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古:偷拍

a有知名作家说过,偷窥心理人人有,不是只有变态才会想偷窥。孙子文读了大笑!即使早已过了很久,现在每次一想起这句话,他仍会咯咯咯笑起来。这句话说得太好了,他怀疑那名作家,是真正领略个中滋味的好手!
就像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这句名言,嘴角泛起笑容,溅出了些星点唾液。看下他一身行头,超远距高清摄录机、红外线夜视镜,远距离收音筒、针孔摄影机 ( 有必要时 )、钢笔型超小相机、MP3录音机,当然,七吋

荧幕手机是必备的了。不知情的,以为他是私家侦探,才不是呢,这一切,只是他“爱好”所需。
孙子文人在公园,时间是傍晚七点半刚过一点,不是假日,天色又快黑了,公园人影并不多。他正隔着一棵大树,前方一道草丛,大概三十尺距离,“关心”注意着一对情侣,约十八九岁年纪。一开始,二人只在卿卿我我,接着,那个小毛头就有点不安份了,手开始搭到了女友身上,放肆地抚摸起来。

蹲在树后喂了大半天蚊子,这一幕正是孙子文渴求的。

“呵呵,好好,这个好,手…手啊,摸到那边去!”孙子文明明偷拍,却似摄影师上身,仿如教导模特儿摆甫士般,不断给予意见。

镜头中,那对小情侣,浑然不知自己亲热举动,全给孙子文偷偷拍下,仍享受这刺激的游戏,动作越来越大胆。那边的孙子文,猛吞口水,把这一片炽热的情欲场景全数收录在自己的数码宝贝里。

 

摆上网

有句英谚说,有渴望,就总找到出路。孙子文是个偷窥狂,专爱拍下别人欢好一幕,为了满足这种阴暗心理,他投下大笔钱大量时间,由蒙蒙懂懂,到如今拍摄技术,已可媲美专业摄录师。也算是间接印证了这一句西谚吧。

孙子文不只自己欣赏,更把偷拍短片放上网,供诸同好,他认为这也是一种创作!
每每他的“创作”,都有不少人点击,而且赞赏不已,几乎每次有“新作”面世,都有大量留言赞赏。比如,有的说“老大,拍得实在太好了,未来期待更精彩!”,又有些封他偶像,要求开班作“技术指导”,在论坛与他讨论实际操作时遇到突发状况该怎样应对,或偷拍器材升级、价格垂询等事宜,孙子文都有问必答,答必详尽。偷拍网上的常客,无不对孙子文指示奉为圣谕,令他飘飘然,享到了现实生活中未有的满足感。
看吧,大家都喜欢看,不是吗?

证明了并不只他一个会有这种偷窥心理。他再一次想起名作家的话,“偷窥心理人人有”,嘴角不自禁又荡起了笑意,在键盘俐落敲下数行字留给广大粉丝:“陆续有来,敬请期待”。

孙子文说到就做到,很快又有得意杰作面世。而且完全是意外收获。

那天,走在街上,孙子文整副心思都在想,要如何突破,好呈献更冲击震撼的画面,重点是,到哪里去找那些偷情男女啊!不知是否心情过于焦急,他这一想,连带的涌起便意,而且“逼在眉睫”,快要失控忍不住了!
他迅速四周望了望,老天有眼,不远处就有个公厕,立即三步拼作两步,冲进去解决。

公厕奇遇

正当淋漓瀚畅,尽情解放之际,隔壁厕格传来一阵碰撞声,窸窣声夹杂女子娇笑,紧接着连串碰撞加粗重呼吸声,孙子文偷拍触觉立即敏锐起来,几乎忍不住要拍手叫好,真是踏跛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他每次出街,都是大包小包,偷拍工具随身携带,如今仅仅“听声”已知画面必然精彩,怎会放过,连办事后也决定先不冲厕,以免吓走了隔壁这对激情男女,忍住自己出恭后的异味,静悄悄拿出得意工具,先拍下好镜头再说。

因为距离贴近,不能太张扬,取镜角度大受限制,基本上就只能由底下伸到隔壁去,由下往上拍,而且公厕有点阴暗,采光不足,凭多年经验,他完全可以想像出来的影像,品质不会太好,但隔壁的声音异常清晰,粗重的喘气声,给人浮想连连!

孙子文把这段“公厕奇遇”放上网,虽然一如所料,画面不太清晰,好在有声音搭够,临场感十足,反应好到不得了,竟一举攀上网站偷拍榜榜首位置。

孙子文的帐户下,又是挤爆了一群色中饿鬼的留言,狂呼他“老大,你实在太屌了!”、“愿无薪当学徒,请求随侍在旁,磨练技术!”、“作品直捣人心!”、“前所未有,拍出人间真善美。”、“我崇拜你!”、“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等等,孙子文读得都热泪满眶了。

有你们这些支持,再辛苦都值了,别说忍受臭粪味道,即使要大便淋头上,只要能捕捉到好镜头,我一切都愿意!

那种感觉太好了,孙子文强抑一阵因感动而来的震颤,闭起了眼,享受这无上荣誉一刻。
但那阵快感很快就硬生生给剥夺了。

孙子文突然发现,在自己那段万众景仰的短片中,有个新加上去的连接,点击进去一看,他却差点由椅子掉下来!

自己变主角

连接的,也是一段短片,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孙子文自己,而且是他偷窥时模样,那幅色相,嘴角冒着泡沫,怎么也说不上会好看,孙子文看了,心里就先想到两个字:“丑恶!”

接下来,他的反应是,要把这连接短片删掉,却不能!因为,短片并非由他手放上去,而是由别处“骇”进了他的帐户,跟他派上网的偷拍短片连接。实在匪夷所思,谁会破解了他的密码,茫茫网海,比大海捞针更不靠谱,根本查不出是谁做的!

是他偷拍短片得罪了谁吗?不是电脑高手很难做到这点,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到会是谁,也从未觉得电脑有不妥,没有丝毫中毒或骇客入侵的异象。

这段“自曝其丑”的短片,同样挤爆了留言。网友反应更加热烈,有说“哈哈,老大,实在太绝了,连自己色样也放上去,真是君子坦荡荡啊!用力赞一个!”,其他人也跟着狂按赞,他查一查记录,这神秘短片上网短短十分钟,已有四千个赞!

四千个赞!孙子文应该高兴,但他真的笑不出,是谁,到底是谁偷拍他?
往后,孙子文简直就像作永不醒转的恶梦,每当他有新偷拍短片放上网,很快总就会出现新连接,不用说,都是他偷拍时的色相。有一段还拍到他猛舔舌头,过程中,又见他边拿着摄录机偷录他人,自己一只手却伸进了裤档,尤其这最后一幕,还恶意剪接成反覆画面,孙子文的右手,一次又一次伸进裤档,他的头就一次又一次猛摇,孙子文看了,全身乏力无助,几如癫痫般,口中发出虚弱的呼声!
谁?是谁?

最高评价

这一新连接短片,在偷拍网上得到七粒星最高评价,比他的“正宫”偷拍作品更受欢迎,有人还为孙子文设立了粉丝网页,称他“史上最强偷拍王!诚实又可靠!”

孙子文看了差点吐血,虽然很确定街上路人,不见得人人都会上那些偷拍网站,应该不会知道他的丑事。但他就是浑身不自在,又是鱼夫帽,又戴上黑镜,拉低帽沿,闪闪缩缩的,反而更惹人注意。路人越是望他,他越是心虚,心里总认着别人一定也看过那些短片,看到了他出丑状况。

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前,孙子文决定按兵不动,停止上载偷拍短片,静观其变。可是,一旦他停止了,对方也似乎收手,完全没有动静。他尝试用其他网号,旁敲侧击,追踪到底谁是幕后人,也不得要领。不过,只要孙子文在偷拍网站上的帐户一有活动,那神秘的连接又会出现,真把孙子文害惨。

孙子文是真生气了,下定决心要查出到底是谁搞的鬼。他自问没功劳也有苦劳,对偷拍网站一众色鬼兄弟“贡献”不少,不应该会是这种回报。一定是有人妒忌他的偷拍短片太受欢迎,经常占据偷拍榜榜首,故意偷拍他,要他出丑!

哼,一想到这,他就满腔怒火。这一个星期以来,孙子文放弃了好一些偷拍好机会,他一门心思,提高警愓,誓要找出令他出丑的家伙,连本带利,好好奉还才行!

可是,他不断装作四处晃样子,就是没看出是否有人跟踪在后。他脑子里飞快转换着念头,突然心头一凛,难道是躲在附近大厦,高科技远程偷拍?这回真遇到高手了!连忙又转往较空旷地区,好比今天,他就来到某情侣拍拖胜地的郊野公园。公园正中央有个湖,有运动跑道围绕而行,其余都是广阔草地,错落长着些树木。几乎可说是一眼就可望通透的公园。如果有人跟踪到这偷拍他,肯定会现形。

他选好一个“战略性位置”,可以轻易发现公园途人,而自己又随时可藏身潜伏。这时候,一对男女进入他监视范围,警愓似望望四周,见没人,开始坐到一块大石后谈情。很快的,已有所动作起来。

野外偷拍

孙子文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男的先不说,女的身材火辣,而且由他那个角度看去,神似某电影女星。凭他多年来“纵横”偷拍网站,如果这段短片一出,至少会挤进当月最劲爆五强,如果再打上“疑似xx女星偷情视频”,必定更加火爆!

他明明是来“反跟踪反偷拍”的,现在眼前活色生香,令他心痒痒的,手不期然又摸到了装满数码器材的背包。他渴望再次赢得网友的赞叹。

但是,那个神秘客呢?会不会也跟到这里来,黄雀在后,在他辛苦捕捉画面时,又拍下他的丑态?这样一想,他又迟疑起来。一阵销魂声响传来,令孙子文实在心痒难耐,一咬牙,顾不了这么多,立即熟练地解开背包,快手快脚架好器材,把眼前火热的场景全录下来。

这对男女,似乎浑然忘却是在公众场所,完全没顾忌,动作非常大胆夸张,孙子文看了也觉口干舌焦。但拍着拍着,孙子文却有点不安,开始怀疑起来。他总是觉得,这对男女心里清楚有人在偷拍,刚才有几个镜头,尤其那个女的,似乎对对镜头笑呢!难道这一对特别猛,有特殊心理,就是爱演给人看,才特别起劲?
他越拍心里越毛毛的,第一次在“激情”中途收手,悄悄的退出藏身处,一心尽快离开公园。

才走了几步,就在这个时候,明明已关闭的数码摄影机,突然自动开机,音响也调到最大声,霎时间,先前那对男女的放浪笑声,透过大气无隐闭大方放送!孙子文很紧张,低头望向摄影机的七吋屏蟆,画面正是那对男女,动作仍然激情,任谁看了,保证都会血脉贲张。只有一点不妥,那对互动频繁的男女,竟然没有头!一对没有头的躯体在火辣交媾!头,头哪里去了?

阴灵缠绵

孙子文不相信眼前所见,不断用手去擦拭摄影机屏幕,又猛擦双眼,眼前所见仍是那对无头男女,孙子文额上已不自控沁出了汗滴。
一阵笑声传来。

不,不是那对男女欢好嬉笑,那至少有廿公尺远,也不是来自手上的摄录机,笑声,是由上方传来的。
孙子文缓缓把头向上望,他见到两张脸,就两张脸!那在摄录画面中无故消失了的男女人头,如今正飘浮在孙子文上空,居高临下,对着他狞笑。

女人头长发飘飘,双眼还是那么透着诱人风情,但孙子文却怕得要死。她呵呵笑着:“精不精彩?还要不要再看?”孙子文“我…我…哦…哦…”,一直无法作答。另一颗男人头逐吋逐吋飘到孙子文面前,不知何时飘来一只手,也拿着一部数码摄录机,机上红光一闪一闪,显示正录影。

男人的头也哈哈大笑:“你的样子才精彩呢!”
真相终于大白,孙子文知道是谁偷拍自己。

是鬼!是两只色鬼偷拍他这个色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