帷幕拉开 传统潮剧复活了!

吴慧玲从小就对木偶公仔情有独钟,长大后也一头栽入木偶剧的世界,她还说各种戏剧行当(角色),每个造型都各有特色。
吴慧玲从小就对木偶公仔情有独钟,长大后也一头栽入木偶剧的世界,她还说各种戏剧行当(角色),每个造型都各有特色。

台上的木偶公仔在一丝一线拉扯操纵下,翩翩起舞。随着音乐节奏的快慢,情节的跌宕起伏、拱手作揖、抚须狂笑、而朗诗作对、浅吟清唱或掩面痛泣……举手投足间,活灵尽现,仿佛具有生命力一般,不断牵引台下观众的喜怒哀乐。

然而,3个小时的木偶剧表演,台下的观众席始终空空如也,只有几位老观众坐在台前欣赏,用沉默来回应这份共鸣。

偶尔,也有几位路人投以好奇的眼光,为这场他们不曾看过的“新奇”表演驻留片刻,但往往未等到曲终的一刻,人就散了。

这就是潮州木偶剧的最大窘境——曲高和寡,懂得欣赏它的美的知音者,又有多少?

记者专程来到一个名为“Sungai Karangan”的吉北偏远小镇,造访“金玉楼春潮剧团”——这个全马硕果仅存的本土潮剧团体。

“金玉楼春潮剧团”现任团主吴慧玲坦言,潮剧之所以知音难寻,其中最大原因就是潮剧台词,几乎都是采用古代文言文,遣词用句相当艰深晦涩,莫说年轻人,就是老一辈的人,恐怕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完全听懂,如此一来,就很难取得共鸣,更不用说从中吸取潮剧背后所表达的道德观念和正面讯息了。

开班授课传承潮剧文化

“不管是潮州戏剧或是潮州木偶剧,虽然表演形式有所不同,但两者都有一个共同点,即每一部剧目,都会灌输中国传统伦理道德,包括礼义廉耻、孝悌忠信等等,具有普世价值观和正面教育意义,这是潮剧最了不起的地方。但很可惜,目前还没有办法吸引太多年轻人去欣赏这门传统艺术。”

为了让新一代观众看明白潮州木偶剧的内容,吴慧玲可谓挖空心思,除了开班授徒,也到处表演推广潮州木偶剧的文化,试图唤起大众对潮剧的关注,但发现成效甚微。

直至有次,因出差与国外戏剧团交流,无意中发现当地剧团都有准备一架投影机,把字幕打在白纸上,让现场观众一目了然,顿时令她茅塞顿开,回国后如法炮制,可惜因为木偶剧的表演一般都在露天场合举行,现场光线太强,以致放出来的字幕模糊不清,最终宣告失败收场。

一直到后来LED投影机的发明,才彻底解决字幕不清的问题,而金玉楼春潮剧团也堪称是大马第一家使用LED投影机播放字幕的潮州戏班。

“现在的情况好多了,观众如果听不明白台词,可以看字幕。当然,有些道地的潮州俚语,确实比较难翻译,有时很难用华语来表达真正的含义,但我们尽量还原,就算不能做到十分,哪怕只有七分了解,也很不错了。”

另一方面,随着近年流行复古风,她发现有越来越多人开始重视艺术表演,其中也包括潮州木偶剧,这令她感到安慰,有种吐气扬眉的感觉。

“像我们这种戏班子,以前是被人们看不起的,因为他们认为戏子居无定所,收入不固定,再加上有些害群之马乱搞男女关系,以致流传‘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句充满贬义的话,大家都把戏子和妓女相提并论,是最卑贱的工作。”

“但我很想告诉所有人,戏子绝对是有血有泪的辛酸行业!我们付出所有的青春,以及对潮剧的满腔热爱和心血,只为了捍卫潮剧文化,让它世代传承下去,不敢说自己有多伟大,但这绝对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原动力。”

吴慧玲之所以对潮州木偶剧有着超乎常人的热诚与执著,全因为她来自潮剧世家,其外曾祖父、外婆、父母以及兄弟,都是戏班子,尤以母亲杜爱花,影响她最深。

醉心于潮剧放弃学业

“我小时候就在戏棚长大,所以骨子里早已流淌着潮剧的血液。7岁那年,在无师自通下,我已经能够背唱《梅亭雪》里头角色的台词,母亲看在眼里,就悉心栽培我,希望我日后能够继承衣钵,继续发扬潮剧文化。”除了醉心潮剧,吴慧玲也对木偶剧情有独钟。

“一般女孩小时候都喜欢洋娃娃,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喜欢,反倒是那些造型栩栩如生,变化无穷的潮州木偶,我特别喜爱,常常一玩就不离手,母亲看我操纵这些木偶有模有样,便让我登台表演。”

就这样,吴慧玲8岁那年就跟着家人四处表演木偶剧,全副心思都放在表演上,常常因此缺课忽略学业。

直至中二那年,当校方忍不住问起吴慧玲频频旷课,这时她才意识到,面对“学业”和“潮剧”两条路,终归只能选择其中一条坚定走下去,而她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就会勇敢坚持走下去。一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后悔,反而很庆幸当年作对了选择。”

对于潮剧或木偶剧,相信大家都感到陌生,为此吴慧玲一一耐心加以讲解。

一家人齐心合力搞好木偶剧表演,辛苦的背后,也洋溢幸福温馨的味道。
一家人齐心合力搞好木偶剧表演,辛苦的背后,也洋溢幸福温馨的味道。

人手不足家人帮忙

她指出,潮州木偶是由传统皮影戏演变而来,与皮影戏的操纵手法同出一辙,都是使用铁枝来操控木偶,因此也称为“潮州铁枝木偶”。

“不管是潮剧还是木偶剧,基本可分为‘生、旦、净、末、丑’五大行当(角色)。其中,‘生’是男性角色的统称;‘旦’是女性角色的统称;‘净’又称花脸,即用各种色彩勾勒脸谱,以此突出角色的特征和性格气质;‘末’俗称胡须生,是戴上胡子的长者;‘丑’又称小花脸或三花脸,主要负责撒科打诨的滑稽角色。”她如数家珍说道。

说到木偶剧的表演形式,一般由3位俗称“舞师”的木偶操纵师担纲演出,通常表演时间介于3到4个小时之间。期间,舞师在台上需扮演多重角色,包括演员的排位、歌词、每段戏的动作设计与感情投入,还要兼顾道具铺排设置等等,可以说是包山包海的艰难任务,如果没有几道板斧,还真无法胜任,这也是木偶剧永远人手不足的原因,因为很少人能够胜任。

除了台前操纵木偶的“舞师”,幕后负责演奏乐器的乐师,同样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主导作用。吴慧玲表示,目前其母亲担任鼓师,负责敲击司鼓,而父亲、哥哥和弟弟则个别担任不同乐器的乐师,一家人齐心合力搞好木偶剧表演,辛苦的背后,也洋溢幸福温馨的味道。

一场木偶剧,有时在某个场幕会集体出现多名角色,这时就非常考验“舞师”(木偶师)的操纵实力。
一场木偶剧,有时在某个场幕会集体出现多名角色,这时就非常考验“舞师”(木偶师)的操纵实力。
所有木偶在正式表演之前,都要重新组装,包括穿好衣服,装好铁枝。
所有木偶在正式表演之前,都要重新组装,包括穿好衣服,装好铁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