很不好看,立即说他们有事,赶时间,就拖着可琳走了。

我的女友说阿忠吃醋了,叫我放聪明点。我想,阿忠吃醋?是担忧我爆出他当年的坏事吧!

手机偷拍 留风流证据

阿忠和可琳结婚了,我只是宴会上的其中一个嘉宾,我有机会和新娘可琳、她爸爸妈妈聊聊,故人相见特别亲切多话,阿忠走过来支开可琳,他劝我少喝几杯。哪有主人家叫客人少喝几杯?他心里有鬼,暗示我不要借酒乱说话。

在婚宴上我喝多了,第二天上班迟到。阿忠度过婚嫁回来上班叫我进他办公室,他说那天我迟到,给我训话。

他说:“我们是好朋友,希望你做事认真、负责任,你知道吗?当你有事时整个公司的人都看着我,看我怎样对付你,我不想人家说我偏袒你,如果我严惩你,我做不来。但你也要认清现实,让我好做人。”我不出声。

接着他说:“如果你好好的干,我们两个精诚合作,可以天下无敌的。”我说:“你想把我赶走,爽快的说,你开口我就走!”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想到哪里去了?你固执的性格还是没有改变。”

我不会因为阿忠讲几句我就辞职不干,我犯的错别人也犯,犯得比我还严重。

不知何故阿忠改变了态度请我吃饭,我说不怕别人误会吗?他说下班后不谈公事。他说:“我很久没去哪些地方,最近有没有什么好路数?”我知道“那些地方”就是风月场所,我说有啊,你想去?他说不,问问而已。我告诉他。

有天我生病下午去看医生,医务所斜对面有一间大型的SPA,我看阿忠走进去。我想这家伙一定是去风流快活。我远远的守候,一个小时后他出来了,我立即用手机拍下来,作为证据。他摸胸的事没有证据,但在工作时间进SPA却是铁一般事实,有机会我一定踢爆。不过,我虽然有小人作风,但不至于无耻到随便伤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