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情小说:假男友挡催婚 错爱男妓失身心

17

我很少回家乡,每次回去,都被父母埋怨、亲戚长辈追问,究竟什么时候才要结婚?
就算是新年,我也不和家人去向亲戚拜年,以避免被人追问何时结婚。母亲甚至放狠话说,再不带个男友回家,就不要回来啦!她说我让她在妯娌中丢尽脸,不知我哪里出了问题,为何没人要?不像叔伯的女儿,二十岁左右就出嫁,现在儿女都读着中学了!

你以为我想的吗?以为我不焦急吗?我这个年纪了,没有男朋友很好受吗?但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年中是祖母九十大寿,母亲在新年时已不忘提醒我,这次所有亲戚都会来,最好带个男朋友回家,不要再让她丢脸!

我很烦恼,要在短短半年里去找个男人,谈何容易啊?
其实我有一班好朋友,她们大部分是单身贵族,都抱着独身主义,不想被婚姻约束。她们时常相约出去玩,几乎夜夜都“蒲吧”,我从来不和她们一起癫,我不喜欢这种声色场所。

她们也知道我为这事情烦恼,商量后就说:“我们认识人多,就介绍一个男人给你充当假男朋友吧!”
“假男朋友?”

“是的!让你带他回去向你妈交差,他可不能当你真正男朋友!”
我想,有什么男人肯假冒人家的男朋友呢?应该是其貌不扬吧?好吧!管他长什么样,至少应付了这次再说吧!

【见面培养感情 我心动了】

朋友为了让我和“男朋友”培养感情,早在一个月前就叫我出来,把男朋友介绍给我。我一见脸就红了!他凝望着我的眼睛是带笑的,他长得英挺魁梧,实在是最佳男朋友的人选!
他叫David,朋友把他介绍给我后就闪人了。这个David问了我很多家里的情形。他说,要当我的“男朋友”,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免得被我家人问起口哑哑会“穿煲”。

虽然全程都是他问我答,但是我有“正在拍拖”的感觉。他实在会照顾人,并且很幽默,使我如沐春风。约会过后,他还很君子的把我送回家。

我见了他一次,就为之着迷了。他说,他和我回家“见家长”之前,每个星期能和我见一次面,大家继续“培养感情”。我恨不得可以天天都见他,也恨不得他能成为我真正的男朋友。

我向朋友探听有关 David的事,她们且笑不语,并一再强调要我记住他的身份只是假的,不要当真!我想,可能David已有了女朋友。我问他为何要假当我男友?他笑着摇头不答,令我又气又没奈何。

我每次一见到他就不由自主对他增加爱意。后来我想,即使他真的有了女朋友又如何?我可以尝试把他抢过来啊!

在带他回老家之前的最后一次见面,David送我回家就要离去,我不舍得,厚脸皮的问他是不是可以留下来?

他竟然开玩笑似的说:“我只答应假冒你男朋友罢了,如果你要我留下来,我要收费的喔!”
我真的不舍得让他离去,情急之下没多想就点头答应。他笑着去车箱拿了两瓶酒,把客厅的灯调暗,播放了柔和的音乐,和我相拥着坐在沙发聊天。

喝着酒,我完全陶醉在这个夜晚,身体在酒精催谷下发热起来,我带着醉意把外衣脱去,依偎在他身上,他双手在我各处爱抚,我感觉舒服到极点,过后,在半推半就之下,就把自己献给了他。
我心里还偷笑,我如今已是他的人了,他应该很快就成为我真正的男朋友!

【对他一无所知 担心染病】

这一次带他回老家,我可算是扬眉吐气了,因为他长得好看又能言善道,把全家上下都逗乐了。家人都庆幸我找到好归宿,还频频追问我们几时结婚呢!
在酒宴过后,我也和他同房睡,所以家人都信以为真他是我男友。这次是我主动挑逗他,第二次把自己奉献给他,我真的希望很快就能和他结婚。

但是,当回到都门后,David却人间蒸发了。这时我才发觉对他一无所知,我没有他的电话号码(每次都是他来找我),也不知他住在哪里。

我厚起脸皮找朋友问起David的下落,并坦白的说出我已爱上他,还献身给了他。朋友讶然的责备我说,早已给了我警告,不可以把他当真!因为他是朋友们合资出钱聘请来假当我男朋友而已,她们还说,这是他的职业!他赚的是女人钱!

见我还不明白,她们把我带去一间夜店,我终于见到David了,只见他在一群上了年纪的女人群中服侍着,有时还嘴对嘴的向她们喂酒!我看到傻眼,原来他是一只“鸭”(男妓)!

我眼泪不主自由流出来,我竟然错爱一只鸭,献了身给他,还以为他是真命天子,不仅如此,我想起第二次和他爱爱时,我没有让他戴套,都不知会不会惹上什么病,又或者会不会怀孕?

我真的气恨自己的幼稚无知,也怪自己没听朋友劝,如果可以重来,我情愿自己一人回家让家人责骂,好过现在一场欢喜一场空,并且还得担心怀孕或性病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