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傅9:
陈亚明 暖心50年麦粥情

三轮车悬挂着的各类包点,让顾客享受一顿既美味又饱肚的美食。
三轮车悬挂着的各类包点,让顾客享受一顿既美味又饱肚的美食。

来自甘榜峇汝的陈亚明,踩着三轮车穿梭大街小巷卖干冬,50多年如一日。他笑说,卖干冬(麦粥)卖了大半辈子,从未转行。随着时代变迁,三轮车流动小贩这行业已式微,惟陈亚明依然坚守岗位,每天拎起大勺子,熬着浓郁的干冬,并将干冬的香气散播于小山城各角落。

“很多人不懂什么是干冬,其实干冬就是取自马来文gandum(小麦)的译音,说白了就是麦粥。我每天早上10时开始用木炭生火,熬煮1个小时半左右,加入新鲜椰浆和香叶,无需添加任何调味料也足够香浓了。 ”

陈亚明披露,麦粥可谓是“民间补品”,不仅能养心神,也有补肠胃和美容的作用,而绿豆汤则可以解渴消暑,黑糯米一样也有滋补的作用,甚至还可以使头发乌黑发亮。顾客群不只是老街坊,还有学生和白领一族。

踩三轮车踩过半世纪的陈亚明,多年来采用的食材都真材实料,从不添加任何色素及调剂品。在时下面对百货通膨的窘境,他依然坚持以薄利多销方式行销,每碗只卖区区1令吉80仙,而打包则是3令吉。他自嘲这行当不能致富,只能温饱,但他也很满足了。

踩三轮车踩过半世纪的陈亚明,在大街小巷都留下足迹。
踩三轮车踩过半世纪的陈亚明,在大街小巷都留下足迹。

全年无休 经营小生意

尽管陈亚明年事已高,但身体依然十分硬朗,全年无休踩着笨重的三轮车沿街叫卖麦粥,偶尔妻子雷亚女也会多煮绿豆汤、黑糯米汤或蕃薯包等糕点,让顾客有多一些选择。

总是一身便衣、短裤及包鞋装扮的陈亚明,黝黑的肤色,配搭深褐色的渔夫帽,加上腰间系着黑色腰包及褪色的围裙。陈亚明总是笑脸迎人,惟说起话来的大嗓门依然中气十足。

他笑说,他在20时多岁时已经踩着爷爷的三轮车沿街叫卖,从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转眼50多年过去了,他也变成两鬓斑白的老头翁了。

在他回忆过去的岁月时,他叙述最难忘的事情就是在1975年,他把攒积的500令吉,买下生平属于自己的第一辆二手三轮车,至今回想起依然感觉沾沾自喜,引以为荣呢!

陈亚明坚持以木炭熬煮的麦粥具有独特的麦香。
陈亚明坚持以木炭熬煮的麦粥具有独特的麦香。
葵斗碗蕴藏汉字的精髓,寓意家庭兴旺的好意头。
葵斗碗蕴藏汉字的精髓,寓意家庭兴旺的好意头。

顾客变朋友

由于陈亚明并没有固定的营业地方,所以想品尝他所卖的麦粥,有时候还真需要靠“缘分”了。

“我大概是从下午一两点才出门,每天大概都会在甘榜峇汝、玛朱再也及圣淘沙一带,而且每次只带两锅,只要锅见底了,就回家了,说不准时间,但最迟大概也就下午五六点可以回家了。有一些老顾客则习惯在固定的时间守候我出现,有些还拎着碗、容器来装呢!”

在采访过程中,陆陆续续趋前来打包的顾客越来越多,有些人站在三轮车旁,手捧着一碗满满且暖呼呼的麦粥,一口接一口地吃着绵滑可口的麦粥。

相熟的老街坊则喜欢和他互相寒暄、话家常,在艳阳高照的街头里,充满了他们的笑声。

询及陈亚明为何坚持那么多年辛辛苦苦踩着三轮车,不惧日晒雨淋四处叫卖时,不善言辞的陈亚明开始时,故作犹豫皱起眉头,笑而不语。较后,他利落又熟练地清洗着一个个的葵斗碗时笑说,习惯就好、习惯了就没什么大不了,以前是为了养家糊口,现在是为打发打发时间,和老顾客见见面,聊聊天。

但明年陈亚明即迈入80岁了,他坦言,家人已经多次劝说他好好待在家享清福了,他也答应了家人明年起就再也不出外兜售麦粥了,正式为他50多年的三轮车小贩生涯画上句号,同时也让家人宽心。

身边的老街坊打趣说,要向他拜师学艺,让他传授熬煮麦粥的真功夫,也将三轮车转让给他,让他来充当“继承者”,话音刚落,又引起一片笑声。

三轮车卖汤水 好滋味

陈亚明的三轮车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他的三轮车横杆上特意装置了一个小铜杯,充作铃铛,他总是一边敲击小铜杯,一边高声叫卖,顾客们即寻声而来。

简陋的三轮车还摆设两个陶炉,以便锅里的麦粥和绿豆汤得以继续保温。而在厚厚的帆布盖下,则有一个铁网制成的收纳格子,所有的用具,包括汤匙、塑料袋子及尼龙绳子等,陶炉旁则摆放数十个靛蓝花纹的葵斗碗。

他透露,小小的葵斗碗蕴藏着深大的意义在其中。他说,他钟爱葵斗碗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碗身比较粗厚,耐用且不怕烫手,碗身的花纹实为两个象形字,分别是“丁”和“兴”二字,寓意家庭兴旺的好意头。

在四、五十年代初期,三轮车渐渐取代了人力拉车,进入三轮车全盛期时,三轮车不仅成了人们主要的代步工具,更摇身一变成为流动小贩的生财工具,最为普遍的是卖蔬果、小食或饮料等三轮车流动小贩,他们汗流浃背地踩着三轮车穿梭在大街小巷中,叫卖声传遍各个角落。

他感叹,随着时代变迁,小贩中心的崛起,三轮车流动小贩的足迹也渐渐在街头里,如今三轮车只能在一些文化遗产及旅游胜地看见其踪影,沦为一门夕阳行业。

也许真的正如陈亚明所言,三轮车流动小贩这行业,尤其一些无牌的三轮车流动小贩频频遭取缔而纷纷转变营运方式,加上时下青年不愿接手,有朝一日三轮车将会消失在街头。

老街坊喜欢围在三轮车旁,一边享用美味麦粥,一边话家常。
老街坊喜欢围在三轮车旁,一边享用美味麦粥,一边话家常。
陈亚明在顾客离开后,又忙着整理三轮车收纳格子,没有片刻歇息时间。
陈亚明在顾客离开后,又忙着整理三轮车收纳格子,没有片刻歇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