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情小说:
老公球友摸上床 表错情变发泄玩物

6回说数年前我跟老公拍拖,他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所谓志同道合就是爱赌球、喝酒、飚车,磕丸和捞偏。
有的带着女友,哪个男友性起,就把自己的女友拉进房里,那管房外有没有人,玩出来的声量流入人耳。我也是老公发泄的工具,即使是我睡着了,他什么时候想要就上,我无话可说。

阿庆和阿培是没有女朋友的,在开玩笑的时候说过要我们介绍姐姐或妹妹,我想即便有姐姐妹妹也不会介绍给他们。

昨晚睡过我的人是谁?

有一天周日凌晨,一班人在大厅看(电视现场直播)球赛,喝彩声不绝,我觉得疲倦回房睡觉,我睡觉习惯关灯关门开冷气,不知是什么时间,有人轻轻伏在我身上,我以为是老公,但他的动作程序与老公有很大差别,撩动了我的内在热能,不想理会他是不是老公,我尝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对他有一丝感激。我不知他是谁,也不揭穿他。最后他在我脐周用手指画了一个心,心形下垂到小腹,弄得我痒痒的“嗤”的笑出声来。他出去后我在想他究竟是谁?阿庆?阿培?
此后我很留意阿庆和阿培跟我讲话时的神态,无论如何,没有露出痕迹。我想就此作罢。

可是有一天谈到有关“爱心”的话题时,阿庆两拇指与食指相抵形成一个“心”形状,我心头大震,莫非是他?他微笑看我,我更相信是他。既然相信是他,我的心就对他有了个靠,认定了他。
有夜男孩们看球赛,我早睡,在等那件事会不会又发生而闷闷不乐,模糊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人吻醒。老公是不会吻我的唇的,我断定这人不是老公,我不作声,如果开声可能会吓跑这人,也可能我会面对暴力,我继续装睡,续而叫“老公”,到后来我问:“阿庆?”对方不出声。但他的动作程序不像是上回那样,倒像饥饿的小狗。后来我看到他急忙穿回衣服,匆匆离去,留下莫名其妙的我。我听到那人进厕所去了。我穿好衣服出去,那人从厕所出来,他就是阿庆,我瞪着他,他做了个手势叫我不要出声。

在我肚皮上画“心”的

我觉得被他欺负了,委屈的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不回答,回到看球赛的大厅。我想哭,但没有眼泪。
每当我听到有球赛的晚上,心里就很乱,我对老公说我要回妈妈家睡,你们很吵。其实我习惯了吵。他说你开着冷气睡吵不到的。他哄我,我被说服了。过了一段日子,球赛转播,我在睡觉,有个人进了我的房间,我转过身睡,那人一躺下就搂我索吻。我说:“老公。”那人不应,我知道他不是老公。我默然,让那人为所欲为。我开手机电筒照他的脸,是阿庆。他说有空会跟我解释。说完穿裤(没脱衣)就走。

我得讲明白,我不是那种性欲旺盛或不知廉耻的人,我分得很清楚,我有老公(当时是男友关系),我们同居,我属于他,我不能跟老公以外的男性做什么,也不容许别的男性占有我。每经过一次被污辱,就有很重的犯罪感,很想跟老公申诉,可是我知道老公的脾气,他一定只会严惩我,骂我不守妇道,那只有把事情恶化。

终于有一天在没有旁人在的时候,阿庆对我说:“对不起,我知道冒犯了你,你知道吗?我打从认识你便喜欢上你,因为你是我朋友的女朋友,我不敢追你,我冒犯你是因为实在爱你,那是唯一我能表达我爱你的行为,如果你要我跟你老公说把你让给我,我马上跟他说。我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是因为我不想要别的女朋友,我只要你!”说完就走好像真的要去找我老公。

我忙阻止说:“不要跟我老公说,我不会把这事告诉老公,但你不要再……”他说:“我跟你……两次,我是愈来愈喜欢你,我怕控制不了。”什么?两次?不是三次吗?还有一次是谁?看来睡过我的还有一个。他是……?我心怦怦乱跳。

阿庆事后 没有在我肚皮上画“心”,画“心”人是阿培吗?我“等待”的,不是阿庆,是那画“心”人,唯有画“心”人令我念念不忘。
我想,如果那画“心”人再出现,我马上开灯,就可以看清其庐山真面目。

老公也有份玩弄她们

过了半个月的一个凌晨,球赛直播,我预计阿庆会来,不过他出坡去了,画“心”人会来吗?如果来了,我要看清他的真面目。

那场球赛原本一个半钟就完结,但是打和,加时,在紧张时段,有人进我的房间。啊,是第一次那个,我拥抱他给我的惊喜,我不开灯了。何必开灯?让一切保留黑暗的神秘感和原先滋味,岂不更好?风平浪静之后,这人在我肚脐周边轻轻的画“心”,痒得我小腹一跳一跳,咯咯的笑。

我不问他是谁,让他走。

后来阿庆向我透露,其实他这班朋友的女朋友们,都有被男友的朋友性侵过,他还说:“你老公也有份。”天!真的吗?我不信。阿庆说不信最好,但千万别问老公。我明白了,这班人都是乱人份子,没所谓自尊,没所谓诚信,没所谓真爱,没所谓道义。

我要跟老公分手,他说我们结婚吧,他答应少接近那班朋友。于是我们成为正式夫妻,“脱离”那乱七八糟的环境,自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