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巫印拿督公齐聚一庙
开库赐财牵姻缘

芙蓉芭蕾新村拿督公庙同时供奉了华巫印三大种族的拿督公神明,让人大开眼界,也获得各族善信膜拜。
芙蓉芭蕾新村拿督公庙同时供奉了华巫印三大种族的拿督公神明,让人大开眼界,也获得各族善信膜拜。
供奉了华巫印三大种族的拿督公神明,位于加芙大道出口附近的芙蓉芭蕾新村拿督公庙。
供奉了华巫印三大种族的拿督公神明,位于加芙大道出口附近的芙蓉芭蕾新村拿督公庙。

“Satu Malaysia”已经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全民口号了,但你有听说过“一个大马”特色的拿督公庙吗?

位于加芙大道出口附近的芙蓉芭蕾新村拿督公庙,就是同时供奉了华巫印三大种族的拿督公神庙,让人大开眼界,也突显我国独特多元文化的一面。

芭蕾拿督公庙主席苏宏龙告诉记者,拿督公庙已拥有近百年历史,当年是由先贤们设在芭蕾新村山上,当年的华巫印三大种族拿督公是分开供奉,各获当地居民膜拜。

他说,巫印种族所供奉的拿督公的确切建庙年份已经难以考究,倒是华人拿督公庙里有一幅旧牌匾,上面刻着1935年,相信是当时的善信在中奖之后所报效给庙的匾额。

“后来,州政府要征地提升道路工程,于是拨出1万平方尺地段给3大拿督公,并充作宗教保留地,后来经过神明赞同后,大家便索性将3个拿督公安奉在同一间庙內,也就是现在的拿督公庙了。”

他指出,三大种族的拿督公庙同住一屋檐下已经超过30年了,一直相安无事,维持敦亲睦邻。虽然说目前该庙是由华人理事会打理,不过不时依然可以看见其他三大种族同胞前来祭拜彼此的拿督公,大家都体现了大马独特的文化色彩。

由于兴都教徒不吃牛肉,回教徒不吃猪肉,为了尊重其他宗教信仰,他强调,拿督公庙內只供奉羊肉及鸡肉,这种互相包容的精神,难得可贵。

合体发功 求灵字特准

拿督公向来以打开金库,慷慨赐财为名。记者询及,如今三大种族的拿督公合体发功,会不会其赐财功力更是非同凡响,求灵字特别神准灵验?

“求财有时候也得看命水,拿督公并非说一定只能赐财,最重要时保佑地方上的安宁,让全村人平安顺利。”

不过,他亦透露,确实是听过不少人托拿督公之福,发了一笔横财,不过大部分都是外地人得财。

同时身兼芭蕾新村村长的他,某次在拿督公庆典上童时,开玩笑问说,为何总是保远的(意指外地人)不保近的(意指本村村民),没想到拿督公居然回应:“我可是保佑你们芭蕾新村百年以来都是平安无事!”

他透露,目前拿督公庙只是开放让民众自行前来祭拜,并未提供问事服务,唯有庆祝拿督公宝诞时,才会请乩童前来,询问拿督公有关筹备庆典的事宜。

既然是号称“一个大马”的拿督公庙,是否上乩时三个种族的神明也会轮流上阵?“若是华人拿督公上来都是讲客家话,偶尔也会上来讲马来话的拿督公。至于印度人的拿督公,到目前为止还未遇过,或许是神明体谅大家听不懂印度话吧,哈哈!”

每年宝诞 横财奖善信

芭蕾新村拿督公庙的宝典庆典为农历十二月初八,每年理事们都设联欢晚会招待善信,届时还有歌台表演、流水席等,各方信众齐聚一堂,场面盛大热闹。

由于宴席的食材都是前一晚准备好,摆放在拿督公庙里,需要有人看守以防遭有心人士破坏,而苏宏龙往往都是自告奋勇,漏夜看守的那一位。他笑说,一整个晚上独自一人守庙确实蛮无聊的,有时候便会与拿督公聊天。

当时已年近五十的他依然打光棍,便要求拿督公赐他一段良缘。不久之后,他果然遇上了自己人生中的另一半,在五十岁那年与对方携手步上红地毯。

他说,当时结婚2年尚未有孩子,后来又再次向拿督公求子。果不其然,事后老婆顺利怀胎,如今孩子都已经3岁了。他一脸幸福笑说,老婆孩子都是多亏拿督公帮忙。

“另外,每年拿督公做诞的那一个月份,我的车牌号码都会开奖!”

平日不买彩票的他,某次心血来潮买了自己的车牌号码,结果居然真的中奖了!

他说,每年拿督公宝诞,只要是诚心诚意来协助的人,拿督公都自然会庇佑,暗中协助大家。此话一出,其他理事也纷纷点头赞成,尤其是理事会副主席赵添兴更是感同身受。

暗中庇佑 生意很顺利

由于拿督公庙每年做诞时都要请人临时搭棚,可是价钱方面总是与对方谈不拢。2014年,理事会们开会讨论,决定自行出资在庙前方搭建固定的屋棚。当时其余的得理事们负责筹款,而搭建的工程则交由赵添兴则负责。

“当时搭建工作是我的公司承包,只收材料成本费,人工费丝毫不算,或许是拿督公看到我出钱又出力,所以去银行提了些钱给我。”至于中奖金额多少,他不肯透露,只是笑说,拿督公一直以来也都保佑他生意很顺利。

他也透露,拿督公诞已庆祝多年,印象中好像庆典当日都不曾下雨。另外,理事会一直以来都很少到外头去做宣传,也没有公告日期,奇怪的是,到了宝诞那一天,却会有众多善男信女从各方涌现,而且大部分都是外地人,相信是拿督公在显灵。

芭蕾新村拿督公庙在理事们诚心打理之下香火鼎盛,左二为负责庙前方搭建固定屋棚工程的赵添兴。
芭蕾新村拿督公庙在理事们诚心打理之下香火鼎盛,左二为负责庙前方搭建固定屋棚工程的赵添兴。
巫印种族所供奉的拿督公的建庙年份已无从考究,而华人拿督公庙里则有一幅旧牌匾刻着1935年,或许是当年善信所报效给庙的匾额,可作为考究。
巫印种族所供奉的拿督公的建庙年份已无从考究,而华人拿督公庙里则有一幅旧牌匾刻着1935年,或许是当年善信所报效给庙的匾额,可作为考究。
芭蕾新村村长兼拿督公庙主席苏宏龙,亲身应验拿督公显灵神威。
芭蕾新村村长兼拿督公庙主席苏宏龙,亲身应验拿督公显灵神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