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情小说:
只想爱不想婚 夺红丸愧疚20年

sadbride每当夜深人静,在床上忽然醒转时,怀里仿佛还有着伊人的余温,鼻端依然散发着伊人发上淡淡的幽香。
时隔20年,伊人不知何处去,而我却还在等待着看似不可能的“可能”。身边的朋友皆已是数子之父,我迄今未婚,下意识在等待重见伊人的踪影。

那年我19,她21。我还在上学院,她已在职场。
我们认识得并不偶然,当年同在一间快餐店兼职。我是上学之余去打工赚零用,她则是家境困苦,白天一份工作,晚上兼职,以赚取更多收入帮补家用。

我们从同事关系变成朋友关系,慢慢的,我喜欢上她,她也对我有好感,只是她不时叹说,可惜我太小。我不觉得年龄比她小有什么问题,虽然当时才19岁的我,外表是有点青涩稚嫩,但相信多几年我就长得更高大粗壮,那时站在一起就看不出我比她小了。

我时常在工余时约会她,她却很害怕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她解释说,她家人一定不会允许她和我在一起,她家人希望她可以找个成熟稳重,最低限度比她年长的人作结婚对象,所以她不想让人知道她和我要好。

其实我并没有想太多,也没有想这么远,我只是觉得当下和她很合拍,很喜欢她,就表现出来,并没有考虑日后是否能作为她的结婚对象。我才19岁,在本地读完书后,还有可能会出国深造,回来后还要创一番事业,“结婚对象”这些事对我来说,太遥远了。

可是,我又不可能为了这原因而完全不交女朋友。那个年龄的心态是:喜欢就好、喜欢就去做,未来的事未来再打算。所以我并没有向她说出我的计划,只是一味安慰她,我会对她好,也不会让她家人知道我比她小的。

宿舍温存 突破最后防线

为了讨她欢心,我不时给她制造小惊喜,送她小礼物,也不怎样花钱,偶尔从路边摘下的野花再好好包装一下,就令她感动极了。她时常问我,会不会一直都这样对她好?我说:会!永远都会!
我也只是随口答,并不认为这就是许下的承诺,可是她听了很开心,只要她开心就够了。

我是住在员工宿舍,但她无论多夜都要回家的。有时收工后,我不让她走,硬要她到我房里温存片刻也好。当然,那是我的同房刚好不在我才会这么做,我的同房也是快餐店的员工,他们时常下班后就结伴去喝茶或看半夜场,我总是趁他们外出后,就把她带回房里温存,并赶在同房回来之前把她送走。

每次两人躺卧在我窄窄的单人床上,让我感觉舒爽无比。我们的肌肤贴得紧紧,她躺在我怀中,我把她抱得紧紧,鼻端嗅着她的长发,并不说话,也不做什么,这一刻已凝成永恒。

有一次,同房回家乡,下班后,我要求她留下来陪我过夜。她不肯,说不回家的话,父亲会打死她。我无奈,只好退一步要求她留下来陪我久一些才走,她无可无不可。

当我再度环抱着她时,她身上的柔软与体香使血气方刚的我忍不住有强烈的需要。我轻轻把她的衣裙褪下,她装作拒绝,却不是很坚决,她这欲拒不拒的态度使我发狂。在我的坚持下,她羞涩的袒裸在我眼下,可是还是不让我再进一步……

在这种时刻我哪里忍得住?我什么都不能想,只一心一意想得到她,想发泄看体内的爱意,我甚至流着泪求她给我……最后,她态度放软了,任由我在她身上纵情妄为。那一晚我好快乐,我吻遍她全身,包括她脸颊上的泪水。

近凌晨,她才默默的起身穿衣离去。

这事过后,她和我反而陌生了一些,见到我都回避我的眼神。我问她怎啦?她只摇头。几天后,她竟然没再上班,我心里很奇怪也很焦急,那时我们并没有电话,要联络很不方便。

还好一星期后她又出现了,我很开心,但她却说家里有事,她做到月尾就要辞去这份兼职了,我心里很失落,却不能怎样。 在她最后上班的几天,她多番问了我日后的打算,即毕业后会做什么?有没有打算太早结婚成家?有没有想过太早就当爸爸……之类。

试探口风 失望离开嫁人

我就坦白告诉她我之前的计划,即读完书后要干一番事业才来谈成家的事,她听了默然。
其实那时我有想过,如果要和她在一起也行的,即在本地读完书之后,马上找一份工作,不要出国也不必等干什么大事业,就和她过些平淡简单的生活也是可以的。只是想归想,并没有很强烈的欲望,因此一切就顺其自然发展好了。自她离职之后,我们就从此失去了联络。

多年以后,我重回快餐店遇到以前的主管,才在他口中得知,原来当年她父亲患了重病,需要筹一大笔医药费,刚好有个失婚的远房亲戚表示愿意负担她父亲的生活费,条件是要她嫁给他……
我听了呆住,这么大的事她竟然没有和我说,想起她不断问我对未来的打算,而且当时她还提到小孩,可能她也担心当晚发生关系后怀孕的可能性,所以才在试探我,而我却给了她那么不切实的答案。

我很内疚也很自责,只怪那时年纪小没有多想,如果一切可以重来,那时若我告诉她,我并不一定要读饱书干一番事业才成家,也可以负起责任,马上出来工作和她生活在一起的话,相信结局会不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