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情小说:多情夫妻 各自寻欢

b-1

我叫杰西卡,婚前我拍拖过几次,我28岁,对婚前拍拖的事,全放在记忆的匣子里,随时打开,随时浮现在脑海,那些记忆,有甜也有酸,有喜也有痛苦。不过我有过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想过去。
自从认识老公何活之后,我沉缅在被爱的幸福中,只想拥有现在,忘掉以往,然而与老公呕气时,我又回想起旧时男友。自从遇到Li,我心海又掀起情波,跟他出双入对,爱怨难分,苦乐均有。

性生活一团糟

我告诉你,不知你赞不赞同,不论男女,是可以同时爱几个异性的。不要把爱视作私己的,不要把对方当作战利品,不要把爱押在一个人上,我想是可以的。

在婚前我第二次拍拖,就被男友(M)哄哄诱诱之下,献出处女之身,我根本没有处女身重不重要的观念,当作是两情相悦的糖果,吃后甜蜜。

后来M去新山工作,我认识了F,跟他两天就去廉价酒店开房,我没有半点悔意,不会觉得对不起远方的M。

F与M是朋友关系,F说M早已把我们的事告诉了F,但我只会问为什么M要那么做,把两人的隐私告诉第三者?我却没有生气,接下来我还有跟F开房。有次M回来找我,我又跟他亲热,事后他骂我跟F相好,要跟我分手。

我怀孕了,找F,F说:“你咪搞我!”找M,M说:“谁知经手人是谁?”我家人知道了,爸爸骂我、打我,妈妈也鼓励我做人流,为免拖累,我甘愿不要腹中块肉。

那时我才23岁,我来到新山工作,与其说工作,不如说学习,我在一间大商行当生产部的女员工,我别无旁鹜,专心学习,学习到与人沟通技巧,与人相处之道,所以我很得人心。
其实我家境不错,月薪一千二百令吉在新山要吃要住哪里够用?还不是妈妈每月在我银行户头存入一千令吉,我才好过些。

我记得临行前爸爸警戒我的一番话:“出到外面,不论是谁,不论在什么情况下,半句都不可透露你以前的事,切记!”

所以同事闲聊时问起我有没有男友?拍过拖吗?我一概说没有。同事说像“你长得这么漂亮,没人追,那些男人一定是眼睛长在脑袋后面。”

我说我年纪还小,还不想谈恋爱。同事说,“你看起来那么成熟,怎么还小?好命的话早做妈妈了。”这句话像刺一样刺中我心深处,隐隐作痛,同事说:“有空我介绍男朋友给你。”

果然同事介绍男朋友给我,我接受,并与他们(后来又认识两个)拍拖。这拍拖的意思是约会、跑街、看电影、吃东西,是绝对没有去廉价酒店开房那种。我已存戒心,这里是外地,我以前吃过亏,不能放肆,所以敏感事我保持清醒,与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

是不是男人都这样,跟女人在一起,就想跟她上床?他们之中确有人邀我上酒店,新山酒店很多,可我只会摇头说,我想回宿舍。

就这样这几个男朋友先后离我而去。同事笑我“酷”,难怪23岁了,还没有正式的男朋友。其实,这几个男的在我眼中普普通通,不是我理想的恋爱对象。

新职位新恋情

翌年,公司派我到吉隆坡,不但在生产部也同时在外销部工作,虽非主任级,可我的建议、计划、策略、主管们都必须取作参考,甚至采纳。我动手做的几乎是零,我只用口就通行无阻了。吉隆坡的人情世故与新山大不同,我需要时间适应。

就在这时,何活出现。其实他一直都在公司里,我一来上班,他就在我身边表现很乐意协助我。他的热忱,诚恳态度真的令我惊喜,工作上的难题得以顺利解决与完成,尤其在同事与外界沟通上,使我应付自如,这是我必须感激他的,何活30岁了,还没结婚,入行五年,所以各方面经验丰富。

“你还没结婚哦!”何活对我说,原来他从上司那里探得口风。
为什么他在意我已婚未婚?我是在对他有基本好感后,反复自问这个原因。当我察觉他摆出“追求”我的姿态时,我的问题总算有了答案。

说实话,论外表,何活高大威猛,语文能力强,经济条件尚好,是理想的结婚对象。
不出三个月,我抵挡不住,成了何活的“感情俘虏”。其实无需设防,要发生的就让它发生。
六个月我们同居了,我在公司升任主任,何活擢升为某个部门经理。

在吉隆坡生活久了,会迷上它的城市步伐,出入高消费场所,还有入夜后的星光大道,我们同居后仍有到上述地方“甫”,后来觉得你侬我侬,两情相悦,都同居了,不必到这些场合谈情说爱,回家才最实际。

第八个月,我们结婚了,蜜月期?在同居初期还有这种感觉,结婚不过是一种仪式而已,度蜜月是度假,但这不是说我们的爱淡下来了。

同在一间公司工作,不同部门做事,以前那种相约吃午餐,相约下班后逛街的事少了,因为身居高位,逗留在办公室的时间就长一些,我们步出公司的下班时间已没有规律。
我在办公室留下来处理一些手尾,这时有一位大我两年的男同事常常与我在一起,他是副主任,称他Li吧!

婚外情被揭穿

婚前,即是我与何活拍拖时,不觉得Li这个人怎样,大家在工作上配合得来,没有什么矛盾,上司和下属,本来应该如此。

如今,我重新评估Li,很有现代年轻人气息、衣着、言行,很容易撩起我的心绪。他的眼神与F很相似,有时我入神注视他眼睛,想从那里捕捉F的神韵,被他发现竟被他笑:“我眼睛有什么不妥吗?”与Li共事时,是为了公事,我就没想何活了。

我们开始谈公事,渐渐的谈到别的,如电影、新闻、旅游展、吃经等,十分投契。如果当初没有何活出现,或Li出现得早,我想我会主动爱上Li。我们有太多共同话题,太多共通思维,面对面很开心,即使迎面见到,都会发出会心微笑。

当然我看得出,同事陆续下班去,临走前向我说“拜拜”时,露出异样的眼神说:“主任,今天又要做到很夜呀!”是另有含义的,我的敏感度提高了,因为要顾及老公何活。

于是我对Li说,如果工作可留到明天做,今天可早点回去。但是Li说我们的工作大部分靠手提电脑,把手提电脑带去网咖一面喝咖啡一面工作,也是OK的。

结果我们在网咖共同提议喝啤酒,我凝视Li的眼睛,久久不舍,经不起他说:“来,我们出去……”出去是去哪里?我心里迷迷糊糊,跟着他去。那是城外的一间酒店……
我回到家,已是凌晨一时,何活还没睡,在上着网,他问我去了哪里这么夜才回,我说与Li在网咖上电脑,喝咖啡,喝了点酒。

何活问:“最近你常常与Li在一起,都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我说:“他向来很帮得到我,我不能在自己有成就可独力处事时就丢掉人家,我想助他升任主任。”

何活说:”你少跟他夜出,免人家讲闲话,也不要让他误会你。”我笑笑说:“你吃醋吗?我跟他没做什么的,有你这样好的老公,你就是我的唯一!”

我也听过公司里的人说,何活以前有过很多女朋友,俨然玩家,不似一个要结婚的人,不知何故,遇上了我,便很快拉埋天窗。到今天,他还有跟其他女朋友来往,上床但不留情。

我和Li有继续上酒店,即是约好时间、地点,在酒店不久留,最多一个小时分开,我有恋上Li的情意结,很怕长此下去不能自拔。你知道吗?偷情好像有一种瘾,暂停久了会很想再偷,我就是这样,我常主动邀约Li。

终于我与Li的事纸包不住火,被何活知道,他大骂我,并说这件事不想在公司闹大,最好私底下悄悄解决,最简单做法,是我断绝与Li的关系,至于何活与我之间,这笔账慢慢算。
我到另一间大商行应征经理,没想到马上被录用,于是我辞去原有公司的工作。

何活认为我的选择很对,但要我从今以后“洁身自爱”、“尊重老公”、“好自为之”。不过,他在外面搞什么,我都不能管,这是他不会和我离婚的条件。

我们生活在一起已没什么情趣可言,恩爱可言,我不管这些,新公司老板要我做他私人秘书,那是新的挑战,我想我已没太多时间去处理婚姻的事了。